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丰收的季节(Ⅱ)

    “其实非常简单,原因只有一个。”安东尼竖起食指,“威尔诺亚的约顿海姆地区新勘探出一个特大魔晶矿,初步预测魔晶矿石储量超三千万吨,至少可以精炼出三百万磅魔晶,以当前瓦雷斯各国的工业能源消耗量水平计算,足够全世界用20年,而约顿海姆地区恰恰处于帝国、斐真与海蓝三国殖民地的交界地带,你说这么大一块馅饼掉下来,谁能不眼红?”安东尼呵呵一笑,喝了口茶继续说:“事实上不光魔晶矿区涉及的三国剑拔弩张,在约顿海姆没有殖民定居点的迦南和保士华也跃跃欲试,只不过前者选择支持海蓝与斐真瓜分魔晶矿区以交换利益,后者则试图通过支持帝国进而将势力扩张到威尔诺亚。”

    “原来如此……”罗兰听安东尼讲述各国围绕新发现的魔晶矿藏展开或明或暗的激烈争夺,终于醒悟为何歌罗法敢于无视帝国当局封锁远东的立场邀请寇拉斯王国代表团出席伯利恒世博会——这很可能是一场暗含的半公开示威,配合斐真和海蓝向亚珊帝国当局施加压力。

    想明白这其中的关节,罗兰忽然摇头发笑。

    “寇拉斯王国没有什么海外利益可言,也不想介入各大强国在新大陆殖民地的争端,我们只想关起门来安安稳稳过自己的日子,安东尼,谢谢你带来的好消息,寇拉斯堡这半年来的变化很大,你这次回来可以四处逛逛,我还有点事,就不陪你了。”

    王子殿下端茶送客,福格尔大少却翻了个白眼,赖在办公室里不肯挪屁股。

    “你在忙什么啊?”

    “下乡征粮,看看收成怎么样。”

    “哎呦!这可是一桩苦差事!”安东尼变了脸色,起身走到门口,想了想,又转过身来,神色迟疑不定。

    “你还不走,难道想陪我下乡?”罗兰似笑非笑,“现在乡下正忙着收割早稻,我这样的壮劳力有时候也要被抓去帮忙干农活,瞧你细皮嫩肉的,恐怕干不了这种粗活。”

    安东尼果然面露苦色,抓了抓头,最终还是一咬牙下定决心:“我现在也没什么要紧事要做,一个人闲逛怪无聊的,还是陪你下乡逛逛吧。”

    “你确定?”罗兰狐疑地盯着他。

    “我带着琴去,你们干农活,我在旁边弹琴唱歌给你们加油,这样分工岂不是更合理?”安东尼得意的说。

    “这样分工你会挨揍!”罗兰哭笑不得地挥挥手,“算了,

    想去就跟我走吧,你这个人啊,只有吃到苦头才知道后悔……”

    罗兰收拾好办公桌准备出门,安东尼又大惊小怪的叫嚷起来。

    “你就穿这一身下乡?”

    “怎么了,下乡还要穿全套晚礼服不成?”罗兰没好气地反问。

    “我的意思是你要不要穿上盔甲。”

    罗兰没做声,望向福格尔大少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白痴。

    “怎么,还不明白?你以为农民都是淳朴善良的乡下人?简直笑话,其实农民最狡猾!要米不给米,要麦又说没有,其实他们都有,只不过全都藏起来了,为了少交一点公粮,他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安东尼越说越激动,“下乡征粮是一件颇有风险的差事,我是吃过苦头的,你最好吸取我的教训,在外袍下面穿一件胸甲,万一征粮的时候与暴民发生冲突,惨遭干草叉当胸痛击,至少可以保住一条小命。”

    罗兰听他道出这番充满辛酸的劝告,不由好笑:“你在帝国内陆下乡征粮的遭遇,不能挪用到远东的乡村,尤其我们今天要去的农业改革试点公社,当地实行的是企业化农场经营,农民都是工厂的雇员,相当于农业工人,中了多少亩地、亩产多少、总收获量多少,公社管委会都有一本细账,无法隐藏也没必要隐藏,更何况今年粮食大丰收,征税的时候不会遇到什么阻碍,你要不信,跟我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哼!说的倒是轻巧……无论如何,多些小心总没有错,你先去车站,我马上就到。”安东尼拔腿就跑。

    罗兰冲他背影摇摇头,径自下楼登上马车。

    内阁官厅的公务马车都已经换成装备熟星质轮胎和弹簧悬挂避震系统的新型车厢,跑起来轻快又平稳。

    罗兰乘车出城花了半个钟头,期间批示了两份文件,直到被车窗外传来的汽笛声打断思路。

    “殿下,列车站到了,需要通知调度部门准备专列吗?”车夫恭敬的问。

    “当然不需要,你什么时候见我做过专列?”罗兰没好气地说。

    车夫憨笑一声,不再多嘴。他也知道刚才问的是一句废话,王子殿下别说专列,包厢都不要,向来自己买票上车,跟平头百姓一起挤硬板座。可是王子殿下不讲排场是平易近人,他可不能把这当成惯例,王子出行该有的程序还是要问一声, 免得失礼。

    罗兰挥手打发走车夫,随意在脸上抹了两把易容药膏,竖起衣领,压低帽檐,顺利的骗过售票员小妹买了两张前往“红石桥农场”的车票。红石桥农场是两百个乡村试点之一,位于寇拉斯堡与大瀑布城之间的沿江平原上,是远东南方典型的水稻种植区,公社由六个自然村联合组成,人口一千八,成年劳动力占五成,总共经营着三万五千亩水田,种植的农作物以早稻为主。

    红石桥公社管委会报上来的数据是平均亩产720磅。今年的公粮也将按照这个产量征收,罗兰下去主要是确认一下亩产量是不是真有这么高。

    罗兰对乡村试点的要求只有一个——实事求是。瞒报粮食产量固然是损公肥私的违法之举,吹嘘产量大搞“浮夸风”同样不可取。

    离发车还有十分钟,福格尔大少尚未露面,罗兰只好在露天站台前等候。无意间听见一个很熟的嗓音,回头望去,一群身着税警制服的青年在站台上排成整齐的方阵,保持挺胸立正姿态,正在聆听长官的训话。

    搜索(),看更新最快的书!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