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最恨最爱

    楚晚晴见李鱼沉默不语,笑嘻嘻道:“刘玄德三顾茅庐,楚晚晴夜顾山洞,求贤之意,别无不同。李鱼,你是世上第一个知晓我名字的男人。这番用心眷顾,你可莫要错待呢。”

    她话语中都带着甜甜的笑,但在醉人的笑容背后,却又分明安排一柄柄锋利的刀剑,让人既感名花蛊惑,又感毒刺威胁。

    李鱼万万想不到,魔音宗主竟会大半夜亲自来到这小山洞,与自己对面而立。李鱼更不由想起狂剑城的澡雪君,亦曾受命前来拉拢自己,话语之中,颇显热忱。

    甫出仙林未久,已得到六大邪派这般看重,即便李鱼心志沉稳,亦难免兴起波澜:“难道真如唐柔雨所言,我竟已成为仙林瞩目所在?”

    李鱼一边心潮起伏,一边淡淡道:“沦落江湖的我,居然是个香馍馍,还引来魔音宗主的大驾。天大荣幸,蓬荜生辉,只可惜李鱼才疏学浅,无福消受。”

    “才疏学浅吗?”楚晚晴抿嘴一笑:“独自击杀怀剑公子的你,若还是才疏学浅,世上便没有几个才子了。”

    怀剑公子!

    又是怀剑公子!

    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李鱼惕然一惊,先前兴起的几分得意立时化为乌有,暗自警醒:“李鱼啊李鱼,你还没认清自己的实力吗?

    狂剑城之所以挚诚邀你,云台山之所以全力拿你,魔音宗之所以看重你,天下人之所以注目你,其实根本不在乎你李鱼。而只是因为你杀了怀剑公子,仅此而已。

    天下人都不知道,杀死怀剑公子的并不是李鱼。可你李鱼却一清二楚,这一切不过是火玄珠之力,与你李鱼何干?你还有心情得意吗?”

    于是李鱼自嘲一笑:“看来宗主看重的乃是怀剑公子,非是我李鱼。”

    “有比较,方显高下。莫怪我将你与怀剑公子相提并论。怀剑公子威名素著,远播四海,但有你横空出世,他自然是相形见绌。如今仙林中人,只知有你,不复忆及怀剑公子了。何况……”

    楚晚晴将语声拖长,饶有兴味地望着李鱼:“今夜之前,世上我最恨之人便是你李鱼。今夜之后,世上我最爱之人亦是你李鱼。世上可以没有怀剑公子,却不可以没有李鱼。”

    李鱼听她张口就是爱与恨,也不知是邪派人物满口谎言,还是骄纵女子随心所欲,空言敷衍道:“宗主如此厚爱,愿闻其详。”

    其实李鱼假装淡然,脑中不断在焦急思考退敌之策:“以实力而言,全然没有击败楚晚晴的可能。纵然我不顾道义,偷袭出手,也无法突破楚晚晴的护体真气,徒然被她嗤笑。左右是一死,我绝不能晚节不保……”

    楚晚晴眼中含笑,笑里藏刀,语声合并了欢喜与怨恨,目光灼灼直望着李鱼:“你肯定还记得,凤鸣山上的比武招亲吧?我辛辛苦苦安排北海驼叟上场,孰料好戏尚未开锣,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让一切都成泡影。你说,我该不该恨你呢?”

    李鱼恍然大悟,暗忖道:“怪不得北海驼叟敢招惹仙音宗,原来背后是楚晚晴在捣鬼。看来楚晚晴想借北海驼叟与唐柔雨的婚事来羞辱仙音宗,让仙音宗主的大寿变成笑话。不料我阴差阳错打败北海驼叟,楚晚晴便连带着恨上我了。”

    这般想着,李鱼仰头大笑,放肆嚣张:“我有没有打败北海驼叟,实在无关轻重,因为北海驼叟最终必败无疑。

    宗主若以为北海驼叟足以胜过唐柔雨,请恕李鱼无礼,宗主的眼光似乎算不上高明。

    我虽然愚笨无谋,但易地而处,却不会使出这样拙劣的计谋,反让仙音宗白看笑话。哈哈哈!”

    面对着实力超凡的楚晚晴,李鱼自觉黔驴技穷,只能故意激怒楚晚晴,试图在无希望的绝地里找出一线生机。

    “你懂什么?我可没让北海驼叟打败唐柔雨啊。只不过让他与唐柔雨正面对敌之时,将自己身上衣服全数震碎,一丝不剩……”

    楚晚晴着意将“一丝不剩”四个字咬得很重,凤眼轻转,万千风情尽在一笑中:“好让唐柔雨瞧瞧那老东西的肮脏身体。唐柔雨雅号冰雪仙子,自诩冰清玉润,这份不可推却的大礼,必可让她呕吐反胃,一辈子都休想忘记呢。”

    李鱼不由默然。

    以效果而论,楚晚晴的计谋无异于儿戏,对仙音宗造成的影响似乎微乎其微,与她魔音宗主的身份大不相称。

    但以用心而言,楚晚晴的计谋却又堪称绝妙,有的放矢,恶毒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若是这一幕当真在万千豪杰面前上演,唐柔雨的声誉立时受损,U 而唐柔雨的芳心中也永远留下这一处心结。魔音宗再大肆宣扬,死咬不放,便有可能借此小破绽击破唐柔雨的无缺道心。

    楚晚晴笑道:“所以你瞧,我是不是该恨你恨得牙痒痒呢。得知计划被你打乱的那一刻,我真想将你碎尸万段呢。谁料想你这个人呀,总是能给我出点新花样。

    还是同一天,你居然又将仙音宗箜篌使者杀死了。箜篌使者乃是唐佳慧那贱人的心腹爱将,如此一来,你又是我的福星了。”

    李鱼截口道:“杀死箜篌使者的另有其人,福星之称呼,李鱼愧不敢当。”

    “你并非真凶,我早已醒觉。所以我才说,今夜之前,你一直是我最恨之人。只不过,恼恨之中,对初出茅庐的你也不觉多了几分好奇。

    后来你杀死怀剑公子,一度销声匿迹,再现身时,容貌已毁,名气已壮,却当众宣布脱离疏影阁,更叫我忍不住揣测你的为人。

    然后就又听说你乃是妖族之人,更让云台山差点全军覆没。于是我心中就越发急切。就如同有一团神秘的火焰,让飞蛾不顾一切往前扑逐。将火焰扑灭也好,被火焰烧死也好,总之就是想要去探个究竟。”

    李鱼心中又是一惊:“新凤镇之事不到一天,楚晚晴不但一清二楚,连人都到了我面前。六大邪派的手段,果然通神。”

    楚晚晴眼中带着迷离之媚,纤手去扶了一下头上金步摇,将手指尖上的妖冶紫色显露无疑:“直到今夜,我以‘春衫醉’相试,已试出你是世上少有的有情人,明明情念勃发,偏能坐怀不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