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我跟宁采臣学过几招

    琴风楼一个多时辰的大型音乐会结束了,有人恋恋不舍,有人细细回味,有人赞叹琴仙奚月的琴艺,有人称赞琴风楼的糕点好吃...这是萧旻。

    从三楼下来,正好碰上烛幽雪,烛幽雪还是那副高傲的样子,看到众人从楼上下来,上前道:“在下铸剑山庄烛幽雪,方才见几位从楼上下来,可是认识奚月姑娘?”

    萧旻看他这副样子就讨厌,一个陌生人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来问话,谁不讨厌?

    萧旻上前一步道:“关你何事?”

    “是这样的,在下仰慕奚月姑娘已久,如果几位与奚月姑娘相识,还请几位帮在下引荐可否?”

    说完向萧旻等人拱了拱手。

    萧旻冷声道:“没人教你请别人帮忙的时候要谦逊有礼吗?”

    “兄台误会了,在下昨天晚上睡觉落枕了,不是不想低头。”

    萧旻:......

    打发了烛幽雪从琴风楼中出来时已经临近亥时,南市中依然有许多小摊,放在长安城这个时候早就宵禁了,敢在街上走动腿打折。

    走着走着,萧旻突然止住脚步,回头道:“你们先回去吧!”

    “那你呢?”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萧旻说着,拉起了李薇的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李薇羞红了脸,象征性的挣扎一下发现萧旻很用力也就随着他了。

    众人一脸了然之色,坏笑着看着两人,只有沈临风看了看天色道:“现在已经月上中天,是夜里了...”

    萧旻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目露凶光,沈临风见势不妙,溜之大吉。

    打发了沈临风他们,萧旻拉着李薇的手走在月色下,身边的佳人一直害羞的低着头,萧旻感觉李薇的掌心里已经冒出了汗。

    李薇的手掌有些凉,大概女子的手掌都是凉的吧,反正我是猜的。

    不像寻常女子的手掌一样娇嫩,李薇的掌中有一层茧,这是常年练剑造成的。

    萧旻用手指轻轻摩擦着她掌中的茧,李薇感觉到他的小动作想要抽回手,萧旻却紧紧握住不给她挣脱的机会。

    “我说过,我喜欢你就会接受你的一切!”

    拉着李薇坐在了一处馄饨摊,李薇终于从萧旻的手中解放出来,问道:“你不是吃饱了吗?”

    “我是吃饱了,可是你还没吃啊!”

    萧旻的细心让李薇心中一暖,她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关心过,哪怕是他的父亲李三才,也只会逼着她练剑,也许李三才也是爱她的,但是却从来没有表露过。

    萧旻吆喝道:“掌柜的,来一碗馄饨。”

    “好嘞~客观稍等~”掌柜答应一声,开始忙活起来。

    趁着馄饨还没上来,萧旻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李薇,那两张纸上到底写的什么?”

    李薇心中的欢喜一下子就不见了,冷声道:“你带我出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警告!警告!出现送命题,请谨慎作答!如果答错,请迅速为自己找一个风水宝地!

    萧旻心中警铃大作,大脑迅速的向他发出红色警告,萧旻面色不变:“当然不是!你平时话不多,我就是想多听听你的声音,故意找个话题...”

    满分答案!

    “我...我的声音又不像那些小姑娘一样悦耳动听...”李薇羞赧道。

    “我喜欢啊!”

    如此直白的理由让李薇呆住了,嘴角慢慢扬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虽然你的声音没有奚月的温柔,没有叶之瑶的清脆,没有素语的妩媚,但...李薇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萧旻说着说着就见李薇的脸色晴转多云,多云转阴,阴云密布,布...布达拉宫...

    “你把手伸出来。”

    萧旻很疑惑,但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李薇抓住他的手,温柔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江湖上有一门非常恶毒的武功?”

    “什么武功?”

    “分!筋!错!骨!手!”

    “啊~”

    惨叫声响彻夜空,把正在忙活的掌柜的吓了一跳。

    萧旻捂着肩膀哄了半天,总算是又哄好了,馄饨也端上来了,李薇小口小口的吃着馄饨,依照她的江湖作风,这碗馄饨几口就吃完了,现在有萧旻看着,硬是吃了半炷香的时间。

    吃完之后萧旻又要了一碗,李薇死活不同意,说自己已经吃饱了,在她的坚持下萧旻也就作罢了,付了钱之后拉起李薇的手,慢慢悠悠的往回走。

    在萧旻的一再追问之下,李薇终于说出了奚月写的内容。

    奚月家在代州,父亲是代州录事参军,虽然是官宦人家,而且录事参军职权也不低,掌地方监察之权,但是代州可是有一位亲王。

    代王萧律乃萧渊胞弟,封地在代州,食邑三千户。

    代王世子萧恭,十足的纨绔,奚月爱琴,天赋也很好,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才女,又因为生的美丽,就被萧恭盯上了。

    萧恭纠缠奚月许久而不得,恼羞成怒之下用迷药迷晕了奚月,夺走了她的清白。

    在外人看来那个如同明月般圣洁的奚月,其实早已不是完璧之身了。

    奚月失了清白,奚月的父亲认为她有辱门楣,但又不敢找代王讨个公道,就把气都撒在奚月身上,对她再也没有好脸色了。

    奚月也自尽过,幸亏被她娘及时发现救了下来,看着抱着自己嚎哭的母亲,奚月狠不下心让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

    为了母亲,也为了琴,奚月放弃了自尽,但是父亲却盼着她去死,奚月伤心之下离开了家,以琴为伴,四处拜访琴艺高人,加之她天赋异禀,曲谱一看就会,琴曲弹几遍就能掌握,慢慢的得了个琴仙的名头。

    后来奚月在浪迹江湖时听说了灵秀阁,听说了曲清寒的事迹,顿时对灵秀阁心驰神往,把曲清寒奉为偶像。

    本来奚月是打算直接去杭州的,但是路上听说正一盟要举办盟主大会,到时候灵秀阁可能会来人,正好她也一直想去琴风楼将自己的琴曲弹给天下人听,所以她就来了洛阳。

    李薇说完之后萧旻气得七窍生烟,他最看不起控制不住自己欲望的人,尤其还是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夺去一个女子的清白。

    在这个礼法大于天,名节贵于命的时代,这是把奚月往死路上逼。

    “如果有一天我掌权了,一定把强奸罪改成死罪。”萧旻暗暗发誓,不是为了讨好广大女性,只是看不起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人。

    万恶淫为首,能够控制自己的欲望,通过正常的手段去满足自己的欲望,是人作为高等智慧生物的一种特性。

    同样是馋人家的身子,正常人通过符合大多数人三观的方式追求异性来满足自己的欲望,追求不到就放弃,理智战胜欲望。

    而极少数人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满足不了时就不择手段的去得到,欲望已经战胜了理智。

    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的人,顶多算是高智慧的野兽。

    ............

    寂静的夜,寂静的街,只有萧旻和李薇手拉着手走着。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每当晚自习下课后,那操场简直不能去了,走两步就能碰到一对在黑暗中卿卿我我的小情侣,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

    正当萧旻想入非非之时(别问非非是谁!),一道白影从两人身后闪过,李薇瞬间转身,喝道:“谁!出来!”

    黑夜中传来几声犬吠。

    “哪有人啊?你别吓我啊!”萧旻躲到李薇身后,求保护...

    萧旻滑稽的样子逗得李薇想笑,她不认为萧旻在拿她当盾牌,在允州的时候萧旻可是挡在了她前面。

    “你怕鬼?”李薇憋着笑。

    “分什么鬼,要是女鬼我就不怕。”

    “为什么?”李薇不解的问道,难道女鬼就不害人了?

    萧旻凑到李薇耳边, 悄悄地道:“我在宁采臣那学了几招。”

    “宁采臣是谁?”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前辈高人!”

    “是佛门的得道高僧,还是道门仙长?”在李薇看来,驱鬼这种技术活儿一般是道门仙长,或是得道高僧的工作。

    “都不是,他是一个书生!”

    “书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