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章 正义

    尹志平、吴志昌、张志光三位师弟在梅花亭下请教贾志楠剑法。

    贾志楠说:“全真剑法有七七四十九式,每一路都是基础剑法。

    剑法基础分为‘斩削切刺点扫’六种。

    这些都知道,但是没有人在这上面下无数功夫。每一种练得熟练准确、剑法自然会优越,如果能练的干脆利落、庖丁解牛,自然就是剑法绝顶。”

    “我们剑法中的守法剑招都是‘扫’,就像这样,或者这样,其实都是以剑打落对方兵器。”

    “要想剑鞘、剑刃用的同时好,最好能够双手一同画方画圆,有一心二用天赋的人就行。”贾志楠道。

    尹志平敬佩的看着贾志楠。

    “大师兄果真是剑理高超,着实让我们佩服。”张志光说。

    尹志平与吴志昌点头,贾师兄能够成为大师兄,果然本就是最强。

    ——在全真教掌教真人房间中,贾志楠向掌教马钰辞行。他打算去襄阳城剑冢修行真气。

    贾志楠说:“老师。我想要去山下历练,想要一年时间才能回来,还请老师应许。”

    “全真剑法已经学全,其它的也只剩下三花聚顶掌没有教你,江湖中历练历练也可。”马钰真人声音很沉稳。

    贾志楠确实是开窍了,实力突飞猛进。马钰真人大有满意之感。

    门中大弟子学艺有成,要下山去历练一番,向武林各道宣告全真教第三代已经后继有人。

    “能这么快,看来你也很用功,没有辜负为师对你的教导。”马钰说。

    “你想要出山历练,正好去匡扶正义,熟悉熟悉江湖。可有目的地?”

    “想去襄阳,看看中原乱世,接近金宋两国交的周边是什么样的。”

    “恰好。十日前南阳赵家来信向我求救,神霄派竟然与黄河三盗一起威逼赵家,逼夺赵家传家宝物、朝廷工造‘霹雳神雷’秘方,打伤赵家客卿数十位,伤及众多南阳武林同道。”

    “此事干系武林正道正义,更有可能关系着我中原无数苍生百姓的安危,我十分担心神霄派和黄河三盗背后之人。你前去援助看看。”

    “真是山河欲落,正道偏失。”“唉。”马钰叹息道。

    朝廷衰落,江湖中混乱动荡不安,正义偏失,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贾志楠:“没想到堂堂神霄派竟敢这样做!是。”贾志楠大声愤怒道。

    马钰真人竟然派给自己任务。

    身负有关全真教名声的事情,贾志楠也不得不慎重,更不敢拒绝、做违背师道的事情。南阳赵家派人向全真教求救,一定是看中全真派是江湖第一大派的地位,有正道道门正宗的名声。

    马钰真人点点头。

    “青峰剑在手,再加上现在的一身修为,志楠你也是江湖一流剑客,此行必无意外。那赵家二爷也是我全真教的知客,与你郝大通相视。到了后你可以先拜访赵家二爷,此人性格禀善,最好救护百姓,当不会算计你。另外赵家在南阳城也很有贤名,注意些对方体面。”

    “到那后主要是助拳、扶持公道、绝不能把霹雳神雷被有神霄派得去。”马钰最后小声意有所指的说。

    “是。”贾志楠拱手。

    然后贾志楠骑着马匹朝东而去。

    襄阳城、南阳分别在前世的河南、湖北地界中,而且两城相距仅仅几百里近。贾志楠前往襄阳的路上也能顺路偏向。

    终南山相聚南阳有千里路,

    迦南一路缓急,三日抵达南阳城中。

    一路上山贼奸人也不敢得罪一身全真教道袍的贾志楠。

    ‘敲’开赵家大门,贾志楠见到了赵家二爷。贾志楠作揖说:“在下全真贾志楠,见过赵二爷居士。”

    赵二爷连忙迎贾志楠进去。

    傍晚,有黄河三盗中的老大闯入赵家索要钱两,被贾志楠一剑挑破手筋。

    贾志楠呵斥道:“小小虾螯,也敢来南阳城中欺压威逼,真当我全真教的剑不利乎!”

    黄河三盗‘地里神龟’金钱里大喝道:“该杀的全真教的小道士,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小道士胆敢插手黄河三盗与神霄派的事情。

    贾志楠赶走被废掉的金钱里,让他去带兄弟前来。

    夜里推辞了赵家二老爷的宴请,贾志楠飞出赵家,来到城东神霄派的据点。贾志楠抓住一个神霄派长老,用迷魂大法迷魂审讯。得知神霄派、黄河三盗背后是金人,想要强夺南阳赵家中的霹雳神雷给金国做‘神威大炮’。

    而且还有另情,这一次事情中也有赵家三爷的配合,神霄、金人两方还想对全真教不利。

    赵家人当年曾出北宋工部高官,与京营工造坊关系匪浅,赵家人在朝廷南迁的时候层秘密带走了工造坊中的霹雳神雷配方和一些秘密文书,这件事竟然被金人调查清楚。

    神霄派作为北宋兴起新的道派,林素灵死后,神霄派呆在王屋山没有太大发展,而今已经举派投靠了金人,完全没有一点民族气节。

    神霄派想要夺取黄河一带的信土,神霄派长老打算在全真教来援后打败对方,夺得南阳城的威望。

    翌日天亮, 城守军成百人出现,要进入赵家中捉拿赵家家主、二爷、全真教道士等私藏朝廷秘物的罪犯。

    贾志楠手持青峰剑,站在阳光下的牌坊之上。

    在下方是神霄派二长老,江湖成名高手震天神掌蒋干云,蒋干云胸口被一剑刺透,满胸襟血液,张嘴吐血,瞪着贾志楠满眼不甘。

    “怎么可能!噗!”蒋干云吐血躺倒。

    全真教什么时候有这么精妙的身法,还有这个全真教三代首徒怎么会有这么高的内功。

    地上还有被打败,抱肩流血的黄河三盗中的老大、老二。

    周围神霄派众弟子全都不敢上前。

    贾志楠道:“神霄派、黄河三盗也想夺卖我汉家宝物!

    卖宝给金人,实乃是违背民族大义,今日我贾志楠在此,绝不允许这样歹毒的事情发生,你们谁还敢上前?”

    南阳武林人士纷纷拍手,大声叫好。

    神霄派弟子没有一个敢上前的。

    三位成名高手都有二十多年内力,也有成名绝技,实乃是江湖中顶尖二流高手,即使这样也不是贾志楠之敌。

    贾志楠看向被震慑的军卒诸人,道:“神霄派通金卖过,做违背祖宗、汉家的事情,如今认证物证全在,还请驻军诸的位官家继续审问调查。”

    “哈哈,原来真相是赵家、全真教保护我朝秘宝立下大功,才没有让这卑鄙的金人得逞。”驻守军百夫长哈哈开口道。

    贾志楠眯着眼看着这一帮官府人,就是不知道这些驻守军得到了谁的举报,江湖果然处处凶险。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