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春节23事

      糖糖有没有演技?

      这是毫无疑问的,人家怎么说也是科班出身,中戏表演系本科班…

      赵莉影的《杉杉来了》,糖糖的《何以笙箫默》,都是顾漫的作品。

      其实,看原著,薛杉杉人设比赵默笙更不讨好更傻白甜,对比一下,赵莉影搭戏的是被黑到惨不忍睹的张韩,糖糖的男主角是小哇…

      天时地利人和,结果,薛杉杉圈粉无数…

      这些都无所谓,只要不演紫霞,都好说!

      唉…

      一言难尽!

      她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非常不擅长调动脸部肌肉,明明内心戏很足,听她分析剧本也是头头是道…

      十分努力想演出人物内心状态,但是就是没上脸。

      演员诶!

      你不做表情,难道要留白吗?

      表演不是画画啊,虽然也是艺术…

      当然,现在的表现不明显,还没有彻底化身傻白甜——徐莉借着《潜伏》热播、《边境风云》的上映,各种拉着吕潇然营销糖糖…

      什么“《潜伏》最值得关注的其实是穆晚秋…”

      “为什么余则成最终选择跟穆晚秋在一起?”

      “揭秘吕潇然、糖糖关系,原来他俩在《潜伏》时候就已经在一起了…”

      效果很好,炒cp本来就是明星速成的一条路径,更何况他俩还不是炒作,是真的cp!

      这两人,一个年轻貌美,一个帅气有才华,民众对他俩的接受程度要超过马怡丽、文彰两口子…

      红了嘛,伴随着的肯定有质疑…

      好在她的人气距离柳天仙有一定距离,而且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扒皮,除了黑黑演技,倒也没人说她变性啥的…

      不过,《解救吾先生》除了华子女朋友稍微有点戏份,其它两个女角色,一个操着东北话的大妈,还有一位银行职工…

      但是,华子女朋友有一段床戏…

      还是算了吧,她要是愿意,可以让她客串一下片头的追星少女。

      ……

      西安这边过春节,跟外面没什么两样,不过,到底是十三朝古都,还是有些底蕴的。

      从上午开始,御道广场就有社火巡游表演——社火祈福吉祥年。

      “民间鼓乐谓之社火,不可悉记,大抵以滑稽取笑。”——《上元纪吴中节物俳谐体三十二韵》…

      大概就是:踩着高跷,吹着唢呐,吵死人…

      每次吕潇然抱怨,

    老妈就一句‘图个热闹嘛!’

      行吧…

      到下午时,可算安静了。

      跟往年好似没什么两样,妈妈在做菜,吕父窝在书房写对联,吕潇然负责贴对联…

      晚安则摇着尾巴,亦步亦趋,紧紧跟着吕母…

      唯一不同的,就是吕潇然的手机,一会一个电话,一会一个,都不带停歇的…

      “你怎么这么忙?”

      “…做我们这行都这样!”

      “那你去年?”

      “去年…我还没红嘛。”

      “《潜伏》不错,没有把果党刻画成一成不变的弱者形象,余则成也不错!”

      “…您还看《潜伏》?”

      “你妈天天追剧,我也跟着看了几集,但你那个《边境风云》,我看不好!”

      吕潇然来了兴趣,果断追问:“…怎么说?”

      《边境》上映到现在,基本上都是赞誉,同行们见面,第一句就是‘牛逼!’,搞的吕潇然有点飘…

      所以,关键时候还看自己父亲的!

      “风格方面很像贾木许的《天堂陌影》,但是很多剧情上的漏洞,那个老大既然选择不顾死活与警察对射,又何必在乎消灭毒品证据?孙红磊轻易就搭船逃出境外,又何必劫持女孩做人质?你这个故事存在的基准点就有问题!”

      “不是轻易逃离,只是我没有拍摄他们逃离的艰辛,我没拍,不代表很轻易!”吕潇然接着道:“《边境》这个故事能成立,就是十年轮回,牙医最准实现复仇,他不绑架小女孩,这个故事就不成立了。所谓剧本,就是在假定的叙事范畴里,模拟出一种极度的真实,但巧合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太巧了,就给人一种虚假…”

      “那照你这么说,所有的导演都应该拍纪录片,纪录片肯定不虚假!”

      你看,聊了两句,又吵了起来…

      这个大抵就是吕潇然和父亲交流的样子…

      年三十晚上,一家三口照旧看春晚。

      今年的春晚,余则成很火…

      ‘我的眼睛像吕潇然,嘴巴像宋嘉,我是翠平和余则成的儿子,外地有个楼脆脆,我就叫余祸祸…”

      宝宝也很火,《公交协奏曲》、《农民工之歌》两个作品。

      “你怎么没上春晚?”

      “…没找我,我时间也不多。”

      《士兵突击》很火,《潜伏》也没差到哪,春晚节目组确实邀请吕潇然了,让他假唱…

      小吕子没同意,现在有点后悔…

      三人一边看着电视,一边闲聊,终于到了赵本衫的《火炬手》,都不说话了,直勾勾盯着电视,嘿嘿傻乐。

      宋旦旦:“…thank you,感谢铁岭tv,辽宁tv,将来还有可能感谢tv,今天在这个特殊的场合,我要透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