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不是很投机

    吕潇然一直以为自己是戏霸…

    戏霸的初级特征:现场改词他已经具备。

    当然,他还没到一定地位,再有两年,遇到演技不过关的对手,肯定会不留情面地质问:有没有做过功课?

    或者直接怼导演:会不会拍?拍的什么玩意?

    成为戏霸的条件是什么?

    专业够强。

    话语权最够!

    戏霸怎么了?

    只要整部剧播出的效果是好的,谁在乎那些事情?

    但是像姜闻这样的,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解救吾先生》的剧本已经定稿了,你还要改?

    而且还不是修改几句台词这么简单,他还要给华子的几个兄弟鲜明的人设?

    那其他人怎么办?

    《解救吾先生》一共才110分钟,出彩的角色本就不多,华子、吾先生肯定是最大的看点,警察方面框架限定的很死:原型人物在呢,压根没开几枪…

    如果再给其他事绑匪增加戏份,那就真成了‘北京匪事——绑架吾先生’…

    “姜闻老师,之所以找您,单纯是觉得您适合华子这个角色,其它角色跟您没关系!”

    “…我也是为了戏好…”

    “您跟陈逸飞老先生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不怕跟您明说,出品方不是很愿意用您!”

    提到陈逸飞,姜闻脸色有点难看…

    应该是02年,陈逸飞邀请姜闻还有周芸拍摄《理发师》,然后被气到病故——至少是加速了陈逸飞的死亡…

    《理发师》事件…

    唉!

    总投资约两千万…

    然后,开拍一个月,因为主演和导演的矛盾,姜闻直接负气出走,投资人根本见不到姜闻,打他电话也不接!

    姜闻曾拿着合同向陈逸飞进行讨“说法”——他是剧组的主演和监制!

    应该说,姜闻与陈逸飞的较量,最后陈逸飞是占了上风的,因为陈逸飞可以选择“宁可玉碎不为瓦全”,采取坚决不拍《理发师》的“武士态度”。但正是因为这种“武士态度”,让他的肝病复发,所以病来山倒撒手人寰…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陈昆临时顶替姜闻接拍了《理发师》,这电影票房惨败!

    陈逸飞先生是画家出身,业内很有名气,后来做了电影,拍出《海上旧梦》、《人约黄昏》油画式的电影,很美…

    也就是说他是有资历的,姜闻依然不买他的面子,当着他的面掀桌子…

    吕潇然…

    无论资历还是人脉都要弱于姜闻,他现在真的有点后悔了。

    你想啊,还没正式开拍,就对整个剧本动手脚,那要是拍摄期间呢?

    有哪个部门是他不敢管的?

    “您要是想演,我会按市场价邀请您,但是剧组这块,您别插手…”

    吕潇然干脆挑明了:这是我的戏,你只是演员,演员就是工具,好好干好你工具人的工作,别操心那么多!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艺术创作本来就是争论出来的,为拍摄一部优秀电影而争论甚至争吵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没什么大惊小怪的。不吵不闹的摄制组不一定出好活儿,吵吵闹闹的摄制组才有生机,才可能出作品!”

    “那你的剧组,有人跟你争论吗?”

    一句话把姜闻堵死了…

    “…姜闻老师,我知道您爱电影,也懂电影,可《解救吾先生》是我的电影…”

    ……

    苦笑着送走姜闻,

    吕潇然叹了口气…

    姜闻这样的演员,确实有点不好操控,想得太多,又有资历,而且喜欢操纵一切的感觉!

    就说《理发师》,版权是陈逸飞买的,他亲自修改的,投资方也是看在他的份上投的钱,他自己也是第二大投资方。

    姜闻,说白了就是演员!

    你就按导演的意图拍戏就算了,偏不,连演员妆容这点事都要管,非得要所有人都按照他的意图办事——从女主角到编剧到摄影到化妆几乎包办;接着就是不停地“给剧组提建议”。

    《寻枪》宣传时候,姜闻直接说了:卢川是《寻枪》的妈,我是《寻枪》的爸!

    那件事四大投资方都站陈逸飞…

    为什么?

    规矩!

    是,你有才华,但你也得守规矩,演员就该听导演的,再不济,你也该听投资方的。

    不过,这就是姜闻,他跟谁都这样,包括陈恺哥、张一谋…

    可能在他看来,他的规矩就是艺术高于一切,何况他确实对电影能说出大道道来,也许在他看来,剧组安插亲信也好,指手画脚也罢,什么都比不上能做出一部优秀的电影重要。

    可是,吕潇然不需要,《解救吾先生》从剧本到拍摄甚至连宣传,他都已经做足了准备,真的不需要另一个人指手画脚!

    他把所有东西讲清楚, 你姜闻能接受,那咱们就一起合作,不愿意,那就算了…

    吕潇然不是卢川,不是花瓶!

    有些东西可以讨论,那就讨论,有些东西不需要讨论…

    这是底线!

    ……

    “领教了吧?姜闻可是刺头,一般导演他根本不放在心上!”

    “…我看不是一般导演,是所有导演!他连戈达尔都看不起!”

    那帮大院子弟,都一个样,看不起这个,看不上那个,觉得符合他们审美才叫电影,什么‘本大国电影都是行活儿’,你丫牛逼,你拍一个去?

    《红高粱》、《霸王别姬》也叫行活?

    自己动手写了个啥?

    《非诚勿扰2》——一部广告片里探讨婚姻真谛…

    敢情在你们眼里,婚姻真谛才叫好电影?

    难怪冯晓刚会拍《一声叹息》…

    吕潇然摆了摆手:“这部戏他愿意演,就让他来,但他只是演员,财务、制片、摄影,美术包括化妆、置景都用跟他不相干的人,尤其是财务这块,拟定合同的时候签清楚,除了200万的片酬,其他的东西我们不包!”

    “…怎么可能呢?他吃饭、住宿、抽烟的钱不包含在剧组开销?”

    “那能值几个钱?”

    “几个钱?《理发师》一个月姜闻的日常开销是五万九!”

    “…他…他夜夜叫技师?”

    “好像是助理病了…”

    “助理病了也要剧组管?”

    “谁让他是姜闻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