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我想得太简单了

    每个男人都有武侠梦!

    什么是武侠?

    是快意恩仇,是仗剑天涯,是美人如玉剑如虹,是很急促的呼吸和很漫长的时光,是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剑,是依偎在一起的温软如玉,也是谦谦公子和窈窕淑女的一次动人心魄的邂逅。

    是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的豪迈,也是龙战三千里的壮阔无垠。

    当然,大部分男人的武侠梦在正式接触艾薇之后,都被击碎了——那画面太震撼了,唤醒了男人最本真的欲望!

    于是,又和老胡聊了半天的武侠…

    ……

    横店的仿古建筑很多,漫步在街头,真有一种行走在古代的感觉!

    圈子里,很多人说横店一个关于欲望与野心横流的所在,是理想的毁灭之地,几乎都可以用上《双城记》著名的那个开头来形容了:“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应有尽有,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踏上天堂之路,人们正走向地狱之门。”

    在未来,有个女明星说一年要在横店呆300天以上——这样的数字,证明了她的工作量,证明了她“很努力”,还间接证明了她的热度和咖位。

    有时候称横店为“大横国”——这个叫法是从影视圈传出来的…

    剧组的日子是封闭的,演员们早出晚归,时间表不再由自己掌握,一日三餐也全凭剧组处置,穿上戏服,建立起全新的社会关系和家庭关系,例如皇阿玛、皇祖母、天君、圣后、儿臣、臣妾…

    衣袂飘飘,醉生梦死处,简直是壶中岁月,袖里乾坤。

    所以,是为“大横国”。

    糖糖看了看周围的建筑,忽然道:“也不知道这里的房价多少!”

    “…你想买一套?”

    “我想买两套,一套商铺,一套自己住…”

    “买呗,钱不够,从我这拿!”

    刚刚进账200万的小吕子很有底气——《雪豹》的片酬,还有两百万要等电视剧杀青才会结账…

    糖糖摇了摇头:“算了吧,一年也住不了几次…”

    “怎么会住不了几次?你拍戏的话…”

    “拍戏都住在剧组!”

    “那买个商铺租出去也是不错的投资!”

    “…我明天问问吧,对了,你真要拍那个《剑雨》?”

    小吕子笑了笑:“哪有那么容易,武侠电影现在不吃香的,我还是新人导演,谁给我投资?”

    沙雕书友说得对:演员和导演想获得市场的认可,至少得在同类型成功两三次,才能收获市场、投资人的认可,新人导演想换类型,不是一句话的事!

    除非…

    除非自己组局,或者有大咖的加持。

    “…这倒是…不过,你不是认识施南生吗?可以找她试试!”

    施南生…

    吕潇然心中一动,低头亲了糖糖一下:“你还真是我的贤内助!”

    ……

    《雪豹》,某种意义上…算了,不用某种意义了,就是开创了抗日神剧的先河,几个人就敢单挑南京某汉奸戒备森严的府邸…

    当然,它跟《抗日奇侠》、《箭在弦上》那一类正统的神剧不太一样,最大的不同,就是张仁杰这个角色!

    很真实地反映了某些领导:

    搞业务不在行,搞内讧一套一套的,为了往上爬,大玩政治花招,做表面功夫,排挤同僚。

    明明打仗瞎指挥死了几个宝贵的生命,确完全没有一点点的愧疚,

    以打仗必有伤亡来搪塞。

    刚到虎头山,他发觉周卫国是最高权威,于是首先虚与委蛇,面上和周和和气气,背后四处散播出身论,动辄道貌岸然的口气,说什么要以高度保持队伍纯洁性来打击周卫国以及支持周卫国的人…

    这个人物的出现,让《雪豹》增添了一丝严肃的色彩!

    如果真的要写实的拍法,周卫国从复旦大学到黄埔第九期,然后被派往德国柏林军事士官学院留学,再之后赶上了八年抗战,前后一共十三年,他也从一个毛头小子成长为真正的八路军指挥官,气质上的变化很大,年龄肯定也有变化…

    那后期是不是应该换人?

    毕竟小吕子只有24岁…

    想多了,《雪豹》还开创了革命题材青春偶像的先河!

    《雪豹——大家都爱周卫国》。

    不说三个女主角或者虎头山、清风寨那帮兄弟,连日军阵营的竹下俊都对他爱得深沉!

    被他的人格魅力征服——卫国,我真想和你做朋友!

    当然,竹下俊知道自己的哎是不被世俗所承认的,所以,选择死在卫国的剑下…

    吕潇然没怎么用心准备,也没时间,周卫国这样的角色很好拿捏,没什么复杂性,从名字就能看出来——卫国,他做的一切都是保卫国家。

    基本功底摆在那,他的台词、形体不说凌驾大部分同龄演员,至少在中等水准!

    其实,电视表演主要靠对白支撑,有位前辈说国产电视剧其实是广播剧的视频版,就是说其实你不看画面,一样可以听的。

    虽然有点绝对,国内电视剧真的大体是这样。

    台词过关,表情到位,你还想怎样?

    所以,直接开演!

    ……

    周卫国最开始叫周文,是个热血青年,1932年1月28日,驻上海的日军突然向驻守闸北的中国军队发起进攻,一·二八抗战,也叫淞沪抗战就此爆发。

    一·二八事变后,日军在上海虹口、杨浦一带派驻重兵,专设RB驻沪海军陆战队司令部,驻沪兵力有海军陆战队3000余人,大批RB舰艇常年在长江、黄浦江沿岸巡弋。

    在国际势力调解下,日军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事件虽然平息,但国人义愤难平!

    周文杀了几个日苯人,然后决心报考中央军校…

    现在在拍他临行前跟父亲的对话:

    “我儿心思报效国家,也不枉为父十几年的教导!你此番去南京报考中央军校,当竭尽全力,一旦录取,还需用心学习,将来驰骋疆场,精忠报国,驱除外辱,壮我中华雄风,扬我中华威名,方不致为父死后无言见列祖列宗于九泉之下!”

    饰演周文父亲周继先的演员是唐果强老师——他跟于容光才合作了《侦探成旭》, 被请来演了几集…

    不愧是国家一级演员,这么一大段绕口的台词,被他说得抑扬顿挫,很有感觉!

    想想也是,人家当年骂死过王司徒!

    吕潇然双膝下跪:“爹,孩儿不孝,恐今后不能再父亲膝前尽孝,今有东瀛跳梁小丑乱我中华,孩儿虽不才,但亦有一颗报国之心,如不能驱除日寇,孩儿誓不返家!”

    唐果强叹了口气:“自古忠孝难两全,此番中华遭此劫难,我儿当尽显中华男儿本色,保卫国家,记住,先国后家!为父定在家中静候吾儿凯旋!”

    “记住,倭寇除尽日,我儿还家时!”

    吕潇然站了起来,认真道:“孩儿谨遵父亲教诲!”

    “去吧…保重!”

    吕潇然拎起箱子,转身欲走,走到门槛位置,又放下箱子,回身跪下,认真磕了三个头…

    这段拍完,吕潇然立刻走到休息区,接过助理陈东递来的电话,没错,他有助理了,是曾广贤介绍的。

    接通电话,果然是小马方面的人…

    还是《边境风云》的后期问题。

    妈蛋,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一个导演对电影的重要性!

    虽然说了‘我不懂后期,但我要这样这样的效果…’

    可是拍板得他做决定!

    成片色度的确定,甚至字幕的大小,都要他做决定,还有宣传的细节也需要他点头…

    吕潇然真的想把自己分成两半,一般留在剧组拍戏,另一半忙后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