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电影

    哈士奇说了,这届的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的主是王导演的《图雅的婚事》…

    《苹果》一个奖也没拿,内地还禁映了。

    吕潇然看了一遍,坦白讲,删掉那两段赤果果的情欲戏,并不影响电影电影主题的表达——因为这电影很一般…

    你想要揭露人性,得从政治、文化、经济大背景下揭露,逮着家庭伦理薅羊毛,有劲没劲?

    电影作为表现艺术的一种方式,既没深度,没有让人深思的问题,也没有娱乐性…

    李渝导演大概是纪录片拍多了,带着知识分子独有的心理。

    不明白这样电影为什么能让三个明星牺牲这么大!

    ……

    200人的小型放映厅,坐了七七八八。

    电影节,这样的上座率堪称灾难!

    李大伟脸色不是很好看。

    王庆锵安慰道:“咱这部没有入围,能有这么多人不错了!”

    “你看那边,那是《银幕》的专栏影评人…”

    他指着前排的几个老外,然后脸色急变:“…小吕,赶紧跟我来!”

    “怎么了?”

    “施南生来了!”

    “…徐客的夫人?”

    吕潇然赶紧起身跟着王庆锵去了前排,不忘拽上糖糖…

    那天在飞机上,他跟王庆锵聊了很多,其中就提到了自己最喜欢徐客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施南生,颇有传奇色彩的一位女性。

    著名电影人。

    她的身份可不止徐客妻子,更是新艺城七怪之一,当年新艺城最巅峰时期,其他六位负责创作,她一人负责日常行政和制片管理,诞生了《最佳拍档大显神通》、《难兄难弟》、《最佳拍档之女皇密令》…

    师太亦舒的偶像,称她:‘有型、叻、威、表达能力太好、幽默感丰富’,亦舒的笔可谓骂遍港圈,尤其是赵奶奶——‘这么老时还要出来卖肉…’

    王庆锵介绍吕潇然:“这是我们的男主角吕潇然!”

    “施制片…”

    “…小伙子形象不错,有机会一起合作!”

    “一定一定…”

    电影节碰面,基本都是这个套路,谁也不会把这客气话当真。

    ……

    小插曲过后,灯光暗去,屏幕亮起。

    《双驴记》正式放映…

    吕潇然还没看过成片,收敛心情,认认真真的看着电影。

    开篇就是大场面,热火朝天的工作场景。

    吕潇然饰演的马杰也在其中,他很显眼,推车推的最快…

    偷懒也是第一…

    “马杰,你说咱们什么时候能回城?我真不明白咱每天呆在这,能干点什么?”

    马杰迎着山沟初升的朝阳:“…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我们回首往事的时候,不因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在临死时候,他…”

    “你…你说的太深,我听不懂,你就告诉我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办!”

    “…”

    马杰看了眼建伟,他哪知道怎么过?

    正好,一阵驴叫声扯开了建伟的注意力…

    “嘿嘿,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人靠衣裳马靠鞍,我听到我坐骑的撕鸣声!”

    故事的开头就是马杰对黑六感兴趣…

    然后他用计成功担任了牲畜饲养员:

    接下来的对话荒唐而有趣:

    “其实黑六、黑七这两头驴的家庭出身都不好,

    往上追溯几代,它们的曾曾祖父曾是村里大地主高久财家豢养的,整天吃香喝辣,住的牲口棚里都砌了火墙,比咱贫下中农可舒坦多了。”

    “但咱们也用该给黑五类重新做人的机会!”

    “黑六是天生的种驴!”

    吕潇然注意到,有几个老外发出一声嗤笑。

    他们在笑什么?

    他们懂什么叫‘黑五类’吗?

    有一部电影跟《双驴记》类似,叫《巴尔扎克和小裁缝》,不过那部电影的主题是爱情,《双驴记》则是寓言…

    插一句,《巴尔扎克和小裁缝》法国票房是220万欧,北美票房70万美元,比《无极》的北美票房要高。

    剧情进行到马杰想套上黑六,让它拉车,然后黑六跑到大莲队长面前告状…

    马杰被狠狠训了一顿:

    “你怎么能让黑六干活?它的工作是配种,不是干活!”

    “累坏了它,你赔得起吗?”

    “别说你一个知青,就是十个也比不上黑六做出的贡献!”

    “今天的工分扣了!”

    马杰怏怏的拉着黑六回了牲畜棚,黑六却若无其事打着响鼻跟邻槽的一匹枣红的母马摇着尾巴调情。

    马杰气上心头!

    “让你干点活怎么了?怎么就委屈你了?不好好劳动,对得起你吃进去的那些鸡蛋吗?还调戏别的女同志,那是马,不是驴,你们不是一个物种!”

    “知道错了没?”

    黑六很配合的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卧槽尼玛的,一头畜生,反了天了,你以为你是孙悟空?”

    马杰抄起鞭子一鞭子甩了下去…

    ……

    电影节的字幕都是英文,底下还配着德文,很不习惯。

    通常我们看电影,中文发音,中文字幕。

    就算是外语片,也是中文字幕…

    “你们怎么说的不是普通话?”

    “…陕北话,跟普通话差不多吧!”

    “差的远了…”

    “…”

    吕潇然没空反驳,他的注意力都在电影上面。

    他感觉李大伟拍这个片子,并没有带上自己的情绪,可能就是单纯觉得这个故事很有传奇性,就拍了…

    毕竟他是70后,没有上山下乡的记忆…

    所以,除了少量的镜头给到了那个时代,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马杰和黑驴之间…

    缺失了这部分,你就只能看到传奇,而看不到批判…

    “行,你行!你还真行!

    我都有点佩服你了,

    你做的这一切

    每一件事都出乎我的意料

    事后你还做得跟没事似的

    你的目的是什么啊?你的目的就是想置我于死地!”

    到了高潮戏,马杰准备摸黑宰了黑七,这段对白,是李大伟攒的…

    为了让故事增添一丝幽默性…

    当然, 吕潇然演的时候,很严肃。

    喜剧讲究的就是错位感,如果马杰对面的是一个人,你就没有这种想笑的心理…

    拍的时候不觉得,但现在看了,总觉得有些刻意,冲淡了主题…

    我们讲电影要么严肃,要么娱乐,能够将二者和谐统一的很少,那是天才才能办得到的,李大伟导演距离天才还有一段路…

    《双驴记》的主题是是反抗啊!

    索然无味…

    即便整个放映厅都在笑,吕潇然还是觉得这段不应该有…

    也许按照原著,马杰拿鞭子教训了黑七一下,可能会更好…

    最后一个镜头,大雪纷飞,马杰推开门,看到了黑七…

    它仍站在大雪里,身上只剩了一具灰褐色的骨架。这骨架还在冒着一缕缕坚硬的青烟,看上去如同金属的一般,就那样硬挺挺地站立在雪地里。

    一个大特写,吕潇然的脸…

    他的脸面无表情,然后他看了看大莲队长的方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电影结束…

    两个版本,这是海外版,送审的版本,一个场景切换,换到了二十年后,黄垒饰演的中年马杰感慨动物也有智慧,我们要敬畏生命…

    近两个小时的电影放映完毕。

    吕潇然叹了口气,这电影,虽然是他主演的…但客观评价一下,真的很一般!

    或者说娱乐效果冲淡了主题…

    然后,他环顾四周,很奇怪的,不少片商还有记者围了过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