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剧组

    马杰拿了属于黑六的鸡蛋,倒不是自己吃,而是用来送礼…

    作为下乡知青,马杰肯定看上了当地的女青年彩凤。

    饰演彩凤的是焦二宝。

    他要把鸡蛋送给彩凤,可惜被大莲队长看见了…

    “鸡蛋哪来的?”

    马杰急中生智,推了下建伟,建伟很委屈的承认了…

    建伟是马杰的小伙伴,两人一起下乡,住同一个房间,睡一张床。

    他对马杰跟彩凤的故事相当感兴趣:

    “哎,你跟彩凤你俩拉手没有?”

    “卧槽,你跟我说说!”

    “…你肯定亲嘴了吧?”

    “卧槽!你肯定那个了!”

    吕潇然抬头:“哪个?”

    “就你养的那黑六老干那个!”

    吕潇然不说话,缩进被窝。

    建伟:“你丫就不能说说吗?”

    “…有什么好说的?”

    “哼!畜生,你就是黑六!”

    听到这,马杰急眼了:“我踏马还不如畜生呢,它天天吃鸡蛋,我呢?踏马只能啃窝头!一大堆老婆想踏马干谁就干谁,真成皇帝了!”

    建伟忽然笑了:“那它要是皇帝,你就是专门伺候皇帝的太监!”

    马杰很生气,一脚把建伟踹下了床…

    第二天,马杰就给黑六装上了驾辕,准备去麦场拉一些干草。

    但是,黑六一被套上绳索立刻就警觉起来——它显然从没受过这样的待遇。

    当它明白了马杰是要让它驾辕拉车,就像受了侮辱似的一边乱踢乱咬一边呜啊呜啊地拼命狂叫。

    马杰却不管这一套,不由分说就给它勒上了嚼子,然后用力向后拽着将它塞进车辕搭上扣襻套起来。但是,就在他转身去拿鞭子时,黑六突然将身体往后一蹲,又猛地向前一蹿就拉着这辆空车朝街上狂奔而去…

    马杰顿时慌了手脚,连忙上前追赶…

    迎面碰到了大莲队长…

    “你不该让它拉车,它的工作比拉车更重要。”

    “别说你一个知青,就是十个也比不上它!”

    马杰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今天的工分没了,用软毛刷子为黑六刷洗一遍全身!”

    “听到了没?”

    “…听到了…”

    马杰哪里受过这种委屈?

    当天下午,他就用鞭子准备教训一下黑六,然后一鞭子没使好,直接抽到了黑六的那货上面…

    黑六直接废了!

    “好!过!”

    李大为喊了一声,拍了两下巴掌。

    此时,拍摄进行了十天左右,磨合完毕,进入到了高效期。

    演员、场景、摄影、调度,一切都变得顺利起来,就连那头驴,也很配合…

    ……

    整部片子只有几场夜间戏,所以基本白天的拍摄计划完成后,晚上各人员就自由活动。

    周至很小,也有些落后,最时髦的姑娘还穿着五年前京城流行的衣服:喇叭裤…

    最豪华的建筑就是墙面上贴着白色瓷砖的房子,车倒不少,但很少有四个轮子的。

    其实,八月份来了之后,吕潇然就已经去了县城,也看了当地经济增长点:一条几百米的小街,两边立着一排两层小楼,门上吊着各种和这座县城不相干的名字。比如“维也娜”、“梦巴黎”、‘夜来香’、‘帝豪会所’…

    吕潇然对县城的服务质量不是很有信心,索性,没有去过。

    晚上,就躲在自己房里,要么琢磨剧本,要么跟李大为、杜杰聊天。

    偶尔,焦二宝也会来。

    焦二宝的戏份很少,加一块一个星期就能拍完,但她愿意待在剧组,那就让她跟组呗,反正不缺这点吃食。

    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吕潇然的房里看《乡村爱情故事》,一边追剧,一边听吕潇然他们吹牛逼…

    “你谁啊?”

    “我是谢大脚!”

    “多大脚?”

    “哈哈…”

    焦二宝笑的太大声,直接影响到了正在瞎侃的几个人…

    李大为看了眼大屁股的电视,转移了话题:“…《乡村爱情故事》,最近很火呀!”

    杜杰点头:“赵本衫加持,不火才怪!”

    虽然赵本衫在剧中戏份不多,可到处是他的影子,他包揽了片头片尾曲,以音乐旋律的形式影响着全剧的精神气质,他是团队的“精神教父”。

    这个电视剧很独特,一般来说,帝王将相、才子佳人是通常屏幕里的主角,普通人必须有万里挑一的传奇故事才可能被选中。

    《乡村爱情》却不一样,大多数人物都是其他故事里的路人甲。

    一般来说,为平淡无奇的小人物做传与其说会影响收视,毋宁说是技术上难度太大,很多创作者放弃了这个市场的开拓。

    《乡爱》则不然,几个主角全是普通人。

    坦白讲,吕潇然不喜欢这个剧,感觉毫无逻辑。

    整个屋子里,大概只有焦二宝喜欢…

    但是,《乡村爱情》收视率贼好。

    它让农民在电视上看到了自己的生活,看到了自己习惯的思维,对于电视中的熟悉的场景熟悉的幽默桥段可以会心一笑。这就是它的意义吧。而它之所以火到了本身质量难以支撑的程度,不正是因为同类的电视剧实在太少,供不应求吗?

    从这意义上来说,《乡村爱情》不可多得!

    吕潇然看了眼焦二宝,忽然道:“焦君燕,咱们来聊聊电影吧。”

    “…好啊,聊什么电影?”

    李大为插话:“咱就聊国产电影,你们知道张源吗?”

    吕潇然点头:“知道,不是嗑药被关禁毒所了嘛!”

    “我要说的不是这个…他的《北京杂*种》的故事你们知道吗?”

    焦二宝来了兴趣:“什么故事?”

    李大为科普了一下‘七君子事件’…

    应该是上世纪末,导演张源带着《北京杂种》,未经审查就私自送往东京电影节参展。

    然后,偶遇另一支来自国内的“正规军”代表团,并以退出电影节威胁东京方面拒绝张源…

    电影节方面没理它。

    次年的鹿特丹影展,两方人马再度狭路相逢,悲剧重演。

    这成了整个事件的导火索。

    这个事之后,有关部门下发了一纸文件,关于对《蓝风筝》、《北京杂种》、《流浪京城》、《我毕业了》、《停机》、《冬春的日子》、《悬恋》这七部电影的导演的禁令。

    “没事,这两年管的松许多,尤其是贾章柯的《三峡好人》拿了金狮奖…”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