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赵家女子

    “计淳化,计淳化,你就算易容了,我们还看不出吗?我们找了你十年了,这个小丫头就是赵定虏的女儿吧。你父亲犯下的事情,无须我们在多言,和我们走一趟吧。”一个道人冷笑地说着,然后伸出手,去抓计淳化。

    计淳化没有反抗,可怜地看着耀棣,耀棣见到这个情况,神情不悦地说:“你们是哪里来的道士,还知不知道王法。”

    道人看着耀棣小小年纪,气度不凡,心想这南都勋贵不少,这要是一位勋贵之后,自己得罪了不妙,于是放开计淳化,对着耀棣行礼说:“贫道归藏弟子周志敬,这是我师弟赵志毅。”

    “归藏,归藏掌门是当阳子玉虚先生吧。”

    周志敬两人神情尴尬,这丹阳子已经仙去了,他们新的掌门还没有选出来,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是。

    “是是,小公爷,这人的父亲,杀了我们归藏三位弟子,我们这次是奉命前来,捉拿这个人。”

    “嗯?这种事情不是应该是官府处理吗?你们归藏还私设大牢了?”

    周志敬暗骂自己说错话了,连忙赔笑地说:“是小道说错话了,这应该是送去衙门,让京兆尹大人为小道们做主。”

    “她父亲杀人的时候,这个丫头有没有在一旁呢?是否有参与呢?”

    “那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那这件事就和这个丫头无关了,这要杀人偿命,也是去找他父亲才是。”

    周志敬心中为难,然后对着耀棣说:“但是他父亲十分狡猾,我们这十年都没有找到,我们准备用他的女儿,来一个……”

    耀棣皱眉说:“亏你还是道人,竟然这么下作,这件事就不用说了,你们要人,等下就来皇宫要就是了。”

    耀棣对着那个女子说:“好了,你留在这里,麻烦太多,你还是和我回皇宫去吧。”

    周志敬听到这话,瞬间明白耀棣的身份,跪倒在地上说:“贫道见过小王爷,小王爷万福,万福。”

    周志敬这一跪,饭店所有人都跪下了,计淳化听到这话,在那个女子身边说:“你在小王爷身边,不但避开归藏等人捉拿,也可以让人查询你父亲的下落。”

    那女子看着计淳化,计淳化再次小声地说:“这是你的造化,老爷交给我的重担,我也可以放下了。这位小王爷看样子,还不懂人事,你不用太过担心,若是他真的要……唉,你就算等一个侧室,也好过在江湖流落。”

    计淳化明白,以这个女子的出身,能嫁的也是凡夫俗子。而且在这样继续行走,被其他人抢去,还不如呆在王爷身边。

    耀棣让他们免礼之后,再次询问这个女子的名字,女子告诉耀棣说:“殿下,民女赵飞燕。”

    “飞燕,是一个好名字,好了,这是你爷爷吧,他也和我一起去皇宫吧。”

    “殿下,这位老丈去宫中不方便,不如让小的安排。”

    耀棣点点头,带着赵飞燕一起回到宫中。

    在耀棣离开之后,桂华拿出几两银子给计淳化,对着计淳化说:“你家丫头能伺候殿下,是多少人修不来的福分。你就安心的去吧,日后运气好,说不定你的家就这么发了。”桂华说着,询问了赵飞燕的生辰八字,三代籍贯。

    这是宫女入宫的必须要写的,日后若是发达了,宫中才好有人去通知。

    计淳化一一说了,等他说完,那么白衣书生对着桂华说:“是否能带老朽去见见你家殿下呢?”

    “你是?”

    “一个落魄书生而已。”书生随口说着,桂华摇头说:“不行,你要是想要谋求官职,还是去见王爷,小王爷他不见外人的。”

    这个白衣书生也没有多说什么,飘然而去。

    耀棣回到宫中,等到赵飞燕换上宫装,到了他的寝殿,耀棣突然有那么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宫中的美人自然不少,耀棣也是见多了美人,但是见到赵飞燕的时候,耀棣感觉眼前一亮。

    看着赵飞燕轻盈的身姿,耀棣对着赵飞燕说:“你会跳舞了?”

    “民女只会一些俗舞,不懂燕舞,恐有污殿下耳目?”

    “没事,雅乐燕舞,小王已经看腻了。”

    赵飞燕告罪了之后,开始舞动起来,她体态轻盈,外加练习过轻功,真的如同一只飞燕一般。

    耀棣第一次看到民间舞蹈,不由心中充满了新鲜感。

    这民间的舞蹈,比起燕舞来说,更加凸显阴柔之美。

    等赵飞燕一曲舞罢,耀棣拍拍掌,他虽然没有往某些方面想,但也觉得这个舞有乐趣。

    他让赵飞燕继续跳,跳着跳着,四皇子就回来了,四皇子看到这个情况,脸色一沉。

    赵飞燕连忙跪在地上,听着四周的人说参见王爷,自己也拜见。

    四皇子一笑,对着赵飞燕说:“起来吧,本藩有些事情要和小王子说,你们先下去吧。”

    赵飞燕等人点点头,等他们离开之后,四皇子脸再次阴沉起来,对着耀棣说:“耀棣,你小小年纪,也学会耽于……享乐了?”

    “父王,儿臣这不是闲得无聊吗?你倒是整天跑东跑西,就我一个人留在宫中,我都不知道干什么好。”

    “这个女子是什么来历?”

    四皇子也觉得理亏,转移话题,本来今天一位伯爵设宴招待他,双方正高兴的时候,四皇子听到人禀告,耀棣带了一个女子回到宫中,不由大惊失色,耀棣今年虚岁才十岁,距离加冠还早,为了避免出现大事,四皇子只好匆匆回来。

    这时候桂华也上来,将女子的籍贯这些说了出来,四皇子见桂华问的清楚,神情缓和了很多,对着桂华说:“你处事倒是得体,你看着小王子,若是一般小事,就任由他去了。不过那种事情,一定要看好了,你明白了吧。”

    “小臣明白,小臣一定会叮嘱小王爷和那个姑娘。其实王爷无须多心,小王爷只是闲的无聊,想听听曲子和看看舞蹈,不会弄出什么大乱子的。”

    四皇子点点头,耀棣好奇地看着四皇子,对着四皇子说:“父王,你们说什么,怎么儿臣听不懂?”

    “你不懂就不懂了,还好你母亲没有在这里,否则的话,肯定少不了一顿板子。”

    “儿臣不明白,为什么父王你可以带一个魏姨和我们一起,儿臣只是让飞燕来唱唱歌,你就生气。”

    四皇子咳嗽一声,对着耀棣说:“父王的事情,不用你管。不过这个名字,不太吉祥。从今以后,她就叫猗房。”

    “儿臣知道了,不过儿臣觉得飞燕听好听的。”

    “你知道什么?要是圣人知道你这件事,再听到赵飞燕这个名字,怕是少不了骂你一顿。嗯?这个名字,除了你们两个,还有谁知道?”

    “没有,小臣还没有告诉过他人。”

    “好,告诉赵猗房,她忘记自己原来的名字。”

    桂华点点头,告辞离开这里,去告诉赵猗房这件事。

    赵猗房虽然没有什么名分,但是宫中的人听说她是耀棣亲自带来的,于是让她独居在一间房之中。

    看着那红纱金炉,摸着身上的绫罗绸缎,赵猗房感觉如同在梦中一般。

    这些年她和计淳化在一起,虽然说不上苦,但是也说不上多好,如今到了这皇宫,真的如同到了仙境,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过上这般日子。

    她看着铜镜之中的花容月貌,轻轻抚摸自己的脸,想到了耀棣,又想到计淳化后面说的话,她轻声说:“他还是一个孩子,等他懂了,我也人老珠黄了。”

    “赵姑娘,如今你还住的惯吗?你要是有什么想要的,尽管吩咐下人就是了。”

    “这位大人,民女就是一个下人,怎么敢吩咐他人呢?”

    “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 如今小王爷喜欢听你唱曲,那么你就是大人。对了赵姑娘,王爷让我告诉你两件事,第一,小王爷还小,还不到那个时候,若是小王爷有什么过分要求,你可以拒绝。不过他是王爷,你我都是奴仆。这当中的分寸,你要掌握好。第二,从今之后,你要忘记飞燕的名字,你打小,父母给你取的的名就叫猗房,这两个字怎么写,到时候你腰牌上自然会有。”

    “民女明白了,多谢大人了。”赵猗房不知道为什么好好的要改自己的名字,她想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这个名字太俗了,配不上这个名字,不知道四皇子这番改名另有深意。

    第二天,耀棣又找赵猗房,赵猗房也尽力让耀棣开心,唱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