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事未了

    日出东方,其道大光。

    浩渺碧波倒影着晨间的霞光,多彩绚烂,瑰丽异常。

    浮云溪山道河畔。

    女人家低低的哭声响起。

    一袭霞帔的守一女和老妇人相拥,哭成了泪人。

    守老汉紧紧握着裴楚的手,老泪横流,嘴唇颤抖着,已经不知该如何言语。

    唯有守家的少年郎不断绕着裴楚和陈素,神色兴奋,不时在问着乱七八糟的“道长是仙人吗?”“道长还收不收徒弟?”“道长接下来又要去哪里?”之类的问题。

    陈素看着喋喋不休的守家少年,不满地翻了翻白眼,轻轻扯了扯裴楚的衣袖。

    裴楚会意地点点头,抽回了被守老汉紧握着的手,笑着冲几人拱手作揖:“事情已了,诸位这就回家去吧。”

    说着,裴楚侧头拍了拍陈素头上的发髻,“收拾东西,走吧。”

    “哦。”陈素闻声立时小脸露出了笑容,一路小跑着冲到岸边的小船,临行前还不忘冲他围着两人叽叽喳喳的少年做了个鬼脸。

    “道长一路慢走。

    守老汉用袖子抹了把泪,冲着裴楚和陈素挥了挥手。

    这一夜的际遇算是他平生数十年所遇之离奇事,昨晚松抚山之事他们虽然不晓得内情,可那场大火,他们即便距离得如此远,也依旧能看到红头了半边天际。

    裴楚又冲几人挥手告别,拖着略有些沉重的脚步走到小船边。

    他一夜的奔波和厮杀,哪怕这具身体正年轻,到了这时候也感受到了疲惫和劳累。

    干脆也就不准备走山路,直接乘着小船走顺流而下。

    裴楚和陈素都带有“丹符式”,也不担心有什么激流漩涡,刚好还能睡一觉休息一阵。

    “道长留步。”

    就在裴楚准备要上船准备离开,一直抱着老妇人哭泣的守一女忽然出声几步追到了水边。

    裴楚顿住脚步,转头望去。

    晨间的熹微下,女子一身霞帔被河风吹得飘飞,双眼微微红肿,俏丽的面容上,泪痕尚在。看着裴楚,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小女子,谢过道长搭救。只是还不知道长法号,也方便让小女子日后诵经祈福。”

    “某姓裴。”裴楚笑着挥了挥手,“路见不平而已,无须客气。”

    说完,踏着水推着小船进入到浮云溪河中间,然后纵身跳上了小船。

    船行水中,悠悠然然。

    裴楚仰躺在小船中间,睡意阑珊。

    陈素坐在船舷,远远看着河岸上渐渐离远的几人,忽然朝着裴楚说道:

    “哥哥,那个守一阿姊好像有心事。”

    裴楚伸手在船舱摸到了包袱盖在脸上,“是嘛?大概是遭了这么一次经历,心中无法平静吧。”

    “那哥哥呢?”陈素在旁轻声问道。

    昨夜裴楚一身血衣出现在他面前,她当时心里又是害怕又是高兴。

    害怕的是那一身的血不知裴楚杀了多少山贼,高兴则是裴楚完好无事又出现在他面前。

    “我能睡踏实。”裴楚带着几分鼻音回答。

    陈素又抬头看向远处,碧波浩渺,两侧山峦秀丽。

    她突然拍着手叫道:“哥哥,这是不是就是那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这次裴楚没有回答,小船上,只有低低的鼾声响起。

    ……

    “幸亏遇着了道长,一女才逃过了这番劫难。”

    河岸上,守老汉看着渐渐消失在远处河上的小船,

    转头看向家人,老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爹,你就该为我说句话,说不定道长还愿意收我做徒弟。”

    少年人眼望小船已然看不到踪迹,脸上满是怅然之色,“就算做不了徒弟,做个随行的道童也成啊。”

    “就你胡言乱语。”守老汉拍了下少年的头,又转头看向站在水边久久伫立的守一女,脸上露出了一丝不自然的笑容,“女儿受委屈了,这……我们这就回家去。”

    守一女愣愣地站在水边,却像是没听见守老汉的话一般,直到旁边的老妇人又走上前来,喊了一声,“女儿你是怎么了?”

    女子才缓缓转过头,面色清冷,看着守老汉道:“父亲回去后,便将我之前与珲哥的婚事退了吧?”

    “嗯?”守老汉顿时一愣。

    “姊姊可是被那贼人……”守家少年脸色大变,只是话说一半,却问不出口。

    女子倏然变色,目光冷冷地看了少年一眼,语气冷冽道:“那贼人虽然凶恶,但心思比你干净。”

    “女儿啊,你是迫不得已,难不成还要为那贼人守节?”老妇人这时上来,抓着女子的手安慰道。

    女子摇了摇头,“我并非为贼人守节,只是在遵二老之命。当日您二老如会拼着性命大骂那贼人,贼人若害了你们,女儿也不会偷生苟活。你们既然将我嫁与那贼人,我今后便不会再嫁。”

    “你……”守老汉立时气结,旁边的老妇人一时也是垂泪不知如何言语。

    只有那少年轻哼一声,压着声音道:“说来说去,不外乎就是怪我们抛下你,用你换来活命的机会……”

    啪地又是一声清脆的耳光。

    这次却是守老汉打的,浑浊的双眼似喷出火来,怒视了自家儿子一眼,又看着守一女,斩钉截铁道:“不行,现在给我回家去,我明日就要珲哥娶你过门。”

    ……

    牛头山,形如牛头,位于辟北县以西的群峦之中。

    云遮峰顶,日转山腰,嵯峨彷佛接着天关,是一座险峻雄奇的大山。

    在这大山之中,并非荒无人烟,而是有一座山寨坐落其中,山寨十分广大,旗帜摇曳,各种屋舍围墙从山脚修到了山顶。

    嘎嘎——

    这时,忽然两声刺耳的怪叫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一只黑黢黢的乌鸦扑棱棱地挥舞着翅膀,落在了山寨寨门前的一处空坪上。

    那乌鸦似飞得疲惫了,落在地上还站立不稳,歪歪斜斜倒在地上,扑腾着翅膀,不时发出刺耳的叫声。

    “哪来的老鸹,大清早搅得人不安生。”

    山寨前,两个穿着粗衣拿着刀枪的喽啰,正哈欠连天地靠在寨门口的木桩子上,被这乌鸦一通折腾,登时烦躁起来。

    其中一人,拿着手里的一杆锈迹斑斑的铁枪,朝着那乌鸦挥了挥,似要驱赶走对方。

    那乌鸦挥舞着翅膀,又冲着两个喽啰张嘴怪叫了一声,不等两个喽啰再有动作,忽然间这乌鸦的身体似乎如同一个球般膨胀了起来,变得越来越大。

    刺啦——

    如同皮革破裂般的声音响起。

    那乌鸦沿着脖子到胸口的中线,忽然破开了一道口子,似有东西冒了出来。

    两个看门的喽啰吃了一惊,跟着脸色骤然一变。

    从着乌鸦身体里冒出来的却是一个斜眼尖嘴的枯瘦男子,那身乌鸦的翎羽,随即化作了一件黑衣,穿在了身上。

    枯瘦男子脚步踉跄,似乎颇为疲惫。

    抬头看着前方两个还傻站着的喽啰,登时怒气上涌,吼了一声,“还愣着在那里干嘛,快过来扶我进寨子里。”

    “是是。”

    两个喽啰忙不迭地应道,扔了手里的武器,急忙上前左右扶着枯瘦男子,进了山寨。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