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沧海1粟

    沈明溪不禁想,也不知道沈宝芝手里的那个可以引来野兽的东西是什么,那个东西挺可怕的,能引来这么大型的野兽。

    如果那天二哥没有上山,光凭着封安宸和元力,他们不受伤是不可能的。

    五头大野猪疯狂的撞一棵树,用不上几分钟就会将这棵树撞倒的.

    所以现在沈宝芝落到这样的地步,老天对她还是太仁慈了。

    但是这个负能量值只能作用一次,她眉目一凛,在意识里和009沟通,“009,你那里是不是还能换可以对整片区域使用的负能量值?”

    “可以呀,小溪你要做什么?”

    009欢快的问道。

    沈明溪刚想张口说将负能量值作用到沈家老屋,可是话到嘴边转了一圈,却又被她咽了回去。

    沈家老屋那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是恶贯满盈的。

    虽然好人少,但是沈宝珍还有沈宝芝的妹妹沈宝翠,还有其他的两个孩子存在感都很低。

    前世,哪怕沈海一家的日子已经过得非常好了,可他们还是将沈宝翠送给了一个有特殊癖好的富商。

    不到两年,沈宝翠就被活活的折磨死了,死的时候才二十岁。

    而沈海一家拿了一大笔钱,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而作为亲姐姐的沈宝芝更是如此。

    那样的人自私又恶毒,心里只有自己,和沈海是差不多一样的性格。

    还有沈宝珍,一直在沈海家跟一个丫鬟一样伺候着沈宝芝。

    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跳河死了。

    沈海给了吴招娣一笔钱,吴招娣高兴的接了,就好像没生过这个女儿一样。

    如今的沈宝翠,今年才10岁,而沈宝珍和沈宝芝同岁,今年15。

    沈明溪黑亮的眼眸暗了暗,恨自己的心软,无力的叹气,

    低声说道,“算了……”

    随后就掐断了和009的联系。

    沈明溪不再去想了,而是猛劲的摇了摇头,赶紧抓紧时间写作业了。

    沈瑜在外面给这些野猪肉分门别类。

    穆大娘这次走要多带上一些。

    他们这次不坐火车而是开车回去。

    是一台中型客车,是经贸部从国外进口回来的,楚家作为四大家族之一也分到了一台。

    所以说事有凑巧,在他们决定回京城的时候,这台车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然后楚寒当机立断,就让堂弟楚南带着两个楚家人亲自开车来靠山屯,将他的亲娘接回去。

    这可比坐火车要有场面多了。

    而且也不遭罪。

    所以这些东西不用邮寄,直接放在车上就可以。

    蔬菜什么的,虽然小溪那里很多,可他不准备给这两家了,地窖里的那些已经吃掉一多半了。

    干蘑菇木耳,李伯他们在这里还真收到了200多斤,虽然现在不收了,但这200多斤山货都在沈家仓房堆着呢。

    再加上这些山猪肉,这礼物虽然不贵重,但却是最实惠的。

    猪肉是不怕冻的,整理好之后,一转头,就看到身后站着笑的格外阳光灿烂的封安宸。

    这小子从到这里来,还头一次露出这样的笑容呢。

    沈瑜略一思索就大致的明白了,刚才他就看到他手里拿了日记本,现在日记本没了,应该是送给自己女儿去了。

    心里有些不悦的想到,他不是要保持距离吗?

    这怎么朝令夕改呢,说话不算话的臭小子。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封安宸,“怎么,要回家了?这么高兴啊?”

    封安宸的笑容更深了,一双黑亮的眼睛好像盛满了星辰。

    “叔叔,假如你们家在我高考之后还没有从这里搬走,我和李庆哥还会来的。”

    “来这里做什么?体验过一次还没体验够吗?”沈瑜淡淡的问道。

    “没有啊,我真的很喜欢这里,山清水秀,人也质朴,空气还好,尤其叔叔的家就在山脚下,这在风水上来讲依山傍水必是发家之地呢。”

    沈瑜绷着的脸忍不住的笑开了。

    不由得打趣道,“……你这孩子,还知道风水呢?”

    封安宸俊脸一红,忙解释道,“我就是偶然看了一本书瞎说的,不过古代建筑确实很讲究风水布局。”

    “说来听听。”

    封安宸黑眸闪亮,“比如建一座宅子,门开在什么方向,窗户几扇,院子里栽什么放什么屋子里的东西摆在什么方位,都是有说法的。”

    随后话音一转,“不过,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相信这些了。”

    “……老祖宗的东西可以参考,毕竟流传到现在的古建筑,你看它的质量,没有钢筋水泥却结实的很,还是有它自己的道理的。”

    “我也是这么想的,就像京城的故宫,无论哪个角度都可以入画。”

    沈瑜忽然一愣,不由得想起了年少时陈老师鼓励自己时说,只要他考上京城第一大学就可以看到辉煌的古建筑,威武的城门,还有更多的闻名中外的景点。

    世界很大,古田公社在这个世界里不过是沧海一粟。

    可他最终没能去成。

    他还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待在靠山屯呢,可哪里想到,短短不过半年时间,他倒算得上是走南闯北了,只不过京城还真的没有去过呢。

    陈老师和他描绘的京大, 他真的很想去看看。

    看到沈瑜脸有异色,封安宸眼眸一转,就眉眼带笑的说道,“叔叔,佳文哥还有小溪肯定都能考上京大,而您做生意,不定哪天就去了京城,我说的这些您肯定也会看到的,到时候我给您当导游,带您转个遍……”

    沈瑜神色温和下来,好笑的看着封安宸,这孩子冷起来跟一块冰碴子一般,但要哄起人来,就这样俊俏的笑脸,还真的难以抵挡。

    自己的女儿,看着淡然,其实对他的印象是很好的。

    小溪那孩子,别看性子软和,能走进她心里的人除了家人,其实没有几个。

    不过人生在世,总是会有这样那样的意外,就像他,也没有想到这么快他的亲人找上门来,但也没想到,不过短短几天,沈家那边又出事了,他们又匆匆的离开了。

    所以这世上之事真是瞬息万变,有的时候不是人力可以掌控的,孩子们都小,顺其自然吧,他只当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