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剑拔弩张

      事情真的闹大了!

      当吕中行声色俱厉的向五城兵马司的巡城副兵马逼问之时,侯青的脸上露出了苦笑。

      作为应天守备力量之一,五城兵马司看似十分重要,但其实地位并不算高,尤其是在天下靖平之时。

      每一个上官五城兵马司都不敢得罪。

      可就算如此,终究还是有轻重之别的。

      这其中,作为皇帝意志在应天的延伸,吕中行这个应天镇守太监算得上五城兵马司最不敢得罪的那几个人之一。

      毕竟皇帝远在千里之外的顺天府,应天发生的一切,终究还是需要吕中行这位镇守太监充当眼睛与耳朵,而若是得罪了吕中行,那其只要在向皇帝禀报之时稍稍添点油加点醋,那后果就不是五城兵马司能够接受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

      强弩是违禁的武器,一旦发现,本来就是需要向吕中行这位镇守太监禀报的,若是胆敢隐瞒,吕中行保证会将其直接划入乱臣贼子的阵营之中,到时候,可不就是只死一个人的事情了。

      。。。

      “下官并不知晓吕公公就在此处,还望公公大人不记小人过。”

      五城兵马司的副兵马在吕中行露面之后本就心情忐忑,此时见吕中行直接走到他面前质询,立刻便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停顿,立刻命手下将之前折断的箭杆双手奉上。

      “弩箭箭头还插在刺客的腿上,因为张大人担心直接拔出会导致刺客死亡,所以命我等将箭杆折断,为其止血,待到郎中到来后再行取出。”

      看着吕中行皱眉,他连忙解释道。

      “嗯,我知道了。”

      吕中行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放心,咱家还没有下贱到要去对付你一个小小的副兵马的地步。”

      “多谢公公,多谢公公。”

      握着箭杆的吕中行不耐烦的挥退了一脸庆幸与喜悦的副兵马,看向脸色已经完全沉了下来的张彬,冷冷的问道。

      “张尚书,张大人,难道你不想解释解释吗?”

      吕中行举起手中弩箭箭杆,指着那与三羽箭完全不同的两只尾羽,继续向沉默不言的张彬冷冷的询问道。

      “张大人身为兵部尚书,不会想告诉咱家,不认识这强弩专用的两羽箭吧?”

      “这的确是强弩专用的两羽箭。”

      事实就摆在眼前,在吕中行逼问之下的张彬,除非睁着眼说瞎话,否则他根本无法否认这一点。

      “很好。”

      吕中行满意的点了点头。

      “私藏强弩,

    我想张大人身为兵部尚书应该比咱家更清楚其罪责吧?”

      吕中行继续紧逼,但张彬却似乎已经退无可退了。

      “吕太监,这强弩非是张公私藏的,而是我六扇门的。”

      眼看着张彬已经被吕中行逼到了墙角,虽然没有办法,但侯青却不得不站了出来。

      “你们六扇门的?”

      眼看着马上就能将张彬逼到死角,从而逼问出事实,侯青却突然跳出来破坏了这一切,吕中行的脸色瞬间变得和张彬一样难看起来。

      “正是。”

      站出来之前侯青或许还有些为难与忐忑,但既然已经出声了,侯青倒是变得无比坦然起来。

      “自太祖陛下建立六扇门以来,我六扇门为了能够对付江湖上的那些高手,便允许六品捕头及以上官职配备强弩或长短火铳,吕太监难道不知道吗?”

      “呵,这咱家自然是知晓的。”

      知道良机已经在侯青开口之时便已经丧失了的吕中行,立刻将炮口对准了侯青。

      “只不过,你侯青候总捕头之前是与咱家一道在那明月楼捉拿犯人的,之后也是因为接到了五城兵马司的消息才知晓了张大人遇刺这件事并匆匆赶来的。”

      吕中行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望着侯青冷冷一笑。

      “若这强弩是你六扇门之中的捕头所拥有并用以制服刺客的话,那你侯青为何事先会毫不知情呢?为何还要在那明月楼胡乱折腾,去搜寻那根本不存在的犯人呢?”

      “这是我六扇门的机密,还望吕太监能够体谅。”

      面对吕中行的逼问,侯青根本无从招架,所以,他只能用最没有说服力的“机密”来搪塞。

      “哈,笑话,这件事牵扯到堂堂二品兵部尚书,牵扯到数个衙门,而且之前在明月楼还让无数百姓因此蒙受不白之冤,无端受到牵连,更重要的是,这其中有可能还牵涉到有人私藏强弩这等大罪。

      这么大的麻烦,这么大的罪责,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六扇门总捕头一句机密就能搪塞过去的?!”

      而与没有什么准备,只能用“机密”二字搪塞的侯青不同,早就已经猜出了他可能会搪塞的吕中行,心中却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后续的追问言辞。

      “今日若是你侯青无法给咱家一个准确且能服众的理由,那就休怪咱家不讲大家同朝为官的情面了。”

      吕中行携着大义再度气势汹汹,杀气凛然的显露出了自己狰狞的一面。他死死的盯着侯青,只待侯青服软,或者直接动手抓人。

      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东厂的番子与六扇门一众捕快之间更是剑拔弩张。

      “吕太监当真要这般折损我六扇门吗?”

      侯青的脸色数度变幻,最终变成了漆黑如锅底一般,他同样紧紧的盯住吕中行,语气生硬的问道。

      “是又如何?”

      吕中行眯起双眼,w 心中认定马上就要抓住关键,甚至逼问出真相的他自然毫不退让。

      “那好。。。”

      侯青深吸一口气,有些僵硬的点了点头。

     &ems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