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谁是奸细

    就算是内鬼又怎么样,只要他的实力足够,吗那么跟着他就没有危险。

    说白造成现在的情况,还是由于苍蝇的实力不够,苍蝇要是实力足够,那么不1管发生什么事情他们都会跟着。

    换句话来说,其实还是实力为王。

    要是苍蝇的实力能够镇压全场,他们实际上还巴不得,苍蝇是叛徒,因为这样他们之后就可以不用害怕鬼王对他们下杀手了。

    “看样子,你真的就是凶手了。”

    见到苍蝇一直没有发誓,刘瑶动了动手,打算直接就动手了。

    “你,你这个,谁说我是叛徒的,谁说我不敢发誓的?我现在就发誓。”

    看着众人凶狠的眼光,以及跃跃动手的刘瑶,苍蝇知道自己要是还不动手,就真的会被当成叛徒了。这样是真的被当成叛徒,都不用等到鬼王出手,他现在就得玩完。

    苍蝇混到现在这种程度,只要不死,到哪里不都能过的很好?他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了。

    不管怎么样先证明清白在说,至于之后的话,大不了就投靠鬼王了。

    那鬼王不是很有可能会在香岛鬼界做代言鬼吗?那我就做他的代言鬼,做他的旗子。

    亦或许那鬼王就是来找吊死鬼寻仇的,打死了吊死鬼之后就会离开鬼蜮。

    脑海中一连串想了许多。

    苍蝇赶紧道:“我现在发誓了,刘瑶你可不要趁着我发誓偷袭我。”

    刘瑶冷哼了一声;“那就要看你是不是叛徒了。”

    而这时黑狐也说道:“苍蝇别废话了,快点发誓,我数十秒钟如果你还没有发誓,那就代表着你是叛徒。”

    他又对在场的所有鬼魂说道。

    “大家听好了,我十秒钟数完,如果苍蝇还没有发誓,或者有拖延时间的举措,大家马上对他动手。

    ”

    “好。”

    “没问题。”

    众鬼纷纷的点头,一双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苍蝇。

    “十、九、八、七。”黑狐一个个数数着,苍蝇哪里还敢再犹豫。

    “幽冥在上,我......”

    两秒之后,苍蝇这个幽冥大誓终于发完了。

    众鬼又等了一段时间。

    发现并没有发生什么动静,这说明苍蝇也不是叛徒。

    其他的鬼暂时松了一口气,因为不用动手了。

    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时候,不应该动手。

    可与其它的鬼魂不同的是,苍蝇的那些手下就后悔莫及了。

    早知道苍蝇不是厉鬼,他们刚刚就不应该这么对苍蝇啊。

    现在发生了这种情况,苍蝇肯定已经怀恨在心了,要是这一次逃过一劫,苍蝇绝对会报复他们的,有些鬼现在已经再想着怎么改旗易帜了。

    “哈哈,说了吧,我不是叛徒。”

    “你们这些鬼,等着,给我等着。”

    在他看来刘瑶针对他是正常的,可就连这些手下都这么看着他,这让他非常的不爽。

    这是背叛,真真事实的背叛。

    幸好这期间没有出什么差错,要不然他就死了。

    这一刻他又想到刘瑶没有趁机动手,只是就是论事,以己换人,要是他,早在所有的鬼魂都发完誓言只剩下刘瑶一只鬼没发誓的时候,就不会给刘瑶发誓的机会,管她是不是叛徒,只要自己动手,带动起气氛,刘瑶是必死无疑。

    发完誓言之后,苍蝇也是松了一口气,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叛徒,可心里还是紧张啊,一是怕刘瑶偷袭他,二则是有些惧怕幽冥大誓,这幽冥大誓可不是说着玩的,要是出了什么错误,自己可就永不超生了。

    比起魂飞魄散,或者投靠他鬼为奴为仆,永不超生可就恐怖多了。很久之前鬼界就已经流传着幽冥地狱的恐怖了。

    虽然也不知道是谁第一个传出来的,但描述绝对是能够吓死鬼。

    苍蝇竟然真的不是叛徒。

    刘瑶觉得不可思议。

    按理说,能够知道这里的就只有那么几只鬼,可现在在场有嫌疑的鬼都已经发誓去除了嫌疑,那么真正的叛徒究竟是谁。

    “现在我们都发誓了,说明我们几个都不是叛徒,所以就不要再内讧了,想想办法,看怎么样才能逃过一劫。”

    说话的是黑狐狸。

    他之前就怀疑易小天有特殊的手段可以查看鬼蜮出入口的位置,现在有嫌疑的都已经发誓去除掉了嫌疑,无疑佐证了他的想法。

    “可苍蝇不是叛徒,谁又会是叛徒?”

    刘瑶最终还是说出了疑问。

    她没想黑狐那么多,既然这第二出口都已经被封了,那肯定就是有叛徒存在的,要知道即便以她和白狼的关系,在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之前,都不知道这里有第二出口的存在,如此严密的保护,不可能,鬼王会知道。

    所以还是有叛徒的存在,虽然他们几个都发了誓了,但并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或许是有人无意之中走漏了口风。

    “你们有谁透露过这里?先说明下,在这件事情没有发生之前,就连我白狼也没有说过。”

    “怎么你怀疑是我们嘴口不严才透露的?”

    苍蝇直接就没有给好脸色给刘瑶。

    “苍蝇现在不是跟我置气的时候,奸细要是不找出来,我们谁多逃不掉。”

    “反正我没有透露。”

    苍蝇冷很了一声,也知道刘瑶说的有道理,也就没有继续再和他斗嘴下去了。

    这时候白狼也摇了摇头。

    “这件事情我从来我没有外泄过,不可能是在我这里出去的。”

    说着他又看了看黑狐。

    既然他和苍蝇都可以确认自己从来没有外泄过,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黑狐狸这里出了问题了。

    他自己不是叛徒,不代表他的手下就不会是叛徒。

    “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没有泄露过,大家都共事这么多年了,应该知道我的性格,这样的事情我不可能和别人说的。”

    “那叛徒究竟是谁?没理由这里会被鬼王知道啊。”

    刘瑶现在是非常的疑惑。

    “你们有没有想过,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叛徒。大家都知道鬼王神通广大,或许他有特殊的秘法可以寻找出鬼蜮的出口。”

    “真的有这种能力?”苍蝇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并没有其他的鬼魂接他的话。

    他们都不是鬼王,又怎么会知道鬼王到底有没有这种能力,或者世间有没有这种秘法。

    “不,还有一种可能。”

    这个时候白狼突然开口说道。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你们有没有想过,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另外一只鬼知道这件事情。”

    “你是说吊死鬼?”黑狐狸迅速的反应到。

    确实,他之前根本就没有考虑过问题是出在吊死鬼的身上。

    现在一看,确实是极有可能。

    说鬼王有能力找出鬼蜮中的出入口,那只是他的猜测,但鬼界从来没有这个先例,连传说也没有过。

    所以说这件事情叛徒的可能性最大。

    “你是说吊死鬼自己出卖自己?”苍蝇顿时有着莫名的语气。

    “不,不可能是他自己,唯一的可能就是,吊死鬼口风不严,把这件是事情给泄漏出去了。”白狼回道。

    刘瑶再这个时候又接着白狼说:“这种事情可能性很大,吊死鬼你们也不是不知道好色如命,指不定就昏头昏脑的跟某个女鬼说了这件事情,而那1个女鬼就有可能是鬼王派来的奸细。”

    听到刘瑶这么一说,众鬼纷纷点头赞同,很显然众鬼也都知道吊死鬼的毛病,觉得这件事情有很大的可能。

    “草塔老目,吊死鬼这个狗日的害了自己不说,还要连累老子。”苍蝇的脾气最为火爆,顿时就骂了起来。

    而此时吊死鬼正躺在地上接受饿鬼王的揉拧。

    “这种可能性最大。我早就跟他说过要戒掉这个毛病,他不听,现在果然有了恶果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应该让他当鬼王,那时候我就找你们联手干掉吊死鬼,你们不同意,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苍蝇当初是最不服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