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不可能的事

    手持着恶魔之牙的魔切,打算着慢慢的耗死苏牧。

    因为刚刚经过那一次刺杀之后,他算是有些了解苏牧的反应了。

    包括苏牧手中的幕刃,他都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

    如果说硬碰硬双方很可能会是两败俱伤的下场。

    毕竟两把都是史诗级的装备,如果说硬碰硬的话,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下场。

    而现在魔切早就认定了,苏牧手中的默认就是他的装备。

    所以他不会把自己的装备弄坏,如果说弄坏了,他岂不是要心疼死。

    而且这很可能把他的恶魔之牙给弄坏,要知道恶魔之牙,可是组织花费了大力气弄出来的。

    如果弄坏了,他也没有办法交代,更会要心疼的无法自拔。

    所以他打算使用钝刀子割肉的办法,慢慢的把苏牧给磨死。

    正所谓温水煮青蛙,慢慢的耗死对方,绝对比快刀子杀人来的更爽一些。

    带着如此想法的魔切,直接隐身于黑暗当中。

    苏牧对于眼前的景象,倒是没有任何的惊慌,反而更加的开心。

    对方看起来偷袭得非常成功,而且悄无声息。

    但是在苏牧看来,却是有着极大的缺陷。

    这个缺陷并不是来源于他技能的本身,而是源于魔切本身。

    这个缺陷其实在普通人很难发现,但是落在了苏牧的身上,却是有一些些的不同。

    现在苏牧虽然是有着人类的身体,但是身为怪兽的本能还没有放弃。

    他身为怪兽,最为重要的就是感官的出发,因为作为一名鱼类来说,狩猎全部都来源于感官,如果说感官不好的话也无法狩猎。

    作为一名领主级的怪物,他的感官绝对要超乎其他的怪物。

    不得不承认,魔切不论是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他遇到的最强的刺客,没有之一。

    身法,技能,兵器装备等等等等,绝对是刺客当中的顶尖。

    而且他的身法如同鬼魅一般的飘逸,如果不是他的眼神够好的话,恐怕根本无法捕捉到对方的踪迹。

    而魔切的缺点就在于它的步伐,虽然还经营他的身法,虽然很飘逸。

    但是在发力的那一瞬间,为了能够得到足够大的爆发力,他的后脚跟总是会有着超乎常人的动作。

    那狠狠的一击,在于腿部的发力,强大的发力会让它有着难以想象的动静。

    这种动静即便是他想隐藏也隐藏不了,所以只要是能够抓住,这一瞬间,就可以判断出对方是从哪里是从什么地方来进行进攻的。

    只要是能够判断出对方从哪里进攻,那么想要挡下他的防御,就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可以看得出来对方的那一把匕首非常的锋锐,很可能是史诗级的装备。

    也就是说和幕刃是相同级别的装备,这还是苏牧第1次遇到自己以外的玩家拿到史诗级的装备。

    这对于他来说也是一场考验自身的战斗。

    毕竟以前的战斗都是因为装备不对等而造成碾压的局面,根本没有什么太多的战斗所言。

    今天好不容易遇见一个和他装备相等的玩家,而且还是一名刺客玩家,这对于他来说绝对是一场非常大的考验。

    只不过越是考验他越是兴奋,只要是有机会,他一定要把对方的那一把匕首夺来。

    虽然他的职业用不到匕首,但是很显然这把匕首非常适合晒干,如果晒干能够拥有这把匕首的话,他们团队的实力也因此会水涨船高。

    对于一个团队来说,刺客的实力决定着团队的上限。

    如果有一个好的刺客的话,那么他们团队就可以更加的游刃有余在各种比赛当中。

    此刻就好比是斥候或者说是前锋,拥有一个好的前锋对于团队来说是十分重要的。

    想到这里,苏牧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他已经可以想象到晒干看到这把匕首时,会有什么样的表情。

    众人以及王校长羡慕的表情,他也能想象的出来。

    不过对于众人来说,这都不算什么,只要是难过,把实力提升上来,绝对可以接受的。

    将手中的幕刃倒提,神色警惕的苏牧仿佛是放弃了抵抗,直接露出了全身的弱点。

    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无论是从什么方面来说,都可以随意的进攻。

    而且他绝对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只要是。随便的一句就可以把他杀死。

    隐藏在暗处的魔切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稍微弄了一下。

    他岂会看不出来,这是苏牧故意的,露出全身的破绽,让他去攻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苏牧会如此故意让他去攻击,但是他也不是什么善茬。

    既然对方已经敞开了门让自己去攻击,那自己就顺他的心思去攻击他。

    魔切对于自己的身法来说有着极为大的自信,只要是不会瞬间秒杀他,他就能够从容的撤退。

    如果说有什么陷阱的话, 它也不害怕,这毕竟不是什么魔法师,而只是一个小小的弓箭手还是拿着剑的弓箭手。

    ァ新ヤ~⑧~1~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任他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办法把他打败。

    想到这里,魔切便冲了上去。他的速度极快,几乎看不到他的背影。

    还是如同刚刚那样,从背后发动进攻,照明弹依旧无法,让魔切显行。

    看准了机会就要不择手段的冲了上去。

    只是他没有想到站在原地的苏牧我冷笑了一声。

    在他开始发力的那一瞬间,脚步不由的重了起来。

    就是这根本没法察觉的脚步声,便被苏牧所察觉。

    只要是在他还没有看到之前动手魔切就会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想到这里没有任何的犹豫,苏牧手中的幕刃忽然散发出令人胆寒的锋锐剑气。

    在魔切还没有发动进攻之前,它已经率先的发动了进攻。

    正在疾驰而来的魔切突然露出惊骇的面容,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苏牧,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能看穿自己的攻击。

    对于自己的隐身它有着100%的把握,可是他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能够看看他的攻击,并且迅速的找到它的位置。

    这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

    ()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