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章:再会天主(七千七百)

    “助教路途劳累了!”

    西装男远远就和梓目打起了招呼,声音粗狂有力,听着比上次见面时舒服很多。

    梓目和玛利亚慢慢走近。

    “龚志在次等候助教以有十天了。”

    西装男自报了姓名。“龚志”,呵,好威风的名字。

    龚寓龙兽,龚志乃龙志也。

    梓目瞟了一眼前方的大教堂,五层的大教堂巍峨雄立,造型像极了一座大型的石制城堡,在城堡的中心位置,有一只偌大的圆钟在不断运动着。

    “天主可在?”

    梓目冷淡地问道,他从头到尾都对这龚志没有好感,因为这个人从骨子里就透着一股阴冷的气息。

    “在!”

    龚志瞥了一眼梓目身边的玛利亚,随后向梓目行了个半腰礼。

    梓目左手一挥:“带路吧!”

    ……

    大教堂内部装饰奇异,雕龙盘圆柱,石凤浮壁生,一大群鲜活的雀鸟在教堂的大殿里起舞飞扬,偶尔停在地面上歇息两下,便有专门的祝福教徒拿着篓子在那分撒着小米。

    教堂的大殿很有自然的气息,看不见什么金银饰品,只是盆栽多了些。整个教堂的殿顶没有一只吊灯,照明的用具都是用的蜡烛,空气中更“闻不到”一丝现代科技的味道。

    此刻这大殿里有着不少的祝福教徒在忙着,这些人一部分干着照料小鸟的差事,一部分站着岗,一部分则负责接待慕名来的客人。

    梓目在进殿后远远就看见了那个女天主,她的造型很好辨认,因为很少有女人喜欢把自己剃成光头,还把眉毛也刮的干干净净,真是个怪人。

    此刻女天主正在大殿深处和几名系着短披风的祝福师闲聊着,看那脸部表情,倒也不像是原先那个精明冷酷的天主教天主,反而像是几个在互相吹嘘的酒友,少了原先的气魄,但又多了一分亲和力。

    梓目被龚志领着慢慢走近,这一时梓目忽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毕竟现在附近这么多外人,如果当众喊一声“天主”,会不会坏了这女天主的事情呢?

    “天主。”

    最先说话的居然是龚志,他似乎并不怎么顾忌附近还有几名祝福师,声音颇带敬意。

    “天主。”梓目看到龚志出了声,也紧着前人,喊出了“天主”二字。

    ……

    几名祝福师停顿了一下,又看了看梓目一行人,接着和女天主行了一个双手贴胸的礼,最后都散了去。

    天主侧着身子看了梓目一行,她还是穿着一身黑袍,料子很是单薄,但其似乎并不惧怕这严冬的寒意。

    “来了?”

    天主低沉地说了一句,脸部的表情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一丝丝雄主气魄再次汇聚。

    “路上耽搁了几日,还望天主恕罪。”

    梓目小心地做了一个食指相贴的手势。

    天主也没有说话,只是领头走向了大殿后的一排房间,而龚志则是向梓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大殿后有好几排房间,这些都是给需要留宿的信徒准备的。这些房间的门都属于横拉的那种,质地大多都是山里的老木,只是涂了些红漆,每个房间的窗户也仅是贴了一张油纸,如果站在窗外,还能隐约看见房内的人影。

    天主在第三个房间外停下了脚步,拉来了门,率先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四壁皆空,只是地上扑了一张很大的草席,草席中间有一张矮桌,矮桌上有一只香炉正在冒着淡淡的白烟,

    似乎是兰花的味道。

    此刻天主就着矮桌旁,席地而坐,又看了看龚志一眼,后者会意,轻轻地把门拉上。

    “梓目啊,你来的太早了。”

    天主看着梓目,眼神炯利,但却丝毫没有向一旁的玛利亚投去哪怕一个眼神,仿佛并没有发现玛利亚一样。

    “天主不是早就有意让属下来一趟祝福城么?”

    梓目斜着眼睛看了看旁边的龚志。其实梓目这句话回的很放肆,可梓目却觉得还不够放肆。

    天主拨弄了一下香炉的盖子,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本主也没想到你用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把荒地闯荡完了。

    说说吧,在荒地遇见了哪些趣事。”

    “这……”

    梓目犹豫了一下。

    “属下没遇见什么趣事,但却遇见了一件对于我教会来说的喜事。”

    梓目这句话说的很自然,但心脏的跳动却不自主地开始加快了起来。

    天主瞅了瞅梓目那低着头的样子,沉思了一秒。

    “走近一些,席地而坐,本主要看看你的瞳。”

    天主右手挥了挥。

    梓目几步走进,就着矮桌的位置坐下,正对着女天主的方向。

    “好漂亮的瞳!”

    天主淡淡一笑,说道:“把你的喜事说与本主听听,在这祝福城久了,本主也腻味了。”

    “天主可知那阿辛莎里出了蛀虫?”梓目。

    此刻天主才把眼神注视到了玛利亚身上,不过也只是一秒钟的功夫,又盯上了梓目的眼睛,说道:“你说你的,本主只管听。”

    梓目:“阿辛莎内发生了政变,但确是不服人心的政变,阿辛莎底下最大的势力‘红色反击团’并不服气。

    梓目巧遇了这红色反击团的领军人玛利亚,和她商谈了一番,最终为我天主教博得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啊!”

    梓目说完用手指了指站在一边神情自若的玛利亚。

    “哦——?”

    天主忽然将左手伸向了梓目的脸颊,轻轻地抚摸了两下,说道:“什么好机会?”

    梓目感觉着天主左手的动作全身一颤,不过还是笑着说道:

    “红色反击团想借我们天主教会的威信,给阿辛莎的叛军施压,重新夺回阿辛莎。

    如果天主同意,那红色反击团便愿意以猎人协会为中间人,和我天主教签一份永不互犯的协议。

    介时,我天主教各地分部将可以大松一口气,每年的损失和各项开支也可以减去一大部分,其潜在利益巨大啊。”

    梓目说完之后不自觉地用手背敲了敲桌面,确实,这是个怎么做都不亏的生意。

    ……

    天主听完梓目说的话后,沉思了几秒,接着又上下打量了一番玛利亚,最后将那只香炉的盖子掀了开,深沉地说道:

    “杀了这个人,红色反击团不就一拍而散了么。

    又何必弄的这么麻烦!!”

    “啪!”

    香炉的盖子被天主重重地拍在桌面上。

    天主声音刚落,龚志眼中锋芒一闪,左右双手皆变成了一根顶端尖锐的长藤,划着空气,扭动着藤身,向玛利亚袭去!

    而玛利亚呢,她不仅没有抵挡,反而“利用”了一个“巧妙”的步伐,用身体向根刺的刺尖撞去!

    两根本来瞄准玛利亚心脏的刺尖被插在玛利亚的左右肩膀上,双肩鲜血直流。

    此刻这种情况就连梓目都有点急眼了,他一下跳了起来,却忽然被一只手拉住了。

    是那个光头女人!

    “好睿智的女人,不愧是不死身女战士!”

    天主拍了拍手,沉笑了两声,接着站起身来,朝着龚志投去了一个眼神,后者会意,立马把长藤缩了回去,接着变回了原先的一对臂膀。

    “红色反击团有这样的头领,哪怕把你杀了,可能也破不了他们的心啊。”

    天主几步走到玛利亚身边嘴角一笑。在这个房间里除了玛利亚还有三个人,但刚才那一幕隐藏的东西,真正看出来的只有女天主一个人。

    刚才玛利亚有逃跑,或者拔出武器反击两种方式,但玛利亚却选择了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自残形方式。

    不过!

    最重要的却不是玛利亚的方式。

    而是玛利亚之前的一个步伐,那个步伐巧妙地避免了藤刺对自己身体要害部位的攻击,又很好地给了天主一记敲打。

    其中意思不言而喻,无非是“你若杀我,那我红色反击团以后便与你血战到底了”。

    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敲诈!

    就好像一个快死的人拿着炸药包朝着你冲过来一样,就算你身上穿着非常好的防御装备,那也要被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