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九章 入队测验

    我们再次变化成犬和鱼兽人,从没有人的地方浮上地面,朝广场前进。

    一走近广场,人山人海的兽人映入眼帘。每个兽人都一脸亢奋地高举拳头,大吼大叫。

    我们穿过兽人群,往中心前进,这才逐渐看清全貌。原来他们是围著一个在土地上打入四根木桩,再绑上绳子圈出来的空间。看来测验是在这里举行。四周的兽人中有很多是来看热闹的。入队测验简直跟擂台上的格斗赛没两样。

    在其中一根木桩旁,有个乌鸦头的兽人大喊:

    「嘎嘎嘎!来啊来啊,今天有谁要来挑战?」

    圣哉朝乌鸦兽人举手。

    「我跟这只鱼要参加。」

    「好,知道了!那就赶快开始入队测验吧!」

    这时对面有个身材高大的虎兽人现身,慢条斯理地走向位在我跟圣哉的对角线上的木桩。难道他就是对战的对手吗?

    但情况却有点奇怪。那个虎兽人拉著锁炼,锁炼另一头系著某个盖著麻袋的生物。对方的脸被麻袋盖住看不见,脚上还挂著铁球。

    虎兽人将那个像罪犯的生物推进擂台,拿掉麻袋。

    ──咦咦,怎么这样!

    我震惊不已。那竟然是「人类」,年纪大概在三十五到四十五之间。虽然身材高大壮硕,模样像精悍的战士,但他眼眶凹陷,肤色蜡黄,满头卷发任其乱长毫无整理。在他的褴褛衣物下,隐约可见满是补丁的手脚。而从他身上飘出的是……

    ──尸臭?

    「……是不死者吗?」

    我身旁的圣哉喃喃自语,乌鸦兽人则发出「嘎嘎嘎」的笑声。

    「他在变成这样前,好像是塔玛因赫赫有名的将军。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不会死的玩物』了。」

    ──太……太过分了!居然把塔玛因的将军变成不死者……!

    「人类不是食物,就是玩物。」

    乌鸦又愉快地笑了,还推圣哉的背。

    「去吧,快打倒那家伙!这样就能通过测验,进入兽皇队!」

    周围的兽人一听到乌鸦的话,情绪同时沸腾起来。每个兽人都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变成犬兽人的圣哉上擂台。

    不过圣哉却摇摇头。

    「别误会了。我有说『要参加』,但没说『现在马上受测』。我要先观摩一下。」

    「是……是吗?那一开始要从那个鱼人先上吗?」

    「不,那家伙也要先观摩。我们等下再打。」

    ……观众发出稀稀落落的嘘声,但圣哉丝毫不以为意,只是在木桩附近一屁股坐下,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态度。我也畏畏缩缩地坐到他身旁。

    这时有新的挑战者来申请受试。那个貌似沟鼠的灰褐色兽人跟圣哉不同,毫不迟疑地穿过绳子,气势十足地进入擂台。

    我试著透视沟鼠兽人的能力值,没想到攻击力和防御力都超过五万。在贾尔巴诺镇上看到的兽人大多三万左右,相较之下这兽人的能力值算高了。

    「那么,入队测验开始!」

    乌鸦兽人一喊出这句话……

    「叽叽叽叽!」

    沟鼠兽人便同时露出獠牙,一脸从容地攻向不死者,咬住对方喉咙。不死者的脖子被咬断超过一半,喷出混浊的黑血。

    正以为要分出胜负时……

    「……逮到你了。」

    即使身受会让生物必死无疑的致命伤,不死者却低声这么说。而他的右手不知何时已将沟鼠兽人的脸整个抓住。

    剎那间,突然「啪喳」一声──响起彷佛将果实连果皮一起捏烂的声音。只见沟鼠兽人脸部遭到破坏,当场倒地不起。

    ──好……好强!那个不死者……强得要命啊!

    曾是前将军的不死者仰望天空,喃喃开口:

    「为了塔玛因王国……也为了那位陛下……我要尽可能多杀一点兽人……!」

    虽然是死人,那双眼眸仍充满决心。我对伫立在擂台上的不死者发动透视能力。

    将军姜德 状态:不死者

    LV:59

    HP:172234 MP:0

    攻击力:119874 防御力:98111 速度:282 魔力:0 成长度:698

    耐受性:毒、暗

    特殊技能:腐败体再生(LV:3)

    特技:死绞杀(Death Squeeze)

    性格:朴实正直

    ……这……这是什么能力值啊!难怪赢不了!

    乌鸦似乎看穿我的恐惧,在一旁说:

    「虽说是玩物,但也别小看他。兽皇队是精锐中的精锐,测验当然不可能简单。没通过测试──就是死路一条。」

    我看向擂台,发现不死者被鼠兽人咬伤的颈部已修复完毕。那是能力高的不死者被赋予的特殊技能「腐败体再生」。即使在战斗中无法及时修复,只要像这样花点时间,肉体还是可以慢慢复原。

    乌鸦凑近圣哉的脸看。

    「怎样?害怕了吗?」

    「不,我要受测的决定没有改变。」

    「嘎嘎嘎!真有毅力!好啦,上去吧!」

    乌鸦把绳子拉起来,好方便圣哉钻过去,圣哉却一动也不动。

    「……喂,你在干嘛?你要打吧?」

    「不,我要再观摩一下。」

    「又……又要观摩吗!听刚才的对话,还以为你这次应该会上呢……!」

    「那是你擅自会错意吧。我还不打算上去。」

    我……我也以为他要上了……!不……不过这样也好!这时再多观摩一下才是上策!

    圣哉跟我又继续观摩。第二个挑战者是蛇兽人,脖子能自由伸缩。虽然他用脖子缠住不死者将军,企图勒死他,最后仍旧跟鼠兽人一样被抓住头部,捏个稀烂。

    乌鸦兽人说:

    「不死者的动作本来就迟钝,这家伙又被脚上的铁球所限,速度几乎是零。但即使如此,一旦被他抓住,还是会像那样被捏烂。如何针对这一点进行攻略,就是这场测验的关键。」

    「嗯,的确是。」

    乌鸦兽人接著拉起绳子,想让圣哉上擂台,圣哉却又摇头。

    「我要再观摩一下。」

    「!你到底要观望多久啊!你真的有意愿要打吗!」

    乌鸦忍不住扯嗓大喊,圣哉却照样不动如山。

    就……就算对方再怎么强,凭圣哉的能力值要赢应该没问题才对……!这个勇者还是一样没变……!

    ……等第三个羊头兽人被将军扯断头后,圣哉才有了动作。

    「好,差不多该上了。」

    「真……真的吗?你终于要打了吗?我都差点以为你只是在耍我呢……」

    扮成犬兽人的圣哉终于准备就绪,踏入不死者将军待命的擂台。

    「很好!那么测验开始!」

    乌鸦兽人一喊,圣哉立刻拉近距离,高举右手,用爪子攻击不死者。当爪子划过的瞬间,不死者的胸口马上皮开肉绽。这伤害其实是由变化过的白金之剑造成的。

    对上动作迟缓的不死者,就算再攻击个两三次也成,但圣哉只给了一击就迅速拉开距离。本来想抓他的不死者被摆了一道,身体失去平衡。

    在这之后,圣哉也是靠近对方打个一下又马上离开……不断重复相同的模式。眼见身上的割伤逐渐增加,消耗越来越大,不死者似乎急了。

    「你……你这只狗畜生……!」

    将军语带不甘地说。圣哉用鼻子哼了一声。

    「对付你这种敌人,用攻击后马上拉开距离的『打带跑』战术最有效。」

    「唔!竟敢瞧不起我……!」

    将军努力想抓住圣哉,但这就像婴儿对上大人,根本不成对手。

    「没用的,你的动作我完全看透了。」

    圣哉自信满满地这么低语,但我倒不怎么惊讶。

    ──那也是当然的。毕竟观摩了那么久嘛……

    不久后,被削减大量体力的不死者终于膝盖著地。确定他无法再战后,圣哉缓缓靠近他。

    「你刚才说『为了塔玛因王国』,对吧?像你这样的不死者,就算打倒几个兽人,也终究改变不了现状。」

    接著圣哉竟然……

    「呸!」

    对将军吐口水!

    「可……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将军虽然暴跳如雷,身体却完全不听使唤。即使有再生技能,要恢复也得花一段时间。

    圣哉踢了将军一脚,用冰冷的眼神俯瞰他,撂下狠话。

    「你这个死不成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