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十一章 焦虑与烦躁

    鼹鼠生活第四天。

    虽然地下生活悲惨至极,狩猎兽人却超乎预期地顺利。如果我算得没错,打倒的兽人总数已超过两百五十个。

    圣哉不只土魔法,连身为愉快的吹笛手的熟练度也上升。学会技能「精密吹笛」后,他成功强化压缩空土炮射出时的消音效果,射程距离也变长,让吹箭形同附消音器的狙击枪。他无声无息地扫荡兽人的行动,简直媲美一流的杀手。

    就在这时,圣哉提出新的计画。

    「差不多该执行此行的最终目的──也就是侦查布诺盖欧斯了。」

    ……虽然狩猎很顺利,却还没达到他订下的三百个目标。以圣哉的谨慎程度来看,这时去侦查布诺盖欧斯似乎仓促了点。

    「难道是咒缚之球吗?你是打算──去布诺盖欧斯的住处寻找那颗球吗?」

    只要破坏布诺盖欧斯所持有的咒缚之球,就能回神界继续修练。我想圣哉应该是为了这个,才不惜冒险去侦查布诺盖欧斯。

    但圣哉只用鼻子「哼」了一声,直接大步向前走,顺便移动地下洞穴。

    「等……等我一下啦!」

    「总之我就是要去。快跟上来。」

    圣哉没多作解释,一昧地快步前进。我望著他的背影,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难道圣哉……也跟我一样受够了这个地下生活,所以想尽早打倒布诺盖欧斯……?

    出于焦虑和不安的行动,往往不会带来好结果。但即使如此,我还是在心中暗自摇头。

    不行……我要相信圣哉!他已经不再冲动,会这么做一定有他的用意!

    再说,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早点摆脱这个鼹鼠生活,所以也没理由反对他去侦查布诺盖欧斯。

    我们离开之前作为猎场的废屋四周,前往奴隶市场。在地底细听兽人的对话并分析内容后,得知布诺盖欧斯的宅邸就在市场附近。他似乎是直接霸占贵族的豪宅来当住处。

    来到奴隶市场后,圣哉藉由透明天花板,从地下寻找可能是那栋宅邸的房子。不久后,我们找到这镇上最大的房子。即使外观朽坏,根据从兽人口中窃听到的描述,应该是这里没错。

    圣哉毫不犹豫地朝宅邸前进。

    「没……没问题吗?反正在地下,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既然是圣哉,对安全应该很重视,不过万一被布诺盖欧斯发现就完蛋了。毕竟布诺盖欧斯的能力值跟其他兽人根本没得比。

    但圣哉倒是很有自信。

    「不用担心,移动式洞窟也进化了,不但内部的隔音效果变好,现在还能沉到地下三公尺再移动。」

    「啊,所以透过透明天花板能看到的景色也比以前远喽。」

    「嗯,万一遇上紧急情况,要潜到地下十公尺也成。只要下潜到那种深度,一般的攻击就打不到了。」

    了解状况后,我跟著圣哉走,一路来到宅邸的地板下。即使透明天花板是透明的,从洞穴的天花板也只看到一片黑暗的地板。但如果侧耳倾听,就能听到走过地板时的嘎叽嘎叽声,以及……

    「可恶啊啊啊啊!竟敢暗中偷袭我的部下!那个没胆的勇者啊啊啊啊!」

    布诺盖欧斯的怒吼声。

    圣哉一屁股坐在洞穴的地上,看似准备窃听布诺盖欧斯的一举一动。

    布诺盖欧斯是能力值与盖亚布兰德的战帝媲美的强敌。如果正面迎战,目前的圣哉根本毫无胜算,所以他才甘冒置身于布诺盖欧斯的住处正下方的危险,也想找出任何可乘之机。

    我也保持安静专心聆听。这时布诺盖欧斯吃惊地大喊:

    「这……这不是葛兰多雷翁大人吗!」

    ──!他说葛兰多雷翁吗!

    葛兰多雷翁是地位高过布诺盖欧斯,统治这个拉多拉尔大陆的魔物。听到这魔物的名字,我不禁一阵心慌,不过房内感觉上只有布诺盖欧斯在,还一直重复「嗯嗯,是的,嗯嗯……」之类的自言自语,似乎是透过水晶球进行远距离通话。至于那个可能是葛兰多雷翁的声音则非常模糊,完全听不清楚。

    「是啊,都怪那个勇者,让不少兽人被干掉……咦?您问我被干掉几个~?呃,那个嘛,那个,就是很多……好……我下次一定会报告正确的数字……」

    对方似乎问到被打倒的兽人数量,让布诺盖欧斯有些困恼,不过他接著又语带雀跃地说:

    「……喔喔!您要派那个家伙来吗~!是喔是喔~!这样一来勇者就不足为惧了~!喔喔,还有吗……!噗嘿嘿嘿嘿!这真是帮了我大忙啊~!」

    我对圣哉小声说:

    「总觉得他的话好让人在意啊……」

    「吵死了,现在别跟我说话。」

    「抱……抱歉……」

    圣哉应该是在全神贯注地收集布诺盖欧斯的情报吧。就在我连忙闭口时……

    「……噗。」

    身旁响起了猪叫声。我身旁当然只有圣哉。当我以为是自己听错时……

    「噗,噗噗。」

    果然是圣哉。圣哉用一如往常的凛然神情,发出类似猪叫的声音。

    「噗噗,噗,噗噗,噗,噗,噗。」

    ──呃,等一下,这是在干嘛?这个人为什么突然叫起来?

    会不会是「状态」又变异常……我于是发动透视能力,但圣哉也发动伪装技能,让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能力值。

    ──好……好不容易才从「冲动」恢复为「谨慎」,结果现在又变成「猪」了……?严酷的地下生活果然对精神造成影响……!

    虽然我也很郁闷,但现在不是在意自己的时候了。比起这个,圣哉遭到侵蚀的精神更让我担心。

    鼹鼠生活到了第五天。

    我们早早结束狩猎,回到布诺盖欧斯的宅邸下方继续偷听。

    「吶,圣哉,目前情况怎样?有掌握到布诺盖欧斯的弱点吗?」

    我对圣哉耳语,圣哉却保持沉默。或许他是为了找不到攻略布诺盖欧斯的线索而焦虑。

    我把死亡蚯蚓切成一半递给圣哉。

    「太钻牛角尖不好喔。要不要吃死亡蚯蚓?吃习惯了其实也挺好吃的。」

    「不要。」

    「这样啊……」

    当我寂寞地独自啃著蚯蚓时……

    「噗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圣哉突然发出猪一般下流的笑声!

    「!怎……怎……怎……怎么了!干嘛突然发出奇怪的笑声!」

    「没什么。」

    不……不行!这下子真的不妙!他的精神已经严重异常了!

    「要不要趁兽人不注意,先从废屋暂时回希望之灯火呢?」──我向他提出这个建议,却马上遭到否决。我担心如果在这种精神状态下激怒他,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最后只好放弃追问……

    鼹鼠生活到了第六天。

    今天圣哉也一如往常,继续在宅邸下窃听布诺盖欧斯的动向。

    这次除了布诺盖欧斯外,还多了新的脚步声,看来是有别的兽人登门拜访。布诺盖欧斯的语调难掩喜悦。

    「喔喔!你终于来啦~!」

    「叽叽!我可是遵照葛兰多雷翁大人的吩咐,不辞千里远道飞来的!」

    「那就快用你的力量去找勇者吧~!」

    「不不,说不定他意外地就在附近呢!」

    在那一瞬间……

    「叽────!」

    我这对听力范围比人类更广的耳朵,听到了某个细微的高音。圣哉似乎也有听到。

    「他说他是飞来的。难道是蝙蝠型的兽人吗?虽然还不清楚对方的底细,至少知他有发出超音波。说不定他已经掌握到移动式洞窟的位置了。」

    「咦咦!我们不是在土里吗!」

    「超音波的回声定位在水里、土里都有效。」

    「这……这下糟了!我们快下潜到更深的地方吧!」

    「不行。凭布诺盖欧斯的臂力,就算我们下潜到移动式洞窟的极限十公尺,他的攻击照样打得到,会有直接被活埋的危险。」

    「!你之前不是说『不用担心』吗!」

    「那完全是以『一般兽人的攻击』为前提。总之快走吧,再拖下去对方会先发制人。」

    圣哉立刻解除移动式洞窟,让我们从地下升上来。

    当我们来到宅邸的地板和地面间的狭窄缝隙,弯著身子想穿过地板下方时,头上的地板忽然发出声音,破碎四散!

    「叽叽叽!你看,果然在吧!」

    从碎裂的地板缺口探头进来的,是咧嘴狞笑的蝙蝠兽人。

    我正因为「被发现了!」而感到绝望时,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