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九章 我也是

    我们一走出门,周围是片分不清上下的黑暗空间。同时,我感觉到令人发毛的气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一带已启动连锁魂破坏阵了。

    「这、这是什么地方?」

    「我们不是来到魔王城了吗?」

    艾鲁鲁和马修叫嚷著。我的确把门开在魔王城内的最终决战地,这恐怕是魔王的魔力。他把战场变成对自己有利的黑暗领域。

    这里是化为异空间的魔王之间。在黑暗的彼端,有灵气在微微发光,彷佛是人类最后一丝希望化为实体一样。我看到后,低喃开口:

    「圣哉……!」

    在距离我们大约数十公尺的前方,勇者正在跟魔王对峙。难度S的盖亚布兰德魔王以人型登场,身穿盔甲,一脸从容地看著圣哉。双方似乎都没有损耗,看来战斗还没开始。

    赶上了……但我才放心没多久,圣哉把左手叠上右手,对准魔王。这个动作让我瞬间僵住。

    ──那、那是瓦尔丘雷大人的最终破坏术式!施展后过了三十秒,会有灵魂遭到破坏的代价等著圣哉!

    「等一下!住手啊,圣哉!」

    我大叫的同时冲过去,但圣哉没听到我的呼喊。他只是用锐利如箭的眼神看著敌人,然后……

    「最终破坏术式……『天狱门』……!」

    他正气凛然的声音响遍黑暗空间。剎那间,一座巨大的门伴随著白色瘴气,出现在圣哉的头顶上方。同时,一直跟圣哉对峙到刚才的魔王也消失无踪。

    当黑色的门冒出瘴气打开时,魔王已身陷天狱门内了。门楣上的石膏女神满脸鲜血,高声大笑。

    「叽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这个来自破坏女神,无法回避的终极神技让魔王露出惊愕的表情。

    「什么……!这空间明明有布下反魔法领域(Anti-Magic Field)……!」

    「破坏术式不是魔法,所以不管在什么状况下都能发动。」

    「破坏……术式……?」

    魔王扭动身体,试图从门里爬出来,但装在黑门内侧的无数利针刺穿他的盔甲,刺进体内。魔王看到自己的手臂流下黑色血液,脸色大变。

    「除了圣剑伊古札席翁以外,竟然有东西能伤到我的身体?怎么会有这种物质……不,怎么会有这种招式……!」

    原本是人型的魔王随即产生变化,双眼染红,嘴巴撕裂并露出獠牙,换上恶魔的外表。同时将膨胀变粗的红黑色双手按在门上,企图把缓缓阖上的门推开。即使如此,天狱门的力量超越魔王,就像死神塔纳托斯无法抵抗门关上的力量,门缓缓关上。不过,魔王的身体又发生变化。他撑破身上的盔甲,从两侧长出强壮的新臂膀。变成跟伊雷札一样有六臂后,魔王不顾双臂鲜血淋漓,打算扳开门扉。

    然后……映入我眼帘的景象,让我好希望这是场梦!天狱门的门扉竟然输给了魔王的蛮力,慢慢地打开了!

    艾鲁鲁和马修发出颤抖的声音。

    「骗、骗人的吧……!」

    「他要爬出来了!」

    难以置信的光景让我的身体也颤抖起来。

    ──怎、怎么这样……!圣哉赌上性命使出的破坏术式……!

    魔王一半的身体爬出门外,张开血盆大口狞笑。

    「人类……别太小看我啊……!」

    不过下一秒,魔王的表情僵住!在他的视线前方是飘浮在空中的勇者!圣哉早就用「飞翔」技能来到浮在半空中的天狱门前,拿剑等著魔王了!

    「难度S的盖亚布兰德的魔王,我从没小看过你。我早就想过你一定会这么做了。」

    圣哉把包裹著火焰的金刚斩剑用力往后一拉……

    「凤凰贯通击……!」

    那记将战帝的胸口连黄金盔甲一起贯穿的突刺,刺向魔王的胸口!但金属碰撞声同时响起!果然非得是伊古札席翁才能伤到魔王的身体!即使如此,圣哉还是想凭著蛮力把魔王再推回门里!

    「你的剑没用!不要以为耍怪招就能封住我!」

    魔王的怒吼如雷贯耳!他的身体更爬出来一些,并用六臂中的一只手痛殴圣哉的腹部!压倒性的速度和力量让圣哉防御不了,飞了出去!

    「呜……!」

    圣哉勉强站稳,重整态势,口中却猛地吐出血来。

    「师父!」

    「圣哉!」

    两人放声大喊,但圣哉用手臂擦去嘴边的血,马上再度使出飞翔。比起治疗身上的伤,把魔王封进门内更重要。圣哉拿著剑的关节发出吱嗄声,响彻四周。

    「真•连击剑……!」

    勇者使出雅黛涅拉大人的绝招,但魔王发出嘲笑。

    「蠢蛋!我都说你的攻击没用了!」

    圣哉施展连击剑,斩击开始如骤雨般狂泄而下,魔王却毫不防御,使尽全力要爬出门外……但是!剑一碰到魔王,魔王的上半身随著皮开肉绽的声音,出现无数道割伤!

    「不是伊古札席翁的剑……!竟然砍伤了……我的身体……!」

    魔王面对这费解的现象,扭曲了表情!我也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为、为什么?用凤凰贯通击时,明明还完全伤不了魔王啊!

    圣哉用一只手施展连击剑,同时将另一只手握著的东西丢向魔王。

    「咚」的一声轻响,那个物体往下坠落,掉在黑暗空间中。

    「刚才那是什么……?」

    魔王愣了一下,圣哉则哼了一声。

    「是莉丝妲毛娃娃。」!咦咦咦咦咦!那是用我头发做的丢脸娃娃!他、他竟然用了?在这种紧要关头?都没有紧张感了啦!不、不过,原来如此!用凤凰贯通击的目的不是把魔王推回门内,而是把金刚斩剑插入门内,跟能破坏有形或无形的一切的「破坏之针」进行合成!也就是说……!

    魔王看到勇者的剑跟天狱门一样冒出白色瘴气,倒抽一口气。

    「这是不存在于这世上的冥界之剑──『冥王断罪剑(Valhalla Blade)』。」

    圣哉将冥王断罪剑往后用力一拉!一股类似气魄的光之灵气从勇者身上出现,扩散到整个黑暗空间!

    「回归根源吧……!『冥王贯通击(Valhalla Thrust)』……!」

    当圣哉全力使出的光之突刺击中魔王的眉间时,头盖骨碎裂的吵杂声和魔王的哀嚎在黑暗空间中回荡!同时,原本要扳开门的手也失去力量!圣哉放开刺进魔王眉间的冥王断罪剑,在空中转身,使劲踹上剑柄!这股冲击力让魔王的六臂完全放开了门!

    「可、可恶……!」

    魔王发出充满恨意的怒吼……

    「叽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被天狱门门楣上的女神狂笑声盖了过去。

    之后……门一边冒著瘴气,一边发出沉重的关门声阖上。

    「太、太好了……!门关上了……!」

    马修低喃说道。

    「圣哉!」

    艾鲁鲁大喊。

    原本在飞翔的圣哉摇摇晃晃地降落至地面,像断了线的人偶般直接倒下。

    「圣哉!」

    我们朝圣哉跑过去。来到他身边时,不仅是被魔王攻击的地方,圣哉全身都像遭到割伤一样出血。施展天狱门后已过了三十秒,身体为了付出代价开始崩坏了。

    圣哉对喷溅出血液的身体毫不在意,茫然地看著我们。我抱起圣哉后,他用带著睡意的声音说:

    「莉丝妲,你竟然抄捷径来魔王之间,平常挂在嘴上的神界规定都到哪里去了?」

    「笨蛋!现在哪顾得了规定啊!你要是死在这里,就回不去原来的世界了喔!」

    「嗯,可是我打倒魔王了。」

    看到勇者一脸满足,我不禁动怒。

    「如果你真的谨慎,除了打倒魔王的方法以外,也要想办法让自己别死啊!」

    换作是平常,圣哉早就回嘴,会对我又踢又打。不过,他现在已经累到连这种事都做不到,只能沉默以对,之后……慢慢闭上眼睛。从他身上流出的血量多到足以致死,在地上形成一滩大血洼。

    「圣哉!」

    「师父!」

    两人哭著摇晃圣哉的身体,但圣哉没有反应。再过几秒,天狱门的代价肯定会把圣哉的生命吞噬殆尽。

    马修和艾鲁鲁放声大哭时。

    「怎么能……让你死啊……!」

    两人用充血红肿的眼睛仰望我。

    「不要随便给我死!你在搞什么啊!说什么傍晚就会回来,根本是骗人的!我还有很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