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康熙招降 五、孔四贞劝降孙延龄

王辅臣投降,使反满之力量,失去左翼之势;耿精忠和尚之信投降,使反满之力量失去右翼之势。除了广西桂林的孙延龄仍在与吴三桂一起反清之外,吴三桂几乎陷入了孤立地位。

而此时的孙延龄却也是有所动摇。

听说王辅臣投降,孙延龄还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而听说耿精忠和尚之信投降,他受到极大的震动。

当然,若不是其妻孔四贞劝说他,他也许不会那么急着决定投降,也不会那么快招来杀身之祸。

那日,孙延龄正在清理军务要件,其妻孙四贞却来了。孙延龄一见,暗惊。因为他知道自己妻子虽然出身于将军之家,但颇守女人之本分,从不过问政治,更不用说军务。所以,他不由自主地惊问:“这么晚了,夫人来干什么?”

孔四贞也不言语,然后择椅坐了,只叹了口气,并不说话。

孙延龄与妻子素来恩爱,见妻子如此,便知妻子心中有事,于是相问:“夫人有什么事尽管对我说,何必唉声叹气呢?我们已是老夫老妻,难道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么?”

孔四贞说:“愚妾越来越觉得心里不好受了!”

孙延龄问:“夫人为何不好受?”

孔四贞说:“愚妾自幼丧亲,被孝庄皇太后收养成人。皇室中人从不把我当外人,像对待郡主一般对待我,可是,如今你却跟着吴三桂在反清,叫我心里不好受,面子上也不好过!”

孙延龄说:“夫人勿忧!其实,家是家,国是国,家事与国事不可混为一谈。”

孔四贞说:“夫君也是得过清廷之恩惠的,难道没有一点愧疚之感么?”

孙延龄说:“本将虽得过清廷之恩惠,但反清复明是汉人之大义,岂可因小恩小惠而失大义?”

孔四贞叹口气说:“夫君受吴三桂之蒙蔽深矣!”

孙延龄问:“吴三桂何曾蒙蔽过我?”

孔四贞不答反问:“夫君真的以为吴三桂是在反清复明么?”

孙延龄问:“难道不是这样?”

孔四贞说:“只要夫君用心想想,便可知其用心所在!”

孙延龄说:“夫人说来听听!”

孔四贞说:“灭明者是吴三桂,要兴明者也是吴三桂,这是第一令人怀疑的地方。由此可见,吴三桂心中,觉得灭明与兴明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如何保存自己的实力,使自己得到利益。而所谓兴明与灭明只不过是他借以骗人的幌子而已!”

孙延龄不敢相信地看着孔四贞,他想不到她会说出如此激烈的话来。他问:“夫人何以有此说呢?”

孔四贞说:“不是愚妾这么说,而是事实上便是如此!”

孙延龄说:“夫人能否说得详尽些?”

孔四贞说:“请问夫君,吴三桂起兵之初的口号是什么?”

孙延龄说:“是反清复明啊!”

孔四贞说:“现在呢?”

孙延龄说:“逐鞑虏,复汉室。”

孔四贞说:“其中有什么不同么?”

孙延龄说:“逐鞑虏便是要将满人赶出去呀!汉室,便是指明室,复明室便是为了复明呀!这里面有何不同?”

孔四贞叹气说:“夫君受蒙蔽深矣!既然相同,为何要改?”

孙延龄说:“有何不同?”

孔四贞说:“汉室并非就是明室。所谓明室,是朱家之皇朝,而汉室是指汉人之天下,当然,姓朱的能当皇上,姓吴的也能当皇上了!这正是吴三桂为自己谋取天下打下的伏笔。”

孙延龄沉默片刻,说:“夫人言之有理!只不过此乃夫人分析所得,并非事实如此!”

孔四贞苦笑着说:“夫君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孙延龄说:“何以见得?”

孔四贞说:“吴三桂起兵之初是口称拥立朱三太子么?”

孙延龄说:“正是。”

孔四贞说:“他是以此蒙蔽天下之众!”

孙延龄问:“何以见得?”

孔四贞说:“夫君想想,如果不以拥立朱三太子起兵,而自己却称王起兵天下之众会响应么?”

孙延龄说:“确实不会有人响应!”

孔四贞说:“然而,当天下之义兵取得大清之半壁江山,反清之势极盛之时,吴三桂却突然称王,并建国封将,改变口号,其目的岂不是不言自明?”

孙延龄说:“夫人之言有些道理,却未必完全确切!”

孔四贞问:“怎么不确切呢?”

孙延龄说:“逐出鞑虏,推翻清廷是大义,是天下汉人共同之大业。所以,天下汉人应该以驱逐鞑虏,推翻清廷为己任。而至于谁来当皇帝是小事,朱家人可当,吴家人可当,甚至我孙延龄也可当,只要是汉人当皇帝便行!”

孔四贞惊奇地问:“夫君想当皇上么?”

孙延龄笑着说:“夫人不必惊慌,孙某说笑而已!”

孔四贞说:“夫君即使想当,也未必当得了!”

孙延龄问:“何以见得?”

孔四贞问:“吴三桂会让给你当?”

孙延龄便沉默不语。

孔四贞说:“夫君既然不想当皇上,那夫君何必掺杂其中呢?”

孙延龄问:“怎么叫掺杂其中?”

孔四贞说:“这是吴三桂与爱新觉罗家族在争夺天下呀!”

孙延龄说:“可吴三桂是汉人呀!”

孔四贞说:“这天下是大家的!为何只能让汉人当皇帝?再说,吴三桂会比康熙帝对你更好?”

孙延龄说:“那也未必。”

孔四贞又问:“那吴三桂当皇帝比康熙帝能给老百姓带来更多的好处?”

孙延龄沉吟不语。

孔四贞凄苦地笑道:“夫君不敢说了,让愚妻说吧!吴三桂仅仅是个藩王,就欺压百姓,横征暴敛,巧取豪夺,弄得云贵两省之民众苦不堪言。若让他当皇上,天下百姓还会有好日子过么?夫君为何要将康熙帝赶下去,却让一暴徒来当皇帝?难道仅仅是因为吴三桂是汉人,而康熙帝是满人么?如果夫君再执迷不误,只怕会成为千古罪人!”

孙延龄心里受到极大的震动!觉得夫人分析得透彻且句句在理,令他不得不认真地考虑起来。之后,他心中仍有一丝迷惑,即夫人何要劝自己归降清廷?

孔四贞见孙延龄不语,便问:“夫君难道还不明白?”

孙延龄问:“夫人为何劝我归降?”

孔四贞气愤地说:“因为我见夫君在助纣为虐啊!”

“助纣为虐”四字如天雷之声,令孙延龄心灵为之震撼。孙延龄大声说:“好!本将就依夫人之言归降清廷。”

吴三桂得知孙延龄意欲降清之消息,心中大惊,立即命令从孙吴世琮率兵袭击桂林,将孙延龄杀了。

为了给丈夫报仇,孔四贞亲自率兵与吴世琮的部队血战。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