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康熙招降 二、康熙帝放回王辅臣之子

康熙帝杀了吴应熊,京中之官无人敢再言三藩之乱是撤藩之过。而一些对撤藩之事颇有微词的大臣们也积极筹划平乱。

康熙帝见人心统一,大势已成,自然非常高兴。但他内心其实也明白三藩之乱,其势甚大,若以兵力平之,胜败之数实难预料,至少是一件长期艰巨之事。因此,他觉得须用其他之法。

于是,他将明珠、索额图、米翰思,熊赐履等人召来,一起商讨大计。

康熙帝说:“朕思平乱之事不可只是力击,还需智取,但朕尚无良策,故将众爱卿召来商量。众爱卿不必有所顾忌,尽管直言便是。”

索额图说:“皇上还记得臣昔日之言么?”

康熙帝问:“可是左翼与右翼之论?”

索额图说:“正是!”

众人连忙问何为左翼与右翼?

索额图说:“我认为三藩之势虽大,不足以为虑,所虑是左右翼之乱。王辅臣起兵,便如吴三桂之左翼,而耿精忠起兵,便如吴三桂之右翼,如今左右翼之势既成,要以兵力胜之,实在是难!臣估摸着,若想取胜,仍先从左右翼入手!”

众人齐问:“如何下手?”

索额图说:“王辅臣起兵,不同于三藩!一是三藩当时面临着要撤藩,他们因利益要受影响而起兵的。而王辅臣本是陕西的提督,撤藩之事对他并无影响,他之所以起兵是因人所迫。二是三藩之起兵是为了夺取天下,而王辅臣之起兵是为了免除灾祸。由于皇上所派钦差大臣莫洛被人所杀,他自知难逃其责,故起兵响应吴三桂。三是三藩之起兵是密谋已久之事,军中之大将早已是众志成城!若非从力量上击垮它,其他方法是难以奏效的。而王辅臣之起兵是仓促之行为,其手下虽有吴三桂之旧部,但他们的心志未必坚强,若从此处瓦解,想必容易生效!”

康熙帝连连点头,说:“爱卿之分析确实有理,只是如何才能瓦解王辅臣?”

索额图说:“示恩于王辅臣。”

康熙帝笑道:“只怕朕之皇恩,未必能动王辅臣之心!”

索额图问:“为何?”

康熙帝说:“朕本来待他不薄,他为何还要起兵反朕呢?”

索额图说:“那是因为皇上虽然示恩于他,却未示信于他。”

康熙帝问:“朕何以没示信于他?”

索额图说:“皇上让王辅臣之子在京为官,本是皇上恩泽于他,然而王辅臣却认为是皇上不信任他,才将他儿子留于京中作人质。这便是他认为皇上没示信于他之处。”

康熙帝笑道:“皇上真是难做!朕若每天都顾虑这些小事,哪里还有精力操持国家大事?”

众人笑起来,其内心却不免有些酸楚。其实,只要是官场中人,谁不琢磨自己的上司?猜他对自己有什么看法?猜他是否将自己当做心腹?猜他是否愿意提携自己等等不一而足,更何况一国之君的康熙帝呢?他是神州大地最大的官,中国所有人的生死荣辱都在他手中捏着。所以,也不能责怪官们用尽心思去琢磨皇上,看他性格如何?看他有什么嗜好?看他有哪些皇亲国戚等等。

所以官场之上,是最磨练人的地方!官员最大的本领便是琢磨人。无官不琢磨别人,无官不被别人琢磨,而皇上更是天下之官要琢磨的对象!

康熙帝见大家不语,便说:“朕觉得索额图的话有些道理,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米翰思说:“索额图之言虽然有理,而王辅臣却未必会好收拾!”

索额图说:“王辅臣会不会投降,取决于我大清的形势。像如今之形势,吴三桂势如中天,王辅臣自然不会心有所动,但如果形势发生变化,主客之势改变,臣认为王辅臣必会最先动摇。”

众人均认为索额图之言有理。

康熙帝问:“既然如此,朕以何法笼络王辅臣呢?”

熊赐履说:“奴才倒有一计,不知行不行?”

康熙帝笑道:“说来听听。”

熊赐履说:“如今之朝野,对皇上诛杀吴应熊大加赞叹,而对皇上不杀王继贞且不闻不问颇有微词。其意大概是说皇上应该将王继贞杀了。奴才认为,倒不如将王继贞放了,以示皇上对吴三桂与王辅臣有些区别,从心理上间离王辅臣与吴三桂!”

明珠断然说:“此计不行!”

康熙帝问:“为何?”

明珠说:“王辅臣起兵造反,按大清法律应将王继贞处死,如今皇上不处死他也罢了,反而还要将他放了,岂不是示弱于王辅臣么?”

米翰思说:“群臣对皇上给王辅臣脱籍抬旗之事,本来已有微词,如今再将王继贞放了,恐难令群臣心服!”

熊赐履说:“奴才认为,王继贞与吴应熊其实完全不同,又不喜与人交往,所以没有势力。杀不杀王继贞都对王辅臣没有影响。而吴应熊则不同,他位高不算,又爱结交权贵,京中之官有许多人曾是他的座上客,不杀吴应熊,便难令京中之官归心!所以,奴才认为,与其将这废物杀了,倒不如将其放回去。即便不能令王辅臣立即投降,至少可以令王辅臣于心难安!”

康熙帝沉思片刻,说:“传王继贞进见!”

王继贞踉踉跄跄走进来,大老远地跪了下去,然后像狗一样地爬到康熙帝身边,战战兢兢道:“奴才王继贞恭请圣安。”

康熙帝用余光瞟了王继贞一眼,心里对他便有了结论。康熙帝心想:王辅臣长得人高马大剽悍异常,又出身于强盗,胆量超人,为何会生出这么没出息的儿子?

康熙帝说:“你父已反,你可知罪?”

王继贞立刻伏地道:“奴才罪该万死!奴才罪该万死!”

康熙帝说:“朕若将你放回西安,你将如何感谢朕?”

王继贞神情恐惧地看着康熙帝却不说话。因为他实在不知皇上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明珠见他这窝囊的样子,心中更加鄙视他,恶声道:“皇上问你话呢,你怎么不回话?”

王继贞连忙说:“皇上若赐奴才不死,奴才愿为皇上做牛做马!”

康熙帝笑道:“当年朕为你家脱籍抬旗之时,你父也是这般对朕说的。可是,事到如今,你父不照样反朕了么?”

王继贞的身子立即如筛般颤抖起来。

康熙帝大笑道:“朕也不想要你这头牛马!朕让你回去,只想让你给你父亲带个信儿,你愿意么?”

王继贞说:“奴才愿意。”

康熙帝说:“你告诉你父亲,朕知道他是受吴三桂所胁才反朕的。他不是真心反朕,所以朕不怪罪他!他若有心投降,朕既往不咎。”

王继贞说:“奴才一定告诉父亲!”

康熙帝说:“那好吧!你今晚便离城,免得有人阻挠你!”

王继贞此时才相信皇上是真要放他,便痛哭起来。

康熙帝挥挥手。

王继贞抽抽噎噎地出了宫门,向夜色深处走去。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