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康熙应敌 五、康熙帝擒拿吴应熊

康熙帝正待宣布退朝,明珠突然越众而出,高声喊道:“臣有一事奏请皇上!”

众人一听,便暗骂明珠多事,本来可以打道回府了,你为何多出一事?他们心里虽然不舒服,但谁也不敢表现出来,只是恭恭敬敬地站着。

康熙帝问:“爱卿有何事要奏?”

明珠说:“皇上若恕臣无罪,臣才敢说。”

康熙帝说:“你说吧!”

明珠说:“按照祖制,叛逆之罪须诛灭九族!如今吴三桂犯上作乱,而其子吴应熊也应该治罪!”

康熙帝听后一惊,暗骂自己糊涂!自己怎么会将此人忘记呢?按理,其父犯上作乱,其子应该杀头!可是他转念一想,又觉不行!因为按辈份,吴应熊应该是自己的姑父。自己杀了他不要紧,可姑母此生的幸福不就完了?

明珠见皇上沉吟,便以为是皇上不肯,又故意喊声:“皇上。”

康熙帝一听,自然明白明珠之意,便对众人说:“此事大家议议!”

明珠说:“此事无须多议,按律当斩!请皇上速决!”

熊赐履一听,便在心里骂明珠糊涂!皇上当然知道额驸按律当斩!皇上让大家议议的目的其实是不想斩他。皇上肯定是怕姑母那关不好过才如此说的!你明珠怎么能哪壶不开提哪壶呢?熊赐履立即站出来说:“皇上,吴应熊斩不得!”

康熙帝一听,心中暗喜。他知道熊赐履的为人,他猜熊赐履定是为吴应熊求情,其真实目的是让他皇上好下台。但他觉得自己不能表现得太露,便说:“吴应熊是吴三桂之子,吴三桂叛逆,按律当斩吴应熊!大学士为何说斩不得呢?”

熊赐履说:“按理,额驸是该当斩。但是,皇上却斩他不得。因为皇上若不斩吴应熊,待到急需之时,尚可一用。若是将吴应熊斩了,岂不是断了吴三桂的念头,让他更加毫无顾忌地攻击朝廷?”

康熙帝便点头说:“大学士言之有理!只是,吴应熊犯了死罪,朕若不有所表示,岂不会让天下人耻笑朕执法无度么?”

熊赐履说:“臣对皇上之言有些质疑,不知当说不当说?”

康熙帝说:“爱卿但说无妨!”

熊赐履说:“臣以为,所谓法,非治官僚之法,而是治民众之法!”

康熙帝问:“爱卿何出此言?若如此,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又是怎么来的?”

熊赐履说:“若真是如此,就不会有这么一句话了!正因为没有这样,所以民众才以此言寄托自己心中的希望。”

康熙帝问:“依爱卿之意,法只治民不治官么?”

熊赐履说:“正是如此!”

康熙帝问:“依爱卿看来,为何会出现这种局面呢?”

熊赐履说:“只因法律非民众所制,而是官僚而制!俗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官僚之制法,自然得为自身利益考虑。其实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康熙帝问:“那么依仗你看来,吴应熊之罪该如何治?”

熊赐履说:“先将其打入大牢,然后根据情况再处理是万全之策。”

康熙帝一想:这确实是万全之策!便点头答应了。接着说:“刑部尚书莫洛未在,就请大学士着力查办此事吧!”

熊赐履一听,心里急了!没想到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怎么敢去处理此事呢?自己若依皇上去办,岂不会得罪和硕公主?自己若不依皇上去办,岂不是拒旨不遵?皇上若高兴,自然会对自己表示赞赏,皇上若不高兴,岂不会怪罪自己多管闲事?不管此事做得好与坏,自己都被皇上当枪使了。而皇上仍可以和和硕公主做亲戚。

想到此处,熊赐履赶快说:“此事不可!”

康熙帝问:“此事为何不可?”

熊赐履说:“臣子倒没有什么!只是皇上到时候会为难。”

康熙帝一听,便知熊赐履要耍滑头了,心里便骂道:你这个老滑头!看你今日怎么滑过去?于是说:“朕怎么会为难呢?”

熊赐履说:“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和硕公主不是我辈所能想象的。若让罪臣去将额驸抓起来,和硕公主恨臣是假,恨皇上才是真!”

康熙帝问:“怎么会恨你是假,而恨朕倒是真?”

熊赐履说:“以和硕公主之聪明,自然知道臣是奉皇上之圣旨去拿人的!要不,谁敢到和硕公主家去拿人啊?所以,和硕公主绝不会怪臣犯上,而是会怪皇上不通人情。”

康熙帝心里暗骂:好个滑头。然而他却不动声色地问:“如此说来,吴应熊不能抓了?”

熊赐履说:“能抓,而且应该抓!不过得换个人去?”

康熙帝知道熊赐履的意思了,但他仍要问熊赐履,看他如何说,于是问:“依爱卿看来,该谁去呢?”

熊赐履说:“皇上。”

康熙帝问:“为何?”

熊赐履说:“好让皇上给和硕公主解释呀!”

康熙帝便大笑起来,骂道:“你这个老滑头,算来算去,算到朕身上来了。”然后,也不说去,也不说不去。

熊赐履自然知道皇上是去了。

康熙帝带着魏东亭等人来到和硕公主家时,吴应熊正与和硕公主下棋。见他夫妻二人怡然自乐的样子,康熙帝的心开始往下沉。同时也骂熊赐履是个老狐狸,把自己耍了!

其实这是吴应熊精心布置的。他自然知道父亲起兵。当他得知党务礼和萨穆哈回来之后,便猜到皇上会有此一着。所以,他特意与和硕公主下棋,使皇上看到自己与和硕公主非常恩爱,而不敢加害于他。

吴应熊见皇上来了,赶忙行礼。和硕公主也略抬了抬身子算是行礼。

和硕公主说:“皇上今日来,可是来向我讨吃喝的么?”

康熙帝脸涩涩的,说:“姑母是否离开一下,朕有话要对额驸说。”

和硕公主说:“皇上把姑母当外人了?皇上就在这里说呗!”

康熙帝只得硬着头皮把事情说了,唬得和硕公主差点昏倒过去。和硕公主好不容易才稳住神说:“这么说来,皇上是来缉拿额驸的?”

康熙帝说:“只是让他委屈几天。”

和硕公主说:“不行!”

康熙帝说:“俗话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姑母总得让朕对普天之下有个交代吧?”

和硕公主放肆大笑起来,然后说:“谁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了?历朝历代,何时看到过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了?皇上这套把戏骗骗百姓还可以,怎么能拿来骗你姑母?”

康熙帝见姑母如此,已生暗怒,便说:“不管如何,今日得将额驸下狱!”

和硕公主说:“额驸可是你的姑父啊!”

康熙帝说:“可他也是吴三桂的儿子!”

吴应熊见如此,赶忙说:“公主和皇上别吵!皇上是公事公办,臣随皇上去便是!”

和硕公主见事已无法挽回,便哭着说:“额驸先去,他们若敢虐待你,我也搬进去住。”

于是,吴应熊随康熙帝走了。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