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争夺势力 三、吴三桂要暗布一张大网

吴三桂接到儿子应熊的密报,得知儿子刺杀皇上之计失败,且让皇上将素与自己交厚的陕西提督王辅臣也笼络过去,心中大急,急召汪士荣前来商量。

汪士荣一进吴三桂的书房,便从他的脸色而推知事情失败,于是问:“美人计败了?”

吴三桂点点头。

汪士荣将美人计实施的全过程询问清楚后,便默然了。他在心中问自己:难道是天意如此?按理说,一只苍蝇不会那么巧地飞到女人的乳房上去的!如果真是天意如此,自己还会有什么作为呢?然而,他无法忘记师傅那双充满渴望的眼睛。他想:即便是天意如此,自己也得与天斗斗。

于是,汪士荣说:“平西王不要气馁!此计不成,另生一计!”

吴三桂说:“先生还有何计?”

汪士荣说:“王辅臣与平西王交厚,尚之信与耿精忠处,汪某已去联络过。到时候只要发动,他们便可以成为平西王的左右两翼,其势必盛,不愁大事不成。”

吴三桂叹口气说:“左右两翼只怕已失去一翼了!”

汪士荣大惊说:“平西王何出此言?”

吴三桂便将皇上召见王辅臣,并赐予王辅臣汉军正红旗出身的事告知汪士荣。

汪士荣听后,思索片刻说:“平西王不需悲观!依汪某之见,皇上此举只能将王辅臣笼络一时,却不能长久,只要汪某前去劝说,保叫皇上此计泡汤!”

吴三桂问:“先生为何有这等把握?”

汪士荣说:“请问平西王,王辅臣出身可真是库兵?”

吴三桂说:“那是自然。”

汪士荣说:“若如此,事情便好办了!”

吴三桂一惊:“汪先生何出此言?”

汪士荣说:“王辅臣既然出身于库兵,必然受尽常人的蔑视与侮辱,心里早已对出身高贵之人充满仇恨!虽然他心里偶尔也会冒出想捞个贵族当当的想法,但他的血脉之中已流着库兵的血,他便永远忘不了自己出身库兵。所以,皇上此举只能让王辅臣一时激动,却不能让王辅臣死心塌地跟随他。”

吴三桂觉得汪士荣的分析有理,不由自主地点点头。

汪士荣接着说:“何况王辅臣本是汉人,又与平西王交厚。所以,汪某敢断定,平西王即使没有必得王辅臣之把握,至少可与皇上平分秋色。我估计王辅臣可能会等待观察一段时间,然后再定夺。”

吴三桂问:“汪先生就是凭此而有把握么?若是如此,本王倒要提醒先生。王辅臣此人先为盗,后从姜瓖叛乱,再降于英亲王阿济格。跟从洪承畴南征过,最后才跟我入缅破桂王。要说凭本王与之交厚而有什么把握的话,说实在话,连本王自己也无十分把握!”

汪士荣摇摇头说:“汪某并非因此而下结论的!汪某所论的依据还不在于此!”

吴三桂问:“那在哪里?”

汪士荣说:“在于皇上自身!”

吴三桂更觉奇怪了,问:“怎么会在皇上自身呢?”

汪士荣说:“请问平西王,顺治帝当年将公子招为驸马,你认为除了示宠于你,还有别的用意么?”

吴三桂说:“当然还有!”

汪士荣又问:“是什么?”

吴三桂说:“作人质之用!”

汪士荣荣说:“汪某也认为皇上有此用意。由此看来,皇上对平西王历来都是半信半疑。”

吴三桂说:“那确实如此!”

汪士荣说:“而如今的康熙帝也是同样对待王辅臣的。”

吴三桂问:“先生之意莫非是指皇上也把王辅臣之子王继贞当人质么?”

汪士荣说:“事实上,皇上一直派人在监视着他和公子。”

吴三桂问:“即便如此,又能说明什么呢?”

汪士荣说:“说明皇上并无诚心对待王辅臣,至少可证明皇上的所作所为并非完全是诚心。王辅臣是何等样的人物,岂能不知?既然如此,汪某猜知王辅臣必不会以诚心待皇上。”

吴三桂不得不对汪士荣的分析表示赞同,说:“先生之论入木三分。”

汪士荣问:“不知平西王可否还有借重之人?”

吴三桂说:“大学士洪承畴提醒应熊应结交孙延龄,先生意下如何?”

汪士荣惊喜说:“此论甚高!”

吴三桂问:“先生何出此言?”

汪士荣说:“据汪某所知,孙延龄是汉军正红旗人,父亲孙龙是跟从孔有德投降清廷的。其父孙龙被授过二等阿思哈尼哈番,与孔有德交情极深。所以,孙延龄从小受过孔有德的教诲。现在又为广西将军,镇守桂林,统帅孔有德旧部,若能将其收为己用,既可扩大自己的势力,又可消除自己的后顾之忧!”

孔有德在桂林战死后,只留下一女孔四贞,被孝庄皇太后收养于清宫中,以后嫁给了孙延龄。

吴三桂说:“此计虽好,只怕难以实现。”

汪士荣说:“平西王此话何意?”

吴三桂说:“清廷历来厚待于孔有德,而孝庄皇太后对孔四贞又有养育之恩,孙延龄现在与孔四贞是夫妻名分,岂会轻易与朝廷反目?”

汪士荣笑道:“平西王所虑过甚!俗话说,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其行为又怎么会为女人所左右?再说,孙延龄也是汉人。既是汉人,必受过满人之气。再说,即使没受过满人的气,也不愿意久居人下的。所以,汪某认为策反孙延龄绝非难事!”

吴三桂被汪士荣这一说,立时又充满了信心。他笑着对汪士荣说:“先生若能策反得了孙延龄,必是奇功一件!”

汪士荣笑道:“如果平西王派我前去,汪某必不辱使命!”

吴三桂赞叹道:“先生有此勇气,何愁大事不成?”说到这里,语气一转,接着说:“既然如此,本王干脆把网张大!”

汪士荣一惊,问:“把网张大?”

吴三桂笑着点点头说:“是的!先生不是说一个人,欲成大事,须有大势么?本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给皇上玩大的!”

汪士荣问:“怎么个玩法?”

吴三桂说:“本王考虑了许久,觉得可以联络四川提督郑蛟麟,总兵吴之茂、长沙副将黄正卿、湖广总兵杨来加、广东总兵祖泽清、潮州总兵刘进忠、温州总兵祖宏勋等人一同起兵!”

汪士荣听吴三桂说了这一大串名字,顿时呆住了。心想:此计若成,大清的大半江山不完了么?但他担心吴三桂好大喜功,疑虑地问:“平西王作这么大的布置,可有什么把握么?”

吴三桂笑道:“要说把握,本王倒觉得策反这些人比策反孙延龄更有把握些。”

汪士荣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得不在心里重新审视吴三桂了。这才是真正的吴三桂!他竟然在不动声色之中笼络了这么多人!

吴三桂见汪士荣还在发呆,便觉好笑,说:“不过,还有个地方需要先生跑一趟!”

汪士荣说:“平西王说的可是西藏?”

吴三桂点头说:“正是!只有与西藏结成朋友,我们才有退路。”

汪士荣心里对吴三桂更加佩服了。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