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龙虎相斗 二、吴三桂密令儿子杀康熙

吴三桂在书房中焦灼不安地走着。

汪士荣凝视着窗外一言不发。窗外是轻风吹拂着落叶,落叶在地面上翻滚起来。

汪士荣在等待着吴三桂开口。他知道吴三桂传他来,绝不是为了让他在这里看风景。风景到处都有,还用不着特意跑到他这里来看。然而,汪士荣却并不想询问他。经过与吴三桂相处的这段时间所观察,吴三桂想告诉别人的,自会告诉别人,不想告诉别人的,别人问也没有用。

吴三桂心里烦躁的原因正是因为康熙帝两个侍卫的到来。按说,皇上派自己的贴身侍卫千里迢迢来看望他,是皇上表示对他的器重,他应该感到高兴才是!然而,吴三桂却从中嗅出了异味!

自从汪士荣帮助他筹划以来,吴三桂在各方面都有可喜的收获,形势越来越朝对他有利的方向发展。所以,吴三桂近段时间比任何时候都变得踌躇满志起来。然而,正在此时,皇上却派人来慰劳他了。这令他不得不有所怀疑!皇上是否对自己的行为有所察觉?他派人来是为了刺探虚实,还是想稳住我的心?吴三桂将汪士荣召来之目的,便是商量下一步之对策。

吴三桂问:“汪先生认为本王的行动是否可能被皇上察觉?”

汪士荣说:“汪某觉得确实有可能!”

吴三桂问:“先生为什么这样想?”

汪士荣说:“俗话说,要想人莫知,除非己莫为!何况有些事情不仅没有隐瞒,而且想隐瞒也无法隐瞒。”

吴三桂说:“先生是说修陵拜陵之事?”

汪士荣说:“正是!”

吴三桂问:“依先生看来,皇上派贴身侍卫来用意何在?”

汪士荣沉默不语。

吴三桂说:“汪先生有话尽管直说!”

汪士荣说:“汪某觉得皇上是在用缓兵之计,先稳住平西王,再图发展。”

吴三桂一惊,问:“先生之意,莫非是想告诉本王,皇上有什么行为会对本王不利么?”

汪士荣说:“平西王的理解没错。”

吴三桂说:“皇上真能奈何得了我吴三桂?”

汪士荣说:“鳌拜也非等闲之辈。”言下之意是鳌拜也算得上是一代枭雄,结果也让康熙帝给结果了。由此可见,康熙帝绝非省油之灯。

吴三桂听后,便不说话。他似乎在思考一个更深更远的问题。突然,他像得到什么提示一般,他问汪士荣:“先生认为下一步,本王该怎么做呢?”

汪士荣沉默不语。

吴三桂问:“先生为何不语?”

汪士荣说:“不是汪某不想说,而是怕汪某说了,平西王未必敢做!”

吴三桂肆无忌惮地大笑起来,然后说:“普天之下,还从来没有我吴三桂不敢做的事。今日听先生之言,方知自己还有不敢做之事!”

汪士荣沉吟良久,然后决断地说:“平西王若敢做,汪某自然敢说。”

吴三桂说:“先生说吧!”

汪士荣说:“杀了他!”

吴三桂确实一惊:“先生可是说杀了皇上?”

汪士荣说:“正是。”

吴三桂问:“先生认为杀了皇上会有什么用?他们顶多换一个人做皇上。”

汪士荣说:“若能将康熙杀了,一是引起清廷的权力之争,二是可以动摇大清的基业。平西王正好趁机给清廷以致命一击!”

吴三桂问:“先生有把握能杀得了皇上?”

汪士荣说:“不是汪某,而是公子!”

吴三桂问:“先生说的是犬子么?”

汪士荣说:“正是!”

吴三桂问:“先生凭什么有把握能诛杀皇上?”

汪士荣说:“只要公子能依从汪某之计。”

吴三桂问:“汪先生用什么计?”

汪士荣不答反问:“皇上现在可正是青春年少之际。”

吴三桂问:“先生可是想用美人计?”

汪士荣说:“除此以外,别无良策。”

吴三桂摇摇头说:“此计是古人常用之计,不妥。”

汪士荣说:“正因为是常用之计,才可再用!”

吴三桂在思索着。

汪士荣又说:“其实,汪某之美人计与平常之美人计有所不同。据汪某推测,皇上处于青春年少之阶段,必然是钟情之辈。所以,并不能以娇艳女人以色诱之,而是要以纯情女人以情诱之,方能使皇上上当。”

吴三桂说:“先生之计,本王有些不解。”

汪士荣说:“平西王尽管道来!”

吴三桂说:“本王疑惑之处有三,其一是既愿以情诱之的女人,又怎么会是纯情女子!”

汪士荣说:“汪士荣所指的纯情女子并非指其心,而是指其志。”

吴三桂说:“其心纯情,其态也纯情的女子好寻!其心非纯情,其态纯情的女子却不好寻!”

汪士荣笑道:“汪某不认为这事能难倒公子的!”

吴三桂点点头说:“那倒也是!”

汪士荣问:“平西王的疑惑之二是什么?”

吴三桂问:“能使此女人杀皇上么?”

汪士荣说:“俗话说,情爱成仇。若能使此女子爱上皇上,而皇上虽爱之,却不能只爱她一人,此女人必然生恨!”

吴三桂问:“即使恨他,也未必肯杀他!”

汪士荣说:“此乃技巧问题。非不能也,乃不为也。”

吴三桂说:“即便如先生言,一个弱女子,如何能杀得了皇上?”

汪士荣说:“办法就在女子身上。”

吴三桂闻之,恍然大悟,觉得汪士荣之计确非常人所能设,故对汪士荣更多了几分佩服。然而,他心中突然划过一丝不安。他心想:此计若不成岂不会坏了儿子性命?想到此处,吴三桂不寒而栗。

吴三桂问:“此计若不成,后果怎样?”

汪士荣笑道:“汪某早知平西王会有此一忧的。其实,平西王用不着担忧。”

吴三桂说:“请先生说明个中原因。”

汪士荣说:“皇上与平西王之争,非在于利益,而在于天下。当然,天下之争也是利益之争,但是,又非一般利益之争!所以,即使公子此计失败,也不会因此而丧命,顶多是打入地牢。因为,皇上不可能因此事而置大事于不顾。况且,皇上所虑,非在于公子而在平西王,平西王手中之兵越强,公子之命越安全。皇上所为,朝最坏方面去考虑,可能会以此要挟平西王,绝不敢取公子性命断自己后路。”

吴三桂点点头说:“先生分析有理!不过,本王总觉得于心难安!”

汪士荣说:“既然如此,不如让公子处于幕后操之便是!”

吴三桂此时才觉稳妥,于是点头答应了汪士荣。

汪士荣走后,吴三桂又认真地思索了一遍。觉得此计确实是万无一失之后,又将皇甫宝柱找来。皇甫宝柱是他麾下标营副将,生得高大威武,器宇轩昂,是位勇冠三军的好汉。吴三桂想让他到公子身边去照应公子。

吴三桂将汪士荣之计写好,封好,交给皇甫宝柱,并嘱咐他好好保护公子。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