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三藩联合 一、汪士荣提出要联谊二藩

由于听从了汪士荣的造势之计,吴三桂在云贵两省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有所改变。吴三桂成了民众心目中反清复明的英雄,是他们反清复明的希望所在。

虽然民众于此时并没见吴三桂有任何反清复明之行为,但是,在民众看来,吴三桂捐资修永历帝之陵,亲临永历帝陵祭祀永历帝就是实实在在的反清复明。所以,云贵之内的民众对吴三桂此举有口皆碑。

吴三桂当然知道民众在说他什么,也知道这会给他带来不良的影响,因为朝廷可以凭此而闻到他身上的异味,但是,他什么也不在乎!他觉得能赢得民众之心比什么都强。

现在,吴三桂对汪士荣是言听计从。

汪士荣见自己的造势之法竟然有如此之奇效,心里也异常高兴,同时也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他决定实施第二步策略。

汪士荣来到吴三桂书房。吴三桂见汪士荣驾到,赶忙放下手中的书,对汪士荣说:“多谢先生指点,本王才有今日。”

汪士荣说:“平西王不必客气!这仅仅是开头,好戏还在后头呢。”

吴三桂见汪士荣话中有话,立即问:“难道汪先生又有什么善策?”

汪士荣笑而不答。

吴三桂见如此,立即表态说:“先生有话尽管直言,本王无不言听计从!”

汪士荣问:“请问平西王是想得一隅之天下,还是得全部之之天下?”

吴三桂豪气顿生,立刻说:“当然想得全部之天下!”

汪士荣说:“若只得一隅之天下,平西王只须拥兵自重便是。若想得全部之天下,事情便只是开了个头。”

吴三桂说:“那就请先生替我出谋划策!”

汪士荣说:“平西王现已具备得天下之势!”

吴三桂闻之一怔,问:“本王并未费力,何来得天下之势?”

汪士荣说:“大清之天下,本取之于大明,是我汉人之天下,非满人之天下,满人取之,即为不义!行不义之事,必惹天下之怨。平西王若言取之,本是失之于汉人,得之于汉人,是情理之中的事。这便是势。”

吴三桂说:“可是,本王在汉人眼中已成卖国之贼,他们恨不得啖我之肉,吸我之髓,岂会拥护我?”

汪士荣说:“此一时也,彼一时也!”

吴三桂问:“此一时与彼一时有何不同?”

汪士荣说:“此时,由于平西王修永历帝之陵在先,拜永历帝之陵在后,分明已向天下之人昭示自己之心!谁还会站出来反对平西王呢?除非他非汉人而是满人。”

吴三桂疑惑地说:“如此说来,本王取大清之天下,并非不义之行为了?”

汪士荣说:“正是。”

吴三桂便踌躇满志起来。

汪士荣见之,立刻说:“平西王虽有取大清之天下之势,若无取大清之天下之力,亦是枉然!”

吴三桂闻之一惊,随即收敛骄态,问:“本王已有大将数百,精兵逾万,难道还不具备取天下之力么?”

汪士荣说:“平西王之兵虽强,但只够取一隅之天下用!若要取全天下,平西王必得有相助之人!”

吴三桂问:“谁能助我?”

汪士荣说:“这本应问平西王,为何问我?”

吴三桂便沉思起来。其实,他心中已有神兵百万,但他怕汪士荣是刺探自己的虚实,所以不敢轻泄,只是装作沉思的样子。

汪士荣笑了笑说:“若将平西王视为猛虎,西安之王辅臣便可作平西王之左翼;而广东之平南王尚可喜,福建之靖南王耿精忠可作平西王右翼。”

吴三桂闻之一惊,心想:此子好大的胃口。其实,吴三桂心中所想,还不如汪士荣所说,他只是将王辅臣当做一支力量,而尚可喜与耿精忠等人,他心中实在无半点把握。虽然自己与他们之间有些来往,但对于这等反清复明之事,他们会不会拥护,自己无法断定。

汪士荣只是凝视着吴三桂,笑着。

吴三桂仿佛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整身肃目,与汪士荣对视。

汪士荣问:“难道汪某说得不对吗?”

吴三桂说:“先生之言固然有理,只是本王心中对此事并无把握。”

汪士荣笑道:“平西王已心有经纬,何必要说并无把握?”

吴三桂大惊,急忙问:“先生何出此言?”

汪士荣说:“据汪某所知,王辅臣初为盗,后谋反,降于英亲王阿济格。寻以侍卫跟从洪承畴南征,由于洪承畴提携,才拜官为总兵。后来又跟从平西王进入缅甸破永历帝,才提升为提督的。由此看来,平西王于王辅臣有提携之恩,他岂能不跟平西王?再说,王辅臣出于强盗,岂能久居满人之下?”

吴三桂听到这里,更加觉得汪士荣深不可测。自己与王辅臣有着深交,但一直在暗处进行,其意便是以防外泄!谁知汪士荣能一语道破!吴三桂觉得此点不能再与汪士荣深论,便说:“即便如先生言,尚、耿二人,与本王同为藩王,岂会听命于我?”

汪士荣摇摇头说:“平西王此言甚妙!俗话说:鸡从凤飞!尚、耿二人各有兵力十五佐领及绿旗兵各六七千。而平西王拥有五十三佐领和绿旗兵一万二千,已是尚耿二人的总和。再加之平西王招抚所得的万余兵力,尚耿二人岂能与平西王抗衡?”

吴三桂听到这里,越发惊奇!原来汪士荣并非轻浮之辈,而是作了一番考察的。他连本王之军营中的力量也知了个大概,可见其用功之深。因为自己招抚过来的降将,自己一直对外有所保留的。

吴三桂越来越觉得自己可以倚重汪士荣。不过,他还是决定要进一步试探汪士荣。吴三桂对汪士荣说:“即便如先生所说,尚耿二人不会与本王分庭抗礼,但先生又何以见得他二人会肯臣服于本王而反大清呢?”

汪士荣说:“平南王尚可喜与靖南王耿精忠之祖父耿仲明都是降清之明将。当时之所以降清,非出自于自愿,而是迫于形势!如今,平西王若揭竿而起,树起反清复明之大旗,尚耿二人岂有不从的?”

吴三桂问:“先生何必说得这样决断?”

汪士荣说:“并非汪某说话决断,而是事实便是如此!试想想,尚耿二人与你我同为汉人子孙,岂肯将自己之天下让于人?除非他们忘记了自己的祖宗!”

吴三桂见汪士荣说得如此慷慨激昂,心里也不禁为之感怀!

吴三桂问:“如何才能使尚耿二人与本王同心?”

汪士荣说:“汪某愿学昔年苏秦,游说天下!”

吴三桂大声说好!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