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栽官捞钱 二、吴三桂敛税养兵

灭明之后,吴三桂依然拥有重兵。

在吴三桂看来,军队就是他的胆量与气魄。所以,他以边疆未靖为借口继续拥有重兵,并以此向朝廷要挟军需。

然而,由于吴三桂拥兵过多,即使是天下之财,半耗于三藩,三藩之资,半耗于三桂,吴三桂依然常常捉襟见肘。

当时,三藩各拥有重兵,耿精忠、尚可喜二人各有兵力十五佐领及绿旗兵各六七千。而吴三桂上报朝廷的为拥有五十三佐领和绿旗兵一万二千,已经超过耿、尚二人兵力的总和。然而事实上,吴三桂拥有的兵力还不止这些。吴三桂所统之兵分为三部分:一为嫡系部队一万人,多为精锐力量,且由儿子吴应麒及其他心腹统领;一为绿旗兵四万八千人;一为招抚过来的降兵一万二千人,总共七万有余。

吴三桂向来只会领兵打仗,不知钱如何来如何去的。现在得知钱物吃紧,心里虽急,却是没有主意。他知其他将领也必是只会打仗,不知理财,没法与他们商量,所以心里越发苦恼。

陈圆圆见吴三桂愁眉苦脸,便问他何事?

吴三桂说是钱物吃紧。

陈圆圆一怔,心想:怎么会钱物吃紧呢?便说:“朝廷俸饷已逾千万两,还不计其他收入,怎么吃紧呢?”

吴三桂叹道:“不用说爱妾不相信,天下谁人会相信,平西王府会缺钱花?俗话说,大家有大家的难处,小家有小家的难处。我们缺钱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陈圆圆问:“该不会有漏洞吧?”

吴三桂笑道:“漏洞总是会有的!除非管钱的不是人,或者人脸上没长嘴!不过,我吴家的钱财,历来都是三强管着,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漏洞。”

陈圆圆问:“那你怎么不叫三强想想办法?”

吴三桂恍然大悟说:“是呀!我怎么把他给忘记了?他陈三强行军打仗不行,赚钱玩钱却是有一套的,怎么不向他请教呢?”

陈三强被请来了。

吴三桂问:“三强,你那日说钱物吃紧,现在可有何办法?”

陈三强说:“办法是有,可我不敢说。”

吴三桂问:“为何不敢说?”

陈三强说:“怕公子责怪我呗!”

吴三桂说:“我恕你无罪,你说吧!”

陈三强说:“我们做管家的有句行话是:死钱用一分少三分,活钱用三分少一分!”

吴三桂说:“什么是死钱?”

陈三强说:“当然是躺在银库里未动的钱!”

吴三桂说:“什么是活钱呢?”

陈三强说:“当然是来源不断的钱!”

吴三桂问:“什么会来源不断呢?”

陈三强说:“利税!俗话说,一人用数人之钱,穷也会富;数人用一人之钱,富也会穷。这也是做官者能富为民者会穷之原因。做官者必有众人供俸,何愁不富?为民者必受众官的盘剥,岂能不穷?”

吴三桂笑道:“想不到你行军打仗不行,做这事倒挺有一套!”

陈三强说:“这就叫蛇有蛇路,鼠有鼠路!”

吴三桂问:“如何多得利税?”

陈三强说:“办法很多!”

吴三桂说:“具体说来听听。”

陈三强说:“首先是广征关市之税。云南与缅甸等国邻近,有许多关卡,若都收税,自然是一笔不少的收入。云贵之地广博,物产又丰富,贸易活跃,若增集市税收,亦会不少。”

吴三桂听后,微微点头。但他觉得此举虽有利可图,但毕竟是杯水车薪,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又问:“还有何法?”

陈三强说:“云贵之地多盐井、金矿、铜山,若放手让人开采,并征收利税,必得厚报。”

吴三桂听了,心想,这确实是个好办法!然而,离支出的缺口仍大。又问:“还有何法?”

陈三强说:“招商引资,发展边贸倒是一法。”

吴三桂问:“说来听听!”

陈三强说:“征收利税,以加重税收是增加收入之法,然而,得考虑百姓与商贾的承受能力。所以,不如招来商人,发展旅游,搞活边贸。这样一来,纳税之人急增,税收总收入必在大幅度提高。”

吴三桂由衷赞叹道:“确实是好办法!”

陈三强见得到公子的赞扬,心中非常高兴。然而,吴三桂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是,云贵地域广阔,要收这多种利税,非常之难。于是,吴三桂心中又多了层忧虑。他问:“税种如此繁杂,如何征收?”

陈三强说:“办法是有,只是不好开口。”

吴三桂笑道:“你尽管说便是!”

陈三强说:“云贵之地虽广,然而公子手下有兵七万,若令他们外出收税,何愁不成?”

吴三桂立即反对说:“不成!”

陈三强问:“为何不成?”

吴三桂说:“部队是用来保卫边疆的,若令他们外出收税,岂不荒废武力?”

陈三强说:“可让他们轮流外出征收,做到收税与练兵两不误!”

吴三桂赞叹道:“三强的思路真新!只是人员如此庞杂,怎么管理?”

陈三强说:“我们只要按人头计税收即可。至于他们在外收多少税是他们的事!”

吴三桂说:“这样,不怕他们横征暴敛而引起民众怨恨么?”

陈三强说:“不怕!一是给他们的定额不要太多!反正收税之目的也是养兵,就算他们私藏几个钱也不为过!二是令他们不可用武力,这样,民众即使恨他们,也不会发展暴乱!”

吴三桂听了陈三强的话,心里依然没有底。况且,让队伍这么大大咧咧地去收税,民众会怎么想?朝廷会怎么看?

陈三强以为是自己的办法不行,便说:“若不同意便算了,公子何必费神!”

吴三桂说:“不是此办法不行,而是怕让部队去收税,会引起非议!”

陈三强一听,大笑起来,然后说:“公子何必忧虑?”

吴三桂问:“三强可有妙法?”

陈三强说:“以服役之兵去征敛税收,民众自然会非议!若让他们冒充商人到各个津口之地去建立总店以敛收利税,民众何能知道?”

吴三桂听了,大喜道:“此法真妙!”然后,又对陈三强大加赞扬说:“三强的头脑真灵!”

陈三强羞愧地低下头说:“三强的头脑虽灵,但此法却不是我想出来的。”

吴三桂一惊,急忙问道:“始作俑者是谁?”

陈三强说:“平南王。”

吴三桂不信,疑惑地问:“平南王?”

陈三强说:“正是。”

吴三桂说:“说来听听!”

陈三强说:“平南王早就令其部下私充盐商,占据津口建立总店!”

吴三桂说:“平南王怎么会这样做?”

陈三强说:“其实,只有公子在捧着金饭碗讨饭呢!”

吴三桂问:“此话怎讲?”

陈三强说:“公子贵为平西王,开藩云贵,却无发财之道。”

吴三桂问:“难道靖南王也有此招?”

陈三强说:“靖南王暗地里也与荷兰等国私通贸易呢!”

吴三桂听了,心里感慨良多,突然问:“这就是你不敢开口说的办法么?”

陈三强说:“这不是我的办法!我说的办法比这强百倍!”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