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栽官捞钱 一、吴三桂的发家之术

吴三桂与陈圆圆坐在藩王府的花园之中赏月。

没有灯光,没有音律,没有酒,也没有仆人。只有吴三桂与陈圆圆,以及地上的花园和天上的明月。

花前月下本是极佳的情爱场所。

但吴三桂却没有情爱的冲动。他在想:原来是永历帝与皇后坐在这里赏月,现在是我吴三桂与陈圆圆坐在这里赏月。月亮未变,主人已易,世事变幻真是令人难测!

陈圆圆感觉到了吴三桂的心不在焉,本想问他,但见他神思恍惚的样子,便欲言又止。

吴三桂望着高高远远清清淡淡的月亮,在问自己:我过得舒服么?我就这样舒舒服服地过下去么?

他不知自己为何要问自己这个问题。也许是因为偶然的有感而发,也许是因为长期的落寞之所驱使。住进五华山上的永历故宫以来,吴三桂时时刻刻都有种落寞之感。也不知是此宫的故主给他带来的,还是他心中本来就潜藏着这种感觉。

也许,是他心里潜藏着这种感觉!

按理,他现在如日中天,势倾云贵,不该有这种落寞之感。然而,他却实实在在地时刻感觉到它的存在与困扰。

人就是这样,永远没有心满意足的时刻!自己没有碗与筷时,便幻想着有碗与筷,以为有了碗与筷时,自己会心满意足。可是,当他真正拥有碗与筷时,便又幻想着碗中有饭与菜!

吴三桂不知自己应该感到幸运还是应该感到悲哀。

陈圆圆再次感觉到吴三桂的心不在焉,忍不住问:“夫君,你在想什么?”

吴三桂说:“我想天上的月亮若能跌到自己怀中来便好了!”

陈圆圆笑道:“你真会异想天开!”

吴三桂说:“许多事未成现实之前,都好像是异想天开!可是变成现实之后,却让人发现莫过如此!”

陈圆圆便默然。她在琢磨着吴三桂的心事,她不知吴三桂为什么会有这种奇妙的想法!陈圆圆问:“夫君对自己不满意么?”

吴三桂反问:“难道我对自己应该满意么?”

陈圆圆在昏暗之中感觉到了吴三桂目光的犀利,身体不由自主地抖瑟了一下。

吴三桂似乎没在意陈圆圆的失态,问:“爱妾,你说人什么时候才会满足?”

陈圆圆脱口而出:“人不会满足!除非他当了皇帝。”

吴三桂在心里默默地念道:“除非他当了皇帝。”吴三桂突然感到精神为之一振,兴奋地对陈圆圆说:“爱妾,我们回去吧!”

陈圆圆疑惑地问:“不赏月了么?”

吴三桂笑道:“月亮虽好,就是太高!”

第二日,吴三桂将自己的心腹之将全集中到藩王府来。他们感觉到吴三桂似乎又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心里也暗暗地振奋。他们原以为吴三桂会这样下去,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变了。

吴三桂问大家:“当今之世,发家的捷径是什么?”

众人一愣,不知如何回答。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平西王把自己召来,竟然是为了问这么一个问题!

吴三桂见众人发愣,便笑道:“大家为何不说话?”

马宝问:“平西王要我们说真话还是说假话?”

吴三桂说:“当然是真话!”

马宝便说:“当官!没有比当官更容易发家了!”

吴三桂笑着问:“为什么?”

马宝说:“这不容易!手中有权,便有人相求。有人相求,便有行贿。有人行贿,便能发家!”

吴三桂心中暗赞马宝的直爽。心想:在座之人,除了马宝之外,谁还会说这种荒谬而又实在之言?吴三桂又问:“就这么简单么?”

马宝说:“就这么简单。”

吴三桂说:“我倒觉得当官能发家的秘诀不在受贿,而在于化公为私!试想想,职权有大小,贿赂有轻重,凭此发家的绝不是什么捷径!”

马宝便问:“为官者如何化公为私?”

吴三桂笑道:“俗话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为王者,所辖之内便是他的私产。取之自由,用之自由,岂非在顷刻之间暴富?依此说来,若为总督,所辖之省,归其所有;若为知县,所辖之县,归其所有。为官者,岂有不发家之理?所谓上行下效,正是此理。”

众人见吴三桂发了一通宏论,却不知其用意所在,依然不好插嘴。

吴三桂又问:“众人说说,我若发家,捷径何在?”

马宝说:“化公为私。”

吴三桂说:“为什么?”

马宝说:“云贵两省归平西王所辖,若化公为私,岂能不富?”

吴三桂笑道:“马宝之言,固然有理,然而,本王却认为我若发家,却依然是当官。”

马宝笑道:“平西王当什么官?你的官已经够大了!”

吴三桂说:“我所说的当官,并非是指自己,而是指别人!其实,也是栽官。”

杨珅忍不住问:“栽官?什么栽官?”

吴三桂说:“将一人栽培成官便是栽官!大家想想,若是攻城略地,一是要耗费心血与生命,二是引人注目。若是一地栽官,此地岂不成了己家之天下么?”

众人听到这里,方知吴三桂所言之宗旨所在,纷纷表示赞同。

马宝对栽官之法,仍不明白,便问:“如何栽官?朝廷不干预么?”

吴三桂说:“昔日康熙帝加封我为亲王,开府治,文武官员自选,兵部与吏部不得干预,这不是栽官的好条件么?”

马宝说:“在云贵二省之内,平西王确实可以随便栽官了!”

吴三桂说:“不!我不仅仅要在云贵两省之内栽官,还要在全国之内栽官!”

吴三桂不容置疑的语气令众人为之一震!他们实在一时难以摸透平西王说话的含义所在。他们感觉得平西王变了,没有原来那么坦然和直爽,而是有些闪闪烁烁,给人以城府极深的感觉。

马宝问:“平西王如何在全国之内栽官?”

吴三桂说:“我便直接向全国选派官员如何?”

众人闻之,非常诧异。这真是个大胆的计划!

胡守亮闻之,说:“只怕朝廷会干预。”

吴三桂摇摇头说:“康熙年轻,又忙于与鳌拜周旋,根本顾不上我吴三桂。再说,栽官之举,非一日可成,而是慢慢渗透。若不是细心之人,难以察觉。等到察觉之时,栽官之举已成,积重难返矣!”

众人不得不为之叹服。

从此,吴三桂不仅在自己控制的云贵地区,收招人才,树立党羽,笼络旧部,倚为心腹,将知县以上的官吏全部收为己用,而且大量地向全国选派官员,时人称之为西官,且以“西选之官满天下”来形容吴三桂的栽官之多。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