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说天谈地 五、吴三桂纵论男人对女人的心态

吴三桂穿过昏暗的,静寂的过道来到陈圆圆的住处。

陈圆圆一见吴三桂,便开玩笑说:“夫君不与佳丽欢度良宵,怎么跑到愚妾这里来了?”

吴三桂笑道:“那是因为你缠着我呗!”

陈圆圆惊诧地问:“我何时缠过你了?”

吴三桂见陈圆圆一脸纯情,越发逗她说:“不是你缠着我,而是你的影子缠着我呢!”

陈圆圆说:“奇怪,我的影子怎么会离开我而去缠着你呢?”

吴三桂见将陈圆圆逗够了,便一把抱起她疯狂起来,一边转一边哈哈大笑。

陈圆圆便娇嗔道:“都这把年纪了,还像个小娃似的!”

吴三桂心中一荡,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他心中奇怪,自己与银杏在一起时,想尽力找到年轻的感觉,却无法做到。而与圆圆在一起时,自己不用找,年轻的感觉却时刻相伴。这到底是为什么?

吴三桂说:“我就是要像个小娃!”

陈圆圆便戏弄他说:“那你怎么不去与那小姑娘颠欢?”

吴三桂说:“我无法与她乐下去。”

陈圆圆吃惊地问:“为什么?”

吴三桂说:“她是你的影子!”

陈圆圆更是惊异,“她怎么会是我的影子呢?”

吴三桂便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陈圆圆。陈圆圆听后,一言不发。她心里想: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竟然还会有人愿意做别人的影子?可是,自己便是自己,她便是她,就像自己无法做她的影子一样,她也做不了自己的影子。

吴三桂见陈圆圆沉默不语,便问:“你在想什么呢?”

陈圆圆说:“一个人怎么会变成另一个人的影子?”

吴三桂说:“那是不可能的!”

陈圆圆说:“她明知是不可能,为何还要这样做呢?”

吴三桂像个哲人似的说:“其实,这也并不能怪她!人总是在自愿与不自愿成为别人的影子!自愿的人是傻子,不自愿的人是疯子。”

陈圆圆说:“夫君既然不怪她,为何不与她共度良宵呢?”

吴三桂说:“因为她令我找不到年轻的感觉。”

陈圆圆问:“夫君为何一定要找到年轻的感觉呢?”

吴三桂叹口气说:“也许是自己已经年老的缘故!”

陈圆圆说:“你知道自己为何找不到么?”

吴三桂摇摇头说:“不知!”

陈圆圆笑着说:“我知!”

吴三桂吃惊地问:“你知?”

陈圆圆点点头说:“是的。”

吴三桂问:“什么缘故?”

陈圆圆说:“因为我们已经不年轻!”

吴三桂闻之一怔,心灵不由自主地颤动起来:是呀,五十岁的人了,已经不年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生命就是老化,这是不可抗拒的规律!当然,权力与地位也无法将之挽留,然而自己能这样服从命运么?

陈圆圆见吴三桂沉默不语,以为自己说错了,便问:“难道愚妾说错了么?”

吴三桂说:“爱妾没错,只是我心有不甘!”

陈圆圆惊异地问:“你如今开藩云贵,加封亲王,为人之臣,其宠莫过如此,夫君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吴三桂连忙岔开话题说:“我只是对自己这么快老去感到不安!”

陈圆圆便沉默起来。她的心思何尝不是如此,想起与吴三桂初会之时,自己的绝代风华,在转眼间就变得人黄珠老,怎叫人不心生感慨呢?其实,对于她来说,她比吴三桂更渴望年轻。因为,女人的漂亮是短暂的。

吴三桂以为自己的话伤到了陈圆圆,连忙说:“可是爱妾却一点也未老!”

陈圆圆笑道:“世上哪有不老的女人?”

吴三桂正色地道:“真的,你一点也未老!而且,当我与你在一起时,浑身便会充满青春的活力!”

陈圆圆笑道:“夫君无需安慰我!你既然与银杏在一起时会找不到年轻的感觉,而与我在一起时怎么会充满青春的活力呢?”

吴三桂发誓说:“我决没有骗你!”

陈圆圆便沉思起来,之后问:“你能说清楚其中的缘故么?”

吴三桂说:“我猜可能是因为她要做你的影子!”

陈圆圆问:“这是为何?”

吴三桂说:“一个人成了别人的影子便失去了自我!失去自我的人自然不再会有青春的活力。”

陈圆圆觉得吴三桂的话有理,便点点头,但她突然想起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夫君说说自己的心态来听听!”

吴三桂问:“对于什么?”

陈圆圆说:“对于女人!”

吴三桂简捷地说:“无奈!”

陈圆圆问:“就这么简单?”

吴三桂说:“就这么简单!”

陈圆圆问:“为何会这样呢?”

吴三桂说:“男人年轻时,有生理上的本钱,却无物质上的本钱,即使想得到漂亮女人,也无法得到。因为世界上没有漂亮的女人会欢喜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一身蛮力却又不名一文的穷小子!所以,男人年轻时感到无奈!于是,男人处心积虑挖空心思地追求地位与权力,追求财富与金钱。一旦有了,漂亮的女人便会自动送上门来。然而,这时的男人有了地位与权力、财富与金钱,却没有了青春活力,因此,有了女人也无力享受。因为世界上没有漂亮的女人会欢喜拥有地位与权利,财富与金钱,却无青春活力的男人!所以,这时的男人依然是无奈。”

陈圆圆仔细揣摩吴三桂的话,觉得吴三桂话虽然有几分俗气,却击中要害,不免暗暗赞叹他的洞察力。

吴三桂问:“我说得不对吗?”

陈圆圆说:“夫君的话很对。”

吴三桂说:“那爱妾听后,为何不开言?”

陈圆圆说:“我想问你,你对银杏的心态如何?”

吴三桂说:“既有无奈,也有不满。”

陈圆圆问:“为何会有不满呢?”

吴三桂说:“因为银杏缺乏个性。”

陈圆圆问:“夫君不是说她是风水先生送来的么?”

吴三桂说:“正是!你为何问起这事?”

陈圆圆说:“愚妾觉得其中有诈,夫君还是小心为好。”

吴三桂说:“我也正有如此想法。”

陈圆圆问:“那你打算如何?”

吴三桂说:“让风水先生领去。”

陈圆圆说:“夫君不觉得可惜么?”

吴三桂说:“可惜什么?我已拥有你,何必还要你的影子。”

陈圆圆初时没弄明白吴三桂的意思,等明白了,便心魂激荡起来,撒娇地栽进吴三桂的怀里。

第二天清早,吴三桂叫李参将将银杏领走。李参将问他为何?

吴三桂正色地说:“本王已拥有圆圆,何必还要她的影子?”

李参将听了,心知此事败露,灰头灰脑地走了。

但银杏仍留在藩王府。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