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说天谈地 三、迁居之日,李参将送来美女

吴三桂与陈圆圆打道回府后,立即将陈三强找来。吴三桂认为既然选择了永历故宫作为藩王府,就得好好地将它修整一番。陈三强是他的管家,让他去管理修缮,吴三桂放心。

吴三桂说:“我想将藩王府迁到永历故宫去。”

陈三强说:“好啊!”

吴三桂说:“但我想在迁居之前将永历宫好好地修整一番。”

陈三强说:“我明白公子的意思。”

吴三桂笑道:“我还没说,你怎么便知道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什么?”

陈三强说:“公子的意思是必须将永历故宫装修得富丽堂皇,与皇宫无异!”

吴三桂问:“你怎么知道的呢?”

陈三强说:“俗话说,人活脸,树活皮。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无不是为了在人前人后显出人模狗样而出来忙碌。有些人成了,自然得装扮一番;有些人不成,打肿脸充胖子。公子贵为藩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此处早已不适合你居住。永历故宫虽大,也不能将他的晦气留在那里,所以得好好修整一番。这是人之常情,岂有不知之理?”

吴三桂让陈三强这番既不像褒,也不像贬的话说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好在陈三强是自己的贴心人,绝不会对自己有什么看法。他是因为没读多少书才说出这番话的,自己不能与他计较。吴三桂说:“你去操办吧!记住,装修得越豪华越好!”

陈三强领着数百民工在永历故宫里敲敲打打起来。首先是砌墙修院,该补的补,该修的修;然后是粉刷一新,该红的红,该绿的绿;最后是栽花种草,该剪的剪,该留的留。经过一番精心布置,永历故宫果然显出几分皇家气派来。

吴三桂与陈圆圆在装修之后,特意来查看了一遍。陈圆圆见永历故宫一改常态,竟然让陈三强装潢得真与皇宫无异,心中大为叹服。吴三桂也不得不赞叹道:“人尽其能,物尽其用,此话果有些道理。”

陈圆圆不解,问:“此话怎讲?”

吴三桂说:“若让三强领兵打仗,他不行,若让他出谋划策,他更不行,但若让他管家理财,他行,让他铺张浪费,他行,让他偷鸡摸狗,他更行!”

陈圆圆反问:“你怎么这样说他?”

吴三桂笑道:“你忘了白蔷薇之事了?”

陈圆圆想起陈三强协助吴三桂嫖淫白蔷薇一事,不禁哑然失笑。

吴三桂说:“我明白君主为什么既喜欢贤臣也喜欢小人的道理了!”

陈圆圆说:“什么道理?”

吴三桂说:“贤臣能帮自己安邦治国,而小人能让自己心情舒畅。这也可以说是人尽其能吧!”说完之后,便哈哈大笑。

吴三桂对永历故宫的装修很满意,便让人择了个黄道吉日准备搬迁。

那日,太阳出奇的亮,像个身上没着一根材的浑浑圆圆的娃娃,清清爽爽的,透透亮亮的。吴三桂看了一下天说:“果然是个黄道吉日!”

于是,沉寂而荒凉数年的永历故宫因突然变成了藩王府而热闹起来。

云贵两省的大小官员都前来道贺,或送金银财宝,或送玛瑙玉器,或送字画极品,应有尽有。

吴三桂望着满脸谀笑的官员和堆积如山的财物,心里充满了无法言说的愉悦之感。他的心里便有了一个念头:人生如此,死而无憾矣!然而,这个念头只在脑中仅存片刻,便消失了。他暗骂自己:怎么如此没有出息?

正当吴三桂沉思默想之际,陈三强走过来告诉吴三桂:“府外有人说为公子送来一稀世珍宝,我见他陌生,不敢放进来,故将其挡在门外。”

吴三桂一怔,问:“什么稀世珍宝?”

陈三强说:“他不肯示人。”

吴三桂说:“你不认识他吗?”

陈三强说:“可他说他认识公子,公子也认识他。”

吴三桂反问:“真有此事?”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是多此一问,便对陈三强说,“你叫他进来吧!”

陈三强将那人引来了。

吴三桂一见,心中欢喜起来。原来来人就是李参将。在吴三桂眼里,李参将乃是风水先生。

李参将说:“平西王乔迁之喜,在下特来祝贺!”

吴三桂说:“先生客气了!本王本应该先谢先生才是!”

李参将说:“平西王过奖,在下难安。”

吴三桂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陈三强以为这人见到吴三桂,必会将那稀世珍宝献出来。谁知他与吴三桂笑谈多时,却并无献出珍宝的意思,便忍不住地问:“先生说要送给平西王稀世珍宝,不知先生带来否?”

吴三桂连忙制止陈三强说:“三强不可在先生面前无礼!”

陈三强不以为然地退到一边。

李参将笑道:“珍宝已经带来,只是不知平西王肯要否?”

吴三桂笑道:“既是珍宝,本王岂有不收之理?只是让先生费心了。”

李参将说:“平西王先慢言谢!只因我这珍宝有些异常,平西王未必肯要!”

吴三桂一愣,反问:“不知是何珍宝?”

李参将说:“我这珍宝是因人而异,对喜爱之人来说是珍宝,对不喜之人来说是废物!”

吴三桂问:“世间哪有此物,先生可否先让众人看看再说?”

众官员早已对这人要送平西王稀世珍宝充满好奇,心里纷纷猜着。现在见平西王提议让他们见识见识,便轰然叫好!

李参将却漫不经心地说:“平西王须先答应收,我才叫人送进来。”

众人的目光立即凝到吴三桂身上来了。吴三桂想了想说:“好吧,我答应你!”

李参将把手一挥,只见四人抬进来一顶封得严严实实的轿子,轿子在大厅中央停了。李参将走过,将轿帘揭了。

轿子里走出一位盖着头巾的姑娘。

众人在心中幻想着姑娘的容貌。

李参将轻轻地将姑娘的头巾揭了。众人一看大惊,顿时咋呼起来,原来是一个长得极其标致迷人的姑娘。而且,这姑娘还有一奇特之处是,她竟然长得与陈圆圆十分相像,仿佛一个模子里铸出来的一般。

吴三桂怔怔地看着那姑娘,心里一个劲地说:世上还真有与圆圆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那日与圆圆在葡萄架下休闲时,自己便看到了两个圆圆。但那是自己的幻觉,然而现在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原来,李参将对风水先生之计甚是怀疑,他觉得如日中天的吴三桂不可能轻易就会栽的。他思前想后,觉得唯一办法,便是美人计。俗话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古今多少男人都是栽在女人身上。而威震四海的平西王也时刻被陈圆圆所左右。于是,他四处物色绝色女子。因为他知道,对于拥有陈圆圆此等佳丽的吴三桂来说,必须用绝色美女才能生效。至于这女人像陈圆圆,他是一点不知道,只是一种巧合罢了。

李参将见吴三桂一直没开口说话,以为他不喜欢,便问:“平西王不想收么?”

吴三桂一惊,连说:“收!收!此等珍宝,谁不想要。”说到这里,然后巡视一遍说:“你问问众人,在座各位,谁不喜欢这种珍宝?”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众官员一听,脸上便涩涩的。他们不知平西王是真话还是戏言。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