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说天谈地 二、吴三桂要将永历故宫改为藩王府

吴三桂目送着风水先生离去后,仍久久地注视着风水先生消失之处,仿佛没有回过神来。

陈圆圆说:“夫君会适居五华山么?”

吴三桂反问:“爱妾何有此问?”

陈圆圆笑说:“我观夫君凝目远送风水先生,分明是已被风水先生的话打动。”

吴三桂高兴地揽住陈圆圆的细腰,亲昵地赞叹道:“我有如此聪明的爱妾,一生何求?”

陈圆圆嬉戏道:“夫君切不可再取笑妾!”

吴三桂正色说:“并非本王取笑爱妾,而实是因爱妾惹人喜爱也!”

陈圆圆听后不作声,面上端庄,毫无轻浮之态,其内心却有抑制不住的愉悦之情。也难怪陈圆圆心里愉悦,自从与吴三桂相会以来,吴三桂便把她当做掌上明珠一般的爱惜。原来她以为吴三桂只是贪恋自己的美色,到自己人老珠黄之时,吴三桂对自己必会生厌烦之心。谁知他对自己竟然是历时愈久,爱之愈深!

吴三桂似乎感觉到陈圆圆的异态,回过头来看她。谁知这一看,倒把吴三桂的魂都引到天外去了。

这哪里是人间尤物?分明是天上仙子!

原来陈圆圆临风而立,脚下是飘飘荡荡的雾霭,身上的羽裳随风摇曳,身后是连绵不断各呈异态的云山,给人的感觉是陈圆圆仿佛乘风而去。

所以,吴三桂忍不住地赞叹道:“圆圆真美!”

陈圆圆一听,脸上立刻泛起彩云的羞红,娇嗔地回敬吴三桂一眼。

吴三桂见她娇态可掬,风采迷人,心中顿时涌出一种久违的激情!走过去,又将陈圆圆揽入怀中,手指在陈圆圆纤细却柔软的腰部上像弹琴样的跳动起来。

陈圆圆顿时感到一阵酥软袭透全身。

吴三桂轻声地对陈圆圆说:“我恨不得与爱妾在这里作鱼水之欢,尝尝神仙眷侣的滋味!”

陈圆圆越发娇羞起来,粉脸绯红,身子细颤,仿佛要弱不禁风地倒下去一般。

吴三桂将陈圆圆的细腰搂得更紧了。

许久之后,两人才从那情山欲海里摆脱出来。陈圆圆说:“夫君是要将永历故宫改为藩王府么?”永历故宫其实原来是黔国公沐天波的府第。

吴三桂说:“当然!要不我们怎么能过上那神仙日子?”

陈圆圆娇嗔道:“我与夫君说正事,夫君却总爱拿愚妾调侃!”

吴三桂说:“我可是作古正经地说!”

陈圆圆便说:“这我便有些不解了!先前夫君认为它不宜作藩王府,如今为何又改变了主意?”

吴三桂说:“凡人做事都讲究彩头。我担心永历帝的晦气坏了我的大事,所以不肯。现在风水先生告诉我那五华山下有条暗龙,若能将其掘出,必然助我成大事,所以我又想去住了。”

陈圆圆笑道:“夫君真的信那风水先生的胡说八道么?”

吴三桂说:“当然!俗话说,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陈圆圆说:“若是那风水先生在摆弄你呢?”

吴三桂说:“即便是摆弄我,也得这样!”

陈圆圆知道吴三桂的牛脾气来了,自己再劝也无用。吴三桂行事的准则是:不看准不做,一看准必做,且一做到底。陈圆圆轻声叹息道:“只是不知夫君为何就信了那风水先生?”

吴三桂说:“其实我并非心中真的就相信那风水先生了。”

陈圆圆说:“既然如此,夫君为何听他的呢?”

吴三桂说:“我只是从中找到了精神力量的源泉。”

陈圆圆不解地问:“此话怎讲?”

吴三桂说:“世间有佛还是无佛?”

陈圆圆说:“当然有佛!”

吴三桂说:“非也!你看到过佛么?”

陈圆圆说:“虽然没过佛,但佛却是存在的。”

吴三桂反问:“你为何说得这般肯定?”

陈圆圆说:“如果不是这样,普天之下为何有那么多人供奉着佛呢?”

吴三桂笑道:“原因并不在于有佛!”

陈圆圆笑道:“夫君能否给我解释么?”她的心里早已萌发向佛之态,只是由于心气浮躁,没有如愿,但她的心中一直对佛都是很崇敬的。因为她认为自己之所以能从一个沦落风尘的歌妓变成平西王的爱妾,是因为有佛从中保佑着自己。

吴三桂反问:“什么人才信佛?”

陈圆圆想了想说:“心里有了解释不了的疙瘩时,往往喜欢信佛!”

吴三桂笑道:“这就对了!”

陈圆圆说:“什么对了不对了?”

吴三桂笑道:“信佛之人之所以信佛是因为心中有疙瘩,他们认为信能够解开自己心中的疙瘩。所以,不管佛是否存在,他都得相信佛是存在的。”

陈圆圆问:“此话怎讲?”

吴三桂说:“否则,这佛不是白信了么?”

陈圆圆听了,一时半刻不知说什么好。她虽然知道吴三桂之言有些霸道,但却道出了几分真谛。即使你认为他是谬论,也是无从反驳的。陈圆圆沉思片刻反问:“这么说来,夫君相信风水先生的话是为自己找到借口么?”

吴三桂毫不犹豫地说:“正是!”

陈圆圆便无语,吴三桂也无语,两人默默地看着五华山上巍峨壮观的永历故宫。

且说那风水先生离开吴三桂之后,直奔郊外一农舍而去。

原来这风水先生并不是以给人看风水为生的真风水先生,而是大明之军的一位参将,姓李。因为吴三桂将大明灭了,他们的队伍也被打得四零五落,纷纷寻觅偏僻之处隐藏起来,以图后事。但李参将却觉得不报此仇,实在难安。然而现在的吴三桂是势大权重,朝廷也敬畏他三分,他作为一个不会舞枪弄棍,只知出谋划策的参将怎么能够将吴三桂扳倒呢?正在他苦于无计之时,一风水先生寻上门来,说他有一计能将吴三桂扳倒。李参将问他何计?风水先生说只要将吴三桂引到永历故宫去住便算完事。李参将问他何故?风水先生说此相暂不能泄漏,须动了吴三桂之心后才能告诉他。李参将只得依风水先生之计而行。

李参将进了农舍,那风水先生连忙问他:“事情办得怎么样?”

李参将说:“估计差不多了!”接着,将事情经过告诉风水先生。

风水先生沉思片刻,然后点点头说:“事实应该成功了!”

李参将便说:“先生此时应该告诉我其中缘故了吧?”

风水先生说:“五华山下确有暗龙一条,而永历故宫却凌驾暗龙之上。吴三桂虽然贵为藩王,但终究仍为人臣。吴三桂若居永历故宫,必是以臣压君,只要暗龙翻身,吴三桂便有覆灭之忧!”

李参将听后,心中不解,又问:“永历帝身为皇帝,是真龙天子。以真龙压暗龙,应该不会有事,为何没见成功,反败于吴三桂之手?”

风水先生叹息道:“只因永历帝是假龙也。”

李参将急问:“永历帝怎么会是假龙呢?”

风水先生说:“俗话说,天无二日,国无二君。既然顺治帝是真龙天子,那永历帝自然是假龙也。”

李参将听了风水先生的解释哭笑不得,他觉得自己被风水先生玩弄了。但他的内心却仍然希望这是真的,那样,他们便可以毫不费力地扳倒吴三桂了。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