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来援

    宫姀实力强大,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

    她一掌震退黑无煞,在张天流和白无煞的围攻下,她身形跃起,人在半空却以一种优美曼妙的动作扭身旋转,只见罗裙宛如白莲绽放,突然闪电般一只赤足踢出,踹飞白无煞的同时一指已经落在张天流剑刃前!

    也不知此女手指什么构造,能把石头当豆腐切的鸳鸯剑居然被她一指刺碎。

    好在鸳鸯剑本身就是碎的,是由鸳鸯妖禽羽毛拼接而成,虽有诸多变化,令人防不胜防,但面对宫姀这种层面的高手,当真无一点作用!

    “出绝招!”白无煞大喝一声。

    黑无煞立刻搅动阴风扑向宫姀。

    宫姀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阴风,转眼间她便被阴风包围。

    看着周围狂卷的阴风,张天流与黑白双煞都不见了踪影,宫姀眉头一蹙,突然间,无数的阴风刃从卷风中飞出,然而再多风刃似乎都无法伤害宫姀分毫。

    她不靠肉眼,单凭自身极限反应在阴风刃出现刹那间,将其击碎。

    可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多久,当她击碎一道风刃时,却迅速的把手缩了回来,只见她掌刀下出现了一道血口子!

    正是被张天流乌羽所伤!

    乌羽难见,藏在阴风刃中更令人防不胜防。

    仅仅片刻,宫姀就被暗算了十几下,白衣也被割开了不少口子,露出里面白花花的。

    “伤在你身,痛在我心,媳妇儿,别抵抗了,早死早超生。”张天流的奸笑传入,气得宫姀倾国倾城的容颜越加冰冷。

    “阴阳逆转无穷变,九宫八卦显神威!”

    左手指决一变,陡然间,旋转的阴风突然溃散,露出张天流与黑白双煞惊讶的脸。

    令两鬼一人更惊讶的是,剩下没有溃散的阴风刃居然倒飞而回,在他们身上割出了几道伤口。

    宫姀一步踏出,似有一股气场笼罩方圆,禁锢张天流与黑白双煞。

    随她指决变化,黑白双煞伤口上突然涌出阴气,让他们如泄了气的皮球快速萎顿下来,挡都挡不住。

    张天流脸色一变,回想到宫姀刚进来时将白无煞打上的情景,这样下去黑白双煞铁定被抽干不可。

    张天流立刻打出两道螺旋气劲,同时剑起彩光,拖出一道流影冲向宫姀。

    宫姀指决一变,螺旋气劲竟然溃散,同时素手扬起,竟引来阴风化为巨掌凝聚在张天流面前狠狠一推,张天流被震飞了五丈开外,身形一个不稳跌坐在地,脸色再次变得无比苍白。

    “看来先前一指并非全无效用。”宫姀看出张天流的虚弱后,却没有立刻解决张天流,而是引动法决疯狂的汲取黑白双煞体内阴气。

    张天流手段是多,但修为太弱,不足为虑,真正对她构成威胁的是黑白双煞!

    “想不到西丘国圣女竟是奇门传人,难怪如此狂妄。”高空人声响起,下一刻一道人影从高空坠落,站在了张天流身边。

    “丹蝶阴判来的可真是时候啊!”张天流站起来没好气道。

    “我那里也乱了,刚刚处理完就赶过来,圣人阴魂呢?”丹蝶阴判问。

    “不知道,我这里所有阴魂都被她的人抓了。”张天流无奈道。

    “人呢?”丹蝶阴判脸色难看道。

    “快逃出鬼门了吧。”张天流更无奈。

    “该死!”丹蝶阴判立刻驾驭阴风往鬼国而去。

    宫姀岂容他前去阻拦,此刻时间也拖得够了,她指决一散,被抽取阴气的黑白双煞离开跌坐在地,满脸萎顿,似乎智商都跌落了好几十。

    宫姀一转身冲到丹蝶阴判下方,左手又开始拈花般掐动指决,

    丹蝶阴判脚下阴风突然溃散,虽然很快他再次凝聚,不至于落到地上,但却被耽搁了片刻。

    “奇门九宫真是烦人。”丹蝶阴判远远绕开宫姀,很快就赶到了她前方。

    宫姀眉头一皱,人刹那如箭矢般弹射出去,目的直指鬼国。

    丹蝶阴判乘阴风速度比张天流快了五倍不止,饶是宫姀再快也赶不上。

    何况丹蝶阴判修为极高,传闻从未动用全力,张天流识气没用,单凭气感更无法判断。

    别看丹蝶镇小,只比雾山大点,但管辖地却不足雾海一半,更别提大城池了。

    然而阴判修为却比广陵、秀丰等地阴判强大太多。

    即使是如今天下第一大城的圣京,最为辽阔,人口最多之地,但在阴判大会时,张天流见圣京阴判修为也只是刚刚归真,毫无牌面的所在一角,地位似乎连张天流都不如!

    依此可见,阴判修为与地域无关。

    相反人少的地方,阴判才有更多时间修炼。

    圣京如此多人,管辖阴判自然忙得顾不上修炼。

    不是人人如灵龙啥事不做,也没谁敢说闲话。

    张天流头一遭感到实力差距的恐怖性。

    他在这里已经是天时地利人和了,U 却被一个娘们打得差点挂了。

    别看他现在没事,其实被扎心那一下让他现在虚着呢!

    宫姀摧心指洞穿他心口时,狂躁的真气涌入体内,若非豆芽菜牛,以惊人的速度将这些真气吸收一空,张天流已经死了!

    可是豆芽菜吸收这些真气后居然有些萎靡不振,如今开的三片叶子都蔫了,第四片卷曲的叶芽也变得没精打采。

    “我说的没错吧,圣人果然死在你这。”随着一声娇笑,九歌阴判脚踏巨型骨燕飞来。

    张天流没好气道:“少废话,前面打起来了,再不去帮忙我的人都得死光,你赔。”

    “放心,鬼物在阴界没这么容易死,何况丹蝶阴判已经赶到了,待我过去叫他们有进无回!”

    骨燕双翅一展,携带滚滚阴风从张天流头顶滑翔而过,眨眼就到了数里之外。

    张天流看的暗暗咋舌,心里也在后悔当初装什么逼?要不然这骨燕就是他的。

    西丘国修士虽然早已抵达鬼国,奈何张天流早有布置,钟鬼与长毛就镇守此地。

    钟鬼可以将阴气化为坚固的石墙,布置迷宫。

    长毛鬼有煞魂幡,之前不熟练派不上大用,但他此行目的就是夺取炼制煞魂幡之人的肉身。

    此人被张天流狙击后尸体一直在城楼上,鬼国飘荡的鬼物早被他们清空,集中在雾山鬼镇统一管理,故此这肉身没有被鬼物分食。

    长毛鬼得了肉身,再操控煞魂幡竟熟练了许多,虽还无法施展全力,不过稍显神通也足够让西丘国修士头疼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风云小说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