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敢闯鬼门

    莫老板准备干粮时,张天流回到听雨楼后院,见到自己的大狗阿黄。

    给阿黄扎几针,疏通疏通筋脉,脑中则在飞快的运转。

    神秘女人不简单,以她本事,不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不了项亥对她的注意。

    她却故意进了莫老板的店,让项亥仔仔细细打量她,想干什么?

    引起苍羽派的注意?

    她跟五巅峰是否有关系?

    为了弄明白,张天流跨界入阴。

    现在他的雾山鬼镇有了很大规模,也有他带来的几箱笔墨纸砚。

    凭他如摄影机的眼睛,加上开觉的身体,小学素描基础,画出神秘女子的容貌轻而易举。

    觉得有了八九分像,张天流折好画像,正准备叫鬼差送往五巅鬼域,忽见钟鬼领着一名鬼差过来。

    “见过雾山阴判,小鬼乃是九歌阴判派来协助雾山阴判的。”

    张天流很干脆的把画像交给小鬼送往九歌鬼城。

    “巧合?”

    张天流自语,回头又画了几幅,不仅给秀丰阴判,还有广陵阴判,丹蝶阴判,与五巅阴判,然后出了阴界。

    来到听雨楼二楼,张天流直接到树婆婆身后拉张凳子坐下,看她打麻将。

    “啊呀你这牌做的,明明能听三五八万,混一色胡了,非要做大,清一色有这么好做么,这明面上的万字牌都断张了……”

    张天流看也就罢了,碎碎叨叨的树婆婆被烦的不行,恼道:“有话就说,有屁滚下楼放。”

    “两界大事,说了你也不懂。”张天流激将道。

    树婆婆老神在在道:“你管你的,我管我的,咱们阴阳互不侵犯。”

    张天流蹙眉道:“要是跑进去呢?”

    “老身管不着。”

    “雾国皇宫也是雾海地界啊。”

    “老身只管雾山镇。”树婆婆油盐不进,让张天流没辙。

    他也不能让人坏了规矩,张天流是管雾海阴界,但树婆婆其实管的只是许愿树,而雾山镇是她的地盘,她找人建的房子,正如她家一样,别人来她这里捣乱她可以惩戒,但镇外,她不会出手。

    张天流无奈的去了小饭馆,看到邹泽洋这小子跟猪一样对付桌上的饭菜,不由笑道:“吃饱了想不想锻炼锻炼。”

    “呜,呃……啊!好撑,不想动,等下还要给我的手机升级呢,没时间,老大你也不要也升级升级?”

    什么是废宅,能不动绝不动,如果可以,他们甚至希望吃喝拉撒都在床上。

    前提是要有网络,有电脑有手机,还要有人供吃供喝,才能发挥啃老族的优良传统。

    网络电脑手机是没有,但有臭味相投的废宅陪着,够了。

    倒是莫老板走出来,把一麻袋干粮递给张天流后道:“需要帮忙知会一声。”

    张天流感动道:“我知道莫老板你喜欢小年轻,咱虽然一把年纪但这身子却是年轻的,需要的时候告诉我,好让我有时间逃出你的砧板。”

    一番话,恶心得邹泽洋差点吐了,搞的好像他与小商同学是莫老板的后宫似的!

    出了小饭馆,还没回到听雨楼,就遇到异人大叔在楼梯口等他。

    “最近要发生什么大事吗?”大叔问。

    “没啊。”张天流一脸好奇道:“你哪来的消息?”

    “芮总问我,要注意雾山的情况,特别留意各门派的弟子动向。”

    “这女人就不能安安分分的做个地下党?什么事都想插一脚,

    圣人转生也是你能玩得起的?”

    张天流心底鄙夷,对大叔道:“告诉她,想死就来。”

    “究竟是什么事?”大叔紧张道。

    “知道什么叫应天命成圣吗!雾海将有一位可应天命者出世,天生的应天啊!凡间的圣人!各大派都想找到此子收为弟子,就今天上午,苍羽派的弟子便找到了一位身怀六甲的母亲,此女容貌绝艳,明显不是普通人,哦对了,我这里有画像,你瞧瞧。”

    张天流之前多画了几张,有备无患。

    交给大叔后,他扛着干粮上楼了。

    “应天命成圣!真有这种圣童?”大叔对这世界所知其实并不多,也不去研究验证,只需把消息告知芮总。

    公叔怜阳得知消息后也很震惊。

    她并不知道雾海要发生什么大事,只是探子禀报说四大派秘密派遣弟子前往雾海,朝廷也有这样的举动。

    但不仅雾海,各大势力派遣的人几乎遍布困龙山脉,只是雾海有大叔在,她能第一时间收到消息。

    “圣童?不论真假,我们如何寻找?”

    “我觉得此事不是我们能参合的,如今虽得到修炼方法,但进步缓慢,我现在连一觉都没开,可不想去那大雾蒙蒙的地方。”

    众人议论纷纷,公叔怜阳却在深思熟虑后,对身边秘书道:“通知白日依、三五烟、画中人他们去探探风声,若有可能,不妨一试。”

    张天流回到阴界,正好得知送画鬼差的答复。

    众阴判回答各有不同,秀丰阴判问:“可是圣人?”

    丹蝶阴判很干脆的说:“不认识。”

    广陵阴判问:“漂亮呀,许婆家没有?”

    九歌阴判:“画的不错,有时间给我画一幅。”

    这什么跟什么啊?

    也就五巅阴判靠谱点,托鬼告知张天流,此女乃是西丘国圣女,而这西丘国正是西方平原诸国之一,在三十几个国家中排名前三,实力不容小视。

    五巅阴判还猜测,此女应该也在找圣人,而且还利用朝圣国的势力帮忙寻找,目前无法确定圣人是否在雾海。

    张天流正打算在出去看看,突然黑白双煞跑来禀报:“不好了阴判大人,小鬼来报,有人强闯鬼门!”

    “我靠!这就来了?”张天流大惊,立刻带着黑白双煞驾驭阴风冲向鬼门。

    等张天流赶到时,场面让他一愣。

    身长二三十丈,浑身鳞片泛出银光,硕大的头颅高高扬起,左摇右摆,与巨大的尾巴扫平了一座座建筑。

    这特么的是人?

    这分明是当初追杀过他的蟒妖!

    灵龙走后,天降金雨,吸引了多少强者居然都没顺手把它斩了。

    “不对,它体内妖气为何如此乱?”张天流看出异常,目光一扫后冷哼一声,屈指一弹,下一刻一处无人的虚空传出闷哼声,竟有人影凭空浮现,惊讶的看向张天流与黑白双煞!

    “什么人,胆敢闯入阴界!”白无煞喝问。

    黑无煞不废话,抄起一杆粪叉冲来闯入者面前,狠狠一叉。

    对方甩出一张符箓在双方身前爆炸,在黑无煞被逼退时,此人一手一张符箓拍在双膝之上,竟御空而行,快速冲回大殿。

    却没等他进入鬼门,一道螺旋气劲便命中了他后心,将他击落在地,立刻被黑白双煞左右制服!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