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尘封的连环杀人案

    啪!

    少女手中的笔突然断裂,快要画出轮廓的白纸也被撕裂出一条口子。

    “啊!”刚亲眼看见人自杀,她的精神正紧张中,只是笔断了的小动静都会让她反应激烈。

    “先等等再画”

    林徐成拿开了少女手中的画板,接过铅笔。

    安稳对方精神是第一步。

    少女是第一目击证人,最主要的是林徐成看着画觉得眼熟。

    如果整幅画全部画出来,一定能认的更清楚。

    “有没有转笔刀?我帮你削”林徐成看着铅笔,以断口的状态,普通成年男子也未必拧的断,更何况少女刚才是竖着拿笔,也就是素描的方式画画,手是用不上力气的。

    笔断的很怪。

    “你是警官吗,看起来没有比我大太多哎”少女递了转笔刀来。

    “见习督察,正在考核中”

    林徐成抓着转笔刀,伴着削铅笔声说道:“我姓林,在油麻地警署工作,你呢,怎么称呼?”

    “sugar。”

    “sugar,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放心,这不是怀疑你,我们需要知道事情详细的来龙去脉,这有助于破案。”

    “我来同学家拿课本”sugar朝着林徐成伸手:“阿sir,我帮你画出来那个老太婆。”

    “好”

    sugar画画是十分的仔细认真。

    而在这时间内,湾仔警方接到消息后迅速赶来,拉起警戒线。

    “我是油麻地的马桂彬”马桂彬拿出警员证,在领头一男一女两个警察面前晃了一下,说道:“今天我和上司一起来湾仔,突然听到尖叫声,等我们赶过来之后……就看到了一个女学生瘫在这具尸体前”

    “真够血腥的~”

    男警捏着鼻子蹲下,

    打量尸体。

    然后才站起来:“你好,我是郭家伦。”

    跟在郭家伦身旁的女警也向马桂彬自我介绍:“我是罗娜”

    “你上司呢?”

    郭家伦搜寻了一圈,没看到第二个人影。

    “他在和那个女学生聊天。”

    “哪边?哦,我看到他了”郭家伦大步朝着林徐成走去。

    …………………………………………………………

    ………………………………………………

    sugar画出来的是一个背影,不可否认sugar的画功很好,老太太的神态捕捉到精髓。

    发型虽然只因匆匆一瞥有些模糊,但还是能看出个大概。

    “你只看到背面?”这套打扮虽然过时,但依旧是许多老人的首选。

    自做的斜扣布褂子。

    隆起来的头发,窝成个发髻。

    全港有这个发型的老太太不下万人。

    “才不是……画好了,阿sir”sugar有些小骄傲的将另一张画纸递给林徐成。

    她画画速度非常快,林徐成还在看背影画时,sugar就已经将正面画出阿来。

    不过在画纸送到林徐成手中前一秒,一股风忽然吹来,将画从sugar手中夺走!

    “哎!”sugar下意识站起来去捡。

    “等等!”

    林徐成下意识觉得不对劲,他抬头看去楼顶上突然有一张沙发落下,砸落的方向正是sugar所在位置!

    “小心!”

    林徐成弯腰猛往前冲,身体就如那脱轨的火车般,带着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扑向sugar。

    危机一刻,林徐成右手抓娃娃般轻松将sugar夹在腋下,快步猛冲躲开。

    轰!沙发险之又险的擦着两人落地,摔的散架。

    “没事吧?”林徐成对着被自己夹在腋下的sugar问。

    她轻轻摇头,将一张纸递给了林徐成。

    林徐成把她放下,才接过画纸。

    只是看第一眼,林徐成便认出这张脸的真身。

    正是他此次前往湾仔的目标。

    龙婆!

    “你们两个没事吧?”惊慌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没事”林徐成转头,看到一个英俊帅气的男警站在自己身后。

    他一眼扫过对方胸口的警员证。

    郭家伦,督察职务。

    “郭sir,这是sugar”林徐成让半步指着身后的女学生,同时将画像递给过去:“她画的嫌疑人。”

    “林sir别这么生分嘛,警界新星的名号我在湾仔也经常听说的。”

    “郭sir开玩笑了,我只是个小卒子”

    “小靓女,你确定是她?”

    sugar在郭家伦出现后,一双眼睛就挪不开直勾勾盯着他。

    直到郭家伦第三次询问,她才反应回神:“是她,我亲眼看着这个老太婆把她推下楼的。”

    郭家伦呲牙,又咬着嘴唇:“这样吧,林sir还要麻烦你跟我们回一次警署。”

    “应该的”

    如果这件事真的与龙婆有关,林徐成自然巴不得能参与这个案子。

    在两人谈论时,罗娜与马桂彬站在一起。

    听她小声嘟囔着:“这家伙骗女人很厉害,没想到骗男人也有一手啊。”

    “你认识林sir?”马桂彬疑惑的看着罗娜。

    “林sir,听说过,据说一直在破大案子,不过我说的不是他,是那个花心警察。”

    “噢”马桂彬搞懂了:“原来郭sir也是个花花公子。”

    “难道……”

    两位督察职务的搭档相互对视一眼。

    一个是遍地开花的湾仔花花公子,另一个是霸王花都敢用强的猛人。

    “真巧!”

    ………………………………

    …………………………

    湾仔警署,

    “谢谢林sir你配合!”

    “如果还有麻烦,我肯定帮忙。”

    在与郭家伦友好握手下,林徐成带着马桂彬离开。

    不是他不想参与这个案子,而是湾仔的人对自己的案子很看重,而且底下警员也对林徐成很警惕,生怕他来抢功劳。

    背后的目光就像针扎,他自然不可能死皮赖脸的留下。

    离开湾仔警署,马桂彬悄悄看了林徐成一眼。

    比自己年龄小很多,却给人强大的压迫性,不要得罪林徐成……这是马桂彬第一次见到林徐成时最直观的感受。

    虽然林徐成每天都笑呵呵,和别人的关系也不错,但他相信那只是没有愤怒的野熊。

    “现在怎么办?”

    “当然是继续找人”

    黑色轿车停在楼下。

    林徐成身后跟着马桂彬,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第一位“龙婆”家门口。

    门缝口往外溢着香火气,云雾缭绕。

    叮咚~

    林徐成找了有十几秒才在爬满黑斑和青苔的墙上找到了门铃按钮。

    卡~

    门拉开。

    龟腰走出来一位老阿婆,年龄看着有90岁。

    “阿婆,请问龙婆在不在啊?”

    “我就是啊。”老阿婆眯眼聚焦看着林徐成。

    “你就是?”林徐成又看一眼手上资料:“龙婆应该只有60多岁吧?”

    “我今年62岁”老阿婆的嘴没了牙齿,瘪皱着,说话也含糊不清,还带着唾沫星乱溅。

    “62岁?”林徐成皱着眉后仰,躲避唾沫星。

    说92岁都有人相信。

    “每天帮别人问米,请鬼神上身,很折寿的!”老龙婆说道。

    “打搅了阿婆,我们可能是找错人了。”

    “找错人?”

    听到这句话,老龙婆才睁大双眼,只不过此时林徐成与马桂彬已经离去。

    “林sir,你找龙婆问米啊?”闻着香火气,马桂彬也知道那里面是做什么的。

    “龙婆能沟通阴阳两界,说不定可以帮我的忙……还有一个,去看看了……”林徐成并不想多解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