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朝堂斗左相步步争(1)

    青瓷猛地抬头,瞪大了眼睛。

    “念在她记得朕,劳心替朕熬燕窝粥的份上,暂且再信她一回。”起身,赵向零已着装完毕,若不细看看不出她脸上用来掩饰脸色厚重的粉,“都起来,备驾。”

    赵向零的意思,是说青花是知道赵向零身体不适,才会特意买通厨娘要给她煮这燕窝粥。

    可忽然调她回来,会不会不妥?

    万一......

    青瓷抿唇,觉得这件事她还得当心提醒陛下才好。若陛下不肯听,那就给左相大人悄悄透露些风声。

    打定主意,青瓷安下心来,专心忙赵向零的行程去。

    ===

    含元殿,礼乐声起,华盖宝扇,交叠绚烂。

    赵向零身着卷龙衣,头戴冕冠,信步而来。众臣拜倒于两旁,不敢出大气,双目注视红毯,不得抬头。

    登上玉石阶,赵向零转身坐在首座,才抬手平淡道:“诸位平身。”

    没有跪拜的有几人,除了无需跪拜的李瑞清,还有皃国皇帝勒坦和他的侍从。

    赵向零眼尖,瞧见距离勒坦身边最近的那个侍从是个女人。

    一来那女人身着宽袍,同后头短皮衣的侍者不同,二来她耳上有洞,并无喉结,不难辨认出她的性别。

    记起勒坦新纳的妃子,赵向零很快确认了此人的身份:这个女人,多半就是勒坦和察克力两人起冲突的源头。

    她来做什么?

    勒坦上前一步,朝赵向零行拱手礼道:“南朝女帝果如传闻美艳非常。”

    美艳,绝不会是个好的形容词,至少在这种情况下不会是。

    作为女帝,美艳二字是对赵向零的侮辱。

    王叁挽须上前,笑道:“素闻皃国大汗彪悍得很,

    能止小儿夜啼,如今看来当真不错。”

    勒坦笑笑,并未说话,也没有因为王叁的暗喻而愤怒。他环视一周,目光再度落在了赵向零身上。

    赵向零端坐,面对他的目光压迫并未改神色,而是抬手淡淡道:“皃皇远道而来,路途辛苦。来人,赐坐。”

    一语双关。赐坐,可以是命宫人,也可以是命勒坦。

    不过勒坦似乎并不在意这些,宫人搬来矮几,他也就大大方方的坐了下去。

    正对赵向零,勒坦以一个最舒服的方式瘫坐在椅上,抬头望着她:“想来,南国皇上你已经知道我的来意。”

    “朕不知。”赵向零坐得端正。她面上并无异样也挑不出半点错处。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有多么不舒服。

    厚重龙袍搭在身上,叫她整个人不得不坐正,袖口广而阔,只凭借一层薄薄中衣根本叫人感觉不到温暖。

    手心冰凉,后背却已被汗水濡*湿,小腹更是疼得钻心。

    纵然如此,她也必须保持风范,不得有半点颤动。

    “我此番前来,是为了寻回我那个不懂事的弟弟。”勒坦道,“前些日子我同他闹了矛盾,他负气出走,如今可安好?”

    他扬眉,盯着赵向零的脸,不放过她面上一丁点的动静。

    赵向零冷笑:“既然是你的家事,又为何来此处喧闹?你弟弟在何处,难道还来问朕?当然,若令弟在此,朕定当以上宾之礼好生招待。”

    勒坦来朝,不知究竟是何用意,在他没有完全表达出他的意思之前,赵向零无论如何也不会叫他得偿所愿。

    每日国事那么多,她为何要事事记得?不过是一个人降,也未必能弄出多大阵仗。

    “你们南国人就是喜欢这样拐弯抹角!”勒坦忽然站起身,“我的意思是说,我弟弟归降于南国,现在我来带他回去!”

    他忽然的暴起叫众人一时震惊不知该说什么好。

    事实上先皇踏平皃国国土,如今的皃国是游离在荒漠草原中的马背民族,与从前大不相同。

    勒坦自称‘我’,进殿不拘礼节,如今拍案而起的作风更是叫人瞠目结舌。

    这哪里有个皇帝半点的作风?分明就是草莽中的土匪头子!

    这样一想,瞧见他阔胸方脸,黑须满面,就愈发觉得他像是山间里的绿林好汉。

    赵向零按住案台,想要说话,怎料腹中剧痛,再不能运气出声。这一开口,怕是当即就要显得她软弱无力。尤其是在勒坦先声夺人的情况下,她更不能输了气势。

    因得赵向零停顿这半刻,室内寂静无声,气氛显得极其诡异。而勒坦耐不住再度发声:“怎么?无话可说?”

    赵向零抿唇,刚想再次提气发声,一人站出笑道:“勒坦汗何故在堂上如此咄咄逼人,岂不有失一国风度?”

    紫衣白鹤,李瑞清是也。

    勒坦汗抬眼瞧他,不禁冷笑:“什么时候南国一个风吹吹就会碎的瓷娃娃也来朝堂上当值,南国当真无人了么!”

    放眼望去,能官居正三品以上的文官无疑不是发须花白老态龙钟,李瑞清立在其中确实格格不入。

    但说他是白瓷娃娃,也未必太偏激了些。

    李瑞清不羞不恼,噙着笑淡淡道:“南国素来讲究礼法,崇尚非礼不言,非礼不视,其他人在朝堂上资历深久,也只得我狂妄,同你多说几句。”

    此言易懂,勒坦汗听得明白,他就是直直说自己不懂理,其他人都不愿意搭理自己罢了。

    登时他一张黑脸染得通红, 稍稍躬身似乎打算朝李瑞清进攻:“你是何人?莫不是凭着一张脸加官进爵?也对,你们座上的是个女皇帝,凡事她说了算,想要封你个一官半职也不是什么难事!”

    朝堂寂静。虽说半朝元老如今都知道皇宫中那位‘以色侍君’的国师乃是左相,但没有人敢贸然对他出手,也没有人敢如此小看他。

    因为左相的实力与手段众人有目共睹。他在官场上待得并不算久,十七岁正式入仕,如今二十四岁,不过短短七年时间。

    七年时间,四次党争,铁血手段叫人胆寒。他爬上左相这个位置的时间比别人更短,意味着他手中的鲜血比旁人沾染得更多。

    朝堂上风云变化,稍有差错就将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虽说立在高位上没有人无辜,可也绝对没有傻子。

    至少,没有人会是案板上的鱼肉,任由人宰割。左相之所以如今能是左相,定然有他的过人之处。

    。m.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