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

    单莉远远地就望见她爸正站在公园的大门口朝她这边看过来了。

    她加快了步伐,刚刚跟她们几个说话也耽误了很长时间,她也怕她爸骂她磨蹭这么久才来。

    她一直低着头,也不敢看她爸。

    等走近了,她抬头看向他,她爸正在望着她笑,她叫了声“爸”。

    单父朝她伸了伸手,“走!我们去吃饭!你想吃什么?”

    她眉头一皱,急忙说道:“我吃过饭了。”

    “你就吃过了?这么早的?你确定不是在骗我吧?”

    单父满脸惊讶地看向她,今天他可是提前赶过来的,再说路上也没遇上堵车。在他看来,他似乎觉得她不可能这么早就吃过饭了。

    “嗯。”单莉点点头,她生怕她爸爸不相信她说的话,“我是吃过了。我跟几个同学一起吃的。”

    单父把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你真的吃过了?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女生。”

    单父感到很失落,本来是打算早点儿过来跟她一起吃顿饭,顺便培养一下父女感情的,一路上他也是拼命地赶着时间。虽然时间还早,还没到正常的午餐时间,然而,她却说吃过饭了。

    “你还想吃什么?我带你去吃。”

    单莉连连摇着头,“我不去了。刚刚吃得很饱呢。”

    “你吃得很饱,我大老远地跑过来,我还没吃饭呢。”单父满脸委屈地向她诉苦。

    单莉又感到于心不忍,可是,她实在是不想跟他一起去吃饭。她把双手抱在胸前,不知所措地搓着双手。

    稍过了片刻,她望向他,“你没吃饭,你就快去吃。”

    单父眉头紧皱,这才刚说几句话呀,她又在轰他走了。他走上前来,拉着她的手,“我给你买了衣服带来了。”

    而她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就好像没听见他这句话似的。

    单父又笑了笑,“走!你跟我一起去吃吧。站在这里很热的。”

    单莉连忙往后退了一步,生怕她爸又把她拉走了似的。“我不想去。我要回家了。你自己去吃吧。”

    单父的忍耐极限似乎受到了打击,他嘴巴张了张,然后,又合上了。他抬手不停地摸着头,又向四周望了望。

    正午时分的太阳就跟个火炉似的,公园门口和街边的树木立在太阳下,一动也不动。

    马路上的车辆飞快地奔驰而去。人行道上的路人或撑着伞,或疾步如飞,都在刻意地躲避着火辣辣的阳光。

    单父又朝她走近了一步,抓住她的手,“走吧!你跟我一起去吃饭。”

    单莉连连往后面退让着,并从他的手中抽回自己的手。“我不想去。”

    单父愣大眼睛瞪着她,“我大老远地跑过来看你,你都不管我有没吃饭的,还要急着把我撵走。你也太没良心了吧。”

    她也觉得很冤枉,却又不知该怎样来向他解释。由于天气炎热,她一急,脸也跟着红了。“我,我,我没有撵你走。”

    “那你还不去?”单父扯着她的衣袖,“走!我们就在这个附近找个地方吃吧。”

    单莉虽然心里极不情愿,却也只好跟着他走了。

    往前面走了一段路,单父看到有一家餐厅看上去还马马虎虎的,还算过得去,他便拉着她走了进去。

    坐下后,服务员便拿着菜单走过来了。还没等服务员开口,单父便从服务员的手里夺过那菜单,递给单莉。

    “来,你自己看看,想吃什么就告诉我吧。”

    单莉看都没看一眼,又把菜单递给他了。“我真的吃过饭了。你自己吃吧。”

    单父点点头,翻看着菜单,“我给你点个汤。”

    单莉也没吭声,她却好奇地望向餐厅的每个角落。

    单父还是点了好几个菜,他让服务员快点儿上菜。

    服务员送上来茶水。单父让她帮忙拿了瓶饮料过来,递给单莉。

    他喝了口茶,朝她笑了笑,“你有没想过,到时候要考哪个大学?”

    她摇摇头,“还没想。”

    单父把椅子朝她面前移近了些,“到时候你就考省城的大学。怎么样?”

    他眼巴巴地望着她,生怕她摇头说半个“不”字。

    她眨巴着眼睛想了想,“我不喜欢省城。”

    单父有种碰壁的感觉,“为什么?”

    她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转,又摇了摇头,“我不喜欢近的地方。”

    单父皱了皱眉头,他感到很是遗憾,怎么就跟她没话题可说呢?他很是不解地看着她,“怎么就不喜欢近的地方呢?你都没去过?”

    “嗯。太近了就不喜欢。”

    单父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这到底是什么逻辑呀?他摸着头想了想,也想不出什么原因来。“那你想去什么地方?”

    她喝了口饮料,把饮料瓶举起来晃了晃,“我喜欢很远的地方。”

    “你为什么想要去很远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

    单父觉得这个话题再也没法说下去了。只有再换一个话题。“那你想学什么?对什么感兴趣?”

    她摇摇头,“不知道。我还没想过。”

    “那你对什么感兴趣?你也不清楚?”

    “嗯。”

    单父似乎感觉这第二个话题又谈不了多远就要终止了。“你总得有个兴趣爱好吧!”

    单莉放下手中的饮料瓶,摸着头想了想,好像也没想出个答案来,她又摸着下巴,还是没有想出来,她干脆说了个“没有”。

    单父听着她这答案也禁不住笑了起来。

    她看她爸在笑,又生怕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遂又强调道:“是没有。”

    单父喝了口茶,又问:“你刚刚是跟些什么同学在一起玩呀?”

    “跟我好的同学。”单莉脱口而出。

    “怎么个好法啊?”

    “嗯?就是啊,她们都对我很好的。”单莉解释道。

    服务员把汤送上来了,顺便帮他们装了两碗才离开。

    单父朝她扬了扬下巴,“快喝汤!”

    他帮她把汤放到她面前后,又问:“你说的对你好的同学,都是些什么人来的?她们的学习成绩怎么样啊?”

    单莉昂起头来,“她们都是对我很好的同学。欣羽和妞妞都是跟我一起从三中考到一中的。”

    “哦。那她们的成绩应该很好吧。”

    “嗯。”

    这时,单父便想起去年这个时候,在单莉家的小区门口,她跟他说的事情来了。

    “你去年不是跟我说过什么走后门,有人把你的同学给挤掉了。最后怎么样了?”

    提起那可恶的走后门事件,单莉又是满腔怨愤了。“就是有欣羽呀。后来,她们的家长去上告了,最后都进了一中。”

    “哦。那不是很好呀。”

    “嗯。”

    单父想了想,他记得她还说了一件事的。“你不是说还有一个人,考上了一中,家长不让她去读的。那最后到底有没去读呀?”

    “去了一中。”

    说起妞妞的继父来,单莉真是恨得咬牙切齿的,“爸,我跟你说呢。我那个同学妞妞,她那个老不死的继父太可恶了!他虐待妞妞,不准她妈给她买衣服,还不让她读书。你说,他有多缺德呀!”

    “嗯。他的确是做得不对。”单父点头道。

    想起去年去妞妞她家的档口找她继父算账的事,她真是愤怒不已。

    “爸,你不知道,去年上学的前几天,我们几个同学到妞妞家的档口,去找她那个老不死的继父算账,准备教训他一顿。结果,他拿着扫帚把我们轰走了。真是太气人啦!”

    单父点点头,“嗯。的确是很气人的。”

    他又把身子朝她靠近了些,“单莉,我跟你说呢,你也有不对的地方。你知道不?”

    单莉睁大眼睛望向她爸,她爸竟然还说她也不对。心想,我可是替妞妞打抱不平呢。

    单父笑了笑,“你替他人着想,值得表扬。但是,你骂人家是老不死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明白吗?”

    单莉真是气极了,她提高了音量,“你还敢说我不对呀!我可是替妞妞打抱不平呢!”

    单父哈哈一笑,“你替人打抱不平,也不能骂人家是老不死的。”

    她感觉跟她爸讲不清楚了。她叹了口气,“唉,你不懂!哪有做父亲的不给子女读书的,还要虐待人家的孩子。他还好吃懒做,又爱赌!这么可恶的人,还不应该骂他呀!我们早就咒他早点儿死掉呢!”

    “他有你说得这么坏吗?”

    “当然有啦!爸,你要是不信,我带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