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新仇加旧恨

    很快,乔山便为沈秋檀请了个女先生。沈秋檀进入了恶补阶段。

    老杨氏听说沉香居又进了人,还是个教书先生,顿时就觉得割肉一般的疼痛,这女先生得花多少钱呀?一个小娼妇的孙女凭什么要读书识字!

    看着沈秋檀酷似沈晏沣的那张脸,她就想起了顾盼盼那个小贱人。

    一个以色侍人的舞姬,竟然敢骑在她头上!

    小杨氏本来在伺候着自己的姑母兼婆母,见姑母忽然变得阴冷的脸,吓得一抖。姑母这是又想到什么了?是新仇还是旧恨?

    她小心翼翼的收敛自己的动静,免得一不小心触怒了姑母。

    不过说起沉香居那两个,也难怪姑母会不喜。细说起来,这应该是由来已久。沈家的老人也都不陌生。

    老杨氏本来是继室,当年嫁给老侯爷的时候恰是二八年华,一个女子最明媚肆意的年纪,而老侯爷已经过了而立之年。老杨氏年轻时候娇美动人,便是从她现在的细眉长眼也可窥见一二。

    刚嫁入侯府的那几年,老侯爷对老杨氏又宠又爱,原本的两房妾氏都成了摆设,老杨氏也争气,嫁进来的第二年就喜得贵子,便是现在沈晏海。但没想到好景不长,在沈晏海两岁的时候,老侯爷突然领进门一个舞姬。

    那舞姬身段火辣又柔美,说话轻声细语,一张脸更是艳绝无双,老杨氏妒火上涌,立时就要刮花了那张脸,还是老侯爷说:这种出身的早被喂了药,连个孩子都生不了,不过也就是个消遣的玩意儿。老侯爷那时候还不到四十,虽然比不得少年郎鲜嫩,但一张脸仍让老杨氏心旌摇曳。

    如此这般,老杨氏这才默认了舞姬顾盼盼进门,但并无妾氏名分。

    老侯爷一边笼络着娇妻,一边享受着顾盼盼的美人恩,本来也算是和睦,谁知,一年后,不可能怀孕的顾盼盼竟然有了身孕。那时候,老杨氏也刚刚被诊出身孕,如何能容得下一个上不得台盘的舞姬跟自己同时有孕?

    她给人做继室已经够委屈了,一个舞姬都要欺负她了么?

    这事要是传出去,自己还怎么出门,别人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自己。

    老杨氏喊打喊杀,以自己腹中的孩子做威胁,老侯爷无奈,可他当时只有两个儿子,子嗣不丰,也舍不得舞姬肚里的孩子,左右为难之下只得将顾盼盼偷偷看管起来,除了他的几个心腹,谁也不能靠近。

    数月后,顾盼盼深夜发动,生下一子,便是后来的沈晏沣,而老杨氏也紧跟着发动,生下了沈晏泳。

    两个孩子前后接连出生,只差了不到三天,沈晏泳是嫡子,却要叫沈晏沣一声三哥。

    这对老杨氏来说,是掩藏在内心深处的耻辱,她最不愿意被揭开的伤疤。

    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沈晏沣明明已经死了,为何他那一双令人厌恶的子女又回来了?

    还要请女先生?

    多大的排场!连长松、长柏兄弟都要去书院读书,她竟然还要请女先生。

    大宁朝书院林立,底蕴深厚的世家大族多有族学,殷食人家没有族学也可以请西席。但这其中,有一半都是为了开蒙,沈秋檀却已经十一岁了,早过了开蒙的年纪。其实老杨氏忘了,当初沈家的几个女孩也是请过西席的,而且一直供奉到最小的双胞胎十岁,到了女孩子该学绣花裁衣管家理事的年纪,才辞了去。

    若说花钱,都是一样的花,只是她看不得给沈秋檀花而已。

    “姑母何必生气,

    棽棽小时候那副傻样儿,您又不是不记得,就是请再好的先生,能学出什么来?”小杨氏劝着,姑母这样,恐怕是新仇旧恨加到了一起。

    老杨氏冷着脸不说话,她哪里是担心沈秋檀学的太好,而是根本不想让她学!

    小杨氏浑然未决:“再说了,这事儿是公公点了头的,您不同意……也……”

    “闭嘴!”老杨氏捂着胸口,觉得快被自己这个蠢货侄女给气死了。

    恰在此时,有脚步声传来:

    “给母亲请安。”

    “给祖母请安。”

    是姚氏带着女儿秋桐来给老杨氏请安,小杨氏松了一口气,顶缸的来了,姑母不会发作她了。

    果然,“都日上三竿了,我可受不起你们的安!”老杨氏一口气还没能出去,就被这对母女堵了回去,现如今这口气就憋着不上不下,可不正好出在姚氏母女身上了。

    姚氏垂着脸,眼观鼻鼻观心,一语不发。

    像是已经习惯了。

    “你是哑巴了?”老杨氏见了这样的儿媳,怒火更甚。

    “敢问祖母,几时请安才不算晚?每日辰时一刻请安,是您老人家定下的规矩,我和母亲辰时一刻进的门,如何就晚了?”她实在忍不住了,十三岁的沈秋桐替母亲不值。

    母亲身为长房嫡妻,管家之权却落在了四房头上,还不都因为四婶娘是祖母的侄女?原本二房、四房就骑在长房头上,后来爹又摔断了腿,长房简直都要被压死了。

    小时候她不明白,为何祖母不喜欢自己,不喜欢母亲,现在她都这么大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明白以后,她更不平,明明自己亲爹才是祖父的原配嫡长子,就算爹爹腿摔坏了,也还有大哥,凭什么让一群姓杨的在沈家耀武扬威?

    姚氏如同泥塑木胎一般的脸上闪过焦急之色,一把将沈秋桐拉到身后,直接跪在了地上:“母亲息怒,都是儿媳教女无方,桐儿还小,请母亲不要跟一个小孩子计较。”

    “娘……”沈秋桐又气姚氏的懦弱,又心疼姚氏的处境,这毕竟是她的亲娘。

    沈老夫人冷笑道:“小孩子?呵呵,原来是从小就不孝啊!”

    姚氏一慌,“孝”之一字,太过沉重。

    自己已经这般低服做小,她为何还要这般咄咄逼人,“从小不孝”,这要是传出去,桐儿还如何做人?她的指甲伸进掌心的肉里,不过是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她卑微的请求:“母亲恕罪……”

    “这是怎么了?这不年不节的,大伯母怎么行如此大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祖母她老人家苛责您呢!”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