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又变身了呢

    济鲁十一州,原本不设道府,境内,自然就无节度使府邸。萧旸成了济鲁节度使后,直接占了原来济云州的刺史府当做自己的府邸,至于原来的刺史去哪里安府,就不是他管的了。

    济云城成了府城,沈秋檀现在便被关在了城中萧府的一进单独的院子里。

    至于萧旸那厮,还在城外三十里的军营之中,听说,在“威逼利诱”那只小花猫……

    沈秋檀为无辜的小花猫默默的点了根蜡,又纠结起自己如今的处境来。

    宽敞的木桶里,水汽氤氲,水面上还飘着花瓣,沈秋檀摒退两个侍女,自己退了衣裳,看到大腿上绑着的玉佩和银子安然无恙,才解下来,光溜溜的钻进了浴桶之中。

    花香清淡,热水蒸腾,她满足的发出一声喟叹。

    多久没有洗过澡了啊!

    萧旸态度不明,但看上去还没有要取她性命的意思,她总不能太亏待自己。只是仍有些不可名状的烦闷,本以为城门大开,总可以想办法去京城了,没想到又被关进了更小的牢笼。

    弟弟才刚出生,那个奶娘在自己的梦中只出现过一次,对其人品、手段一无所知,她能照顾好弟弟么?

    不多时,她快速的出了浴桶,用老法子将那玉佩等物依次绑好,才又换上新衣。

    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再度变身,搞得自己总是提心吊胆的,还有这些贵重之物,如果变身后能有个藏纳之所就好了……

    正这样想着,鼻尖忽闻一股香气,身上也升腾起一股燥热来。

    沈秋檀心头一紧,这熟悉的感觉……又要变身了么?

    自从上回变作橘猫,已经风平浪静许久,现在这屋子四周都有眼睛盯着,若是这个时候变身……

    “沈姑娘,可洗好了么?”侍女敲了敲门。

    “稍后。”沈秋檀的心要跳出胸口,要是这扇门打开,自己就要上演一出人变猫了。这侍女会把自己当成妖精吧?

    “沈姑娘?”

    “离我远些。”不是叫你稍后么?稍后啊,容我想想……

    “姑娘可是害羞?”听闻这位沈姑娘的父亲好歹也是一州刺史,难道之前洗澡不用人侍候么?

    “沈姑娘?”

    那侍女又问,一声叠着一声,叫沈秋檀好生烦躁。

    “我叫你远些!我不会逃跑,但以后谁也不准靠近这院子!”害羞你妹啊,我是怕吓死你。

    侍女没想到前一刻还温柔如常人的沈姑娘,不过洗了个澡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怎么这样的喜怒无常?难怪原来那位沈刺史将她藏得密不透风,这种脾气一旦泄露出去,叫外人知道……

    侍女耐着性子:“姑娘,您总得叫我进去把澡桶收拾了吧?”不过,世子对这位很是看重,她越不让自己进去,自己越要看一眼才能安心,她是京城国公府的下人,可不是随随便便哪里来的丫鬟。

    办事不能毫无成算。

    沈秋檀的全身都在发颤,骨骼间又传来那种压迫之感,疼痛如影随形,她知道,这一回,祈祷也没有用了,变身已经迫在眉睫,可若是不放那侍女进来,恐怕又会惹她生疑。

    根据唯一的那一回变身的经验,时间或许还够……

    想了想,沈秋檀心里迅速有了决断。

    吱呦一声,她从里面打开了门,与那侍女打了个照面,脸色不豫的道:“快着些,还有,给我弄些吃的来,我先去里间睡一觉,睡醒自然会吃。”

    说完便施施然的回了里间,

    只剩下不知该作何表情的侍女。

    后一句几乎是脱口而出,想吞回去,已经晚了。

    沈秋檀觉得自己特别饿,这种饿甚至要盖过了身体的疼痛。

    侍女却不淡定了,她长于京城公府,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可这位沈九姑娘可真是……粗鲁到她形容词匮,怪道人都说靖平侯府愈发的上不得台盘了。一家教养究竟如何,看家中孩子便可知一二了。

    侍女换来两个小婢,小婢合力将浴桶搬走,那侍女却抻长了脖子,往里间瞄了一眼。

    从她的角度,透过屏风,只能看见床幔之后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那身影一动不动,看样子是睡着了。

    侍女再次觉得大开眼界,带着两个小婢利落离开。

    当门关上的那一刻,床上的沈秋檀终于放开了粗重的呼吸。

    全身骨骼咯咯作响,好痛!

    香味越来越浓,汗水已经打湿了她新换的衣裳,可想起上次变身之后的意识不清,沈秋檀这一回要紧牙关,让自己务必保持住清醒。

    “沈姑娘,我看你方才脸色不好,可是身体不适?要不要帮你请个大夫来?”走到一半, 侍女忽然想起沈秋檀方才的脸色,一脸惨白,毫无半丝热水沐浴后的红润,外露的脸上更是汗水淋漓。

    那汗水不像是泡澡所致,反倒像是冷汗……

    香倒是很香,沐浴的干花瓣不过随手抓了一把,没想到会有这般浓郁的味道。

    沈秋檀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儿。

    这人怎么就去而复返?

    “你叫采青是么?放心吧,我只是累了,勿扰我休息。”声音含糊不清,倒真相是睡意朦胧。

    沈秋檀牙关紧闭,双唇已经被咬得破烂,这个萧旸可真是难缠,连个婢女都必须让人记住姓名。

    过了片刻,终于听见轻微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沈秋檀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她现在倒在床上,浑身湿淋淋的,好似一条咸鱼……

    蚀骨的疼痛一波连着一波,似那潮涌不停,沈秋檀晃晃悠悠,眼看就要被那疼痛的巨浪淹没,却总在最后一刻清醒过来……

    这一回,她要清楚的掌握变身的每一个环节。似乎,有一股灼热的暖流从胸口奔流到四肢百骸,最后又回归到胸口。

    然后是此起彼伏的疼痛和越来越饿的肚子。

    不知过了多久,沈秋檀一蹬腿,一下子蹦的老高。

    天啦噜,毛茸茸的小白腿,这回没有变成小花猫,竟然变成了一只兔子!

    她跳到妆台上,看了看铜镜里浑身光滑雪白,圆圆肥肥,唯有双眼是红色的白兔子……

    看起来很……吸引人,吸引到……第一眼看上去,就想烤来吃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