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抓我干嘛

    沈秋檀端着空碗,看着长长的队伍发呆。

    莫非,这便是朝廷迟迟不给父亲正名的理由?难道那本账册没有记录么?还是说萧旸另有私心,并没有将这本账册公之于众?

    事情到目前为止,她竟然丝毫没有怀疑过是沈晏沣动了手脚。

    沈秋檀心里很焦急,却也知道,以她现在的能力,怕是查不出来什么了。

    罢了,为今之计,还是先北上与弟弟团聚要紧。

    她将空碗揣进袍子里,看着天色尚早,又动了出城的心思,而且因为所有城门紧闭,她到现在还没能去父母坟前祭拜。

    沈晏沣夫妇的墓,就落在晓月湖往北一里地的半山腰上,靠山邻水,位置不错,以沈秋檀现在的脚程,并不需要耗费多久,可因为城门紧闭,她变回人后,竟然一直没能去祭拜。

    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北城门,隐隐约约听到前方传来一阵骚动,沈秋檀不着急了,她找了个位置和其他闲汉一起,晒起了太阳。

    目的么,自然是想听听风声,看看来的是什么人。

    不多时,果然见一队人马快速的进了城,城门吏迎了上去,领头之人声音洪亮:“大人有令,即日起,解除济阳城的封锁,但经过之人,仍需要严格盘查!”

    不用问,能颁布此等命令的这个大人,自然便是萧旸萧大人,沈秋檀却盯着传令人的马匹,那马腿又高又稳,想必跑的极快,若是自己能有一匹这样的马,顺利北上的几率应该要大上几成。

    不过现下城门突然大开,莫不是整个济鲁道已经安定了下来?如果这样,自己一路也能好走些。

    传令人又道:“另外,新来的刺史大人不日便要抵达济阳城,尔等且做好准备。”

    新刺史由京中委任,要进济阳城,自然是走最顺的北门,城门吏肃然神色,满口应是。

    城门大开,闲汉们动了起来,关了一个来月,都想出城活动活动,沈秋檀顺势的加入了出城的队伍。

    看这架势,萧旸管的只是防止乱民流窜和饿不死,至于人口编户还是要等这位新刺史来,沈秋檀摸了摸自己黑不溜秋的脸,自己虽然是个黑户,却也等不及拿到正式的身份了,反正她现在也不预备以真实身份示人,还是先去京城再说。

    她流着口水目送膘肥体壮的高头大马离开……

    “啧,小老弟,想吃马肉了?那玩意儿可不好吃。”排在她后面的一个瘦弱青年将她的一脸馋像看的一清二楚。

    沈秋檀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尴尬一笑。

    喵的,这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啊!

    一番搜身,沈秋檀大摇大摆的出了城,她左右逡巡,见无人跟随,才大着胆子去了晓月湖。

    这两个多月,她陆陆续续的又做了几个梦,多是一些父母的日常琐事,母亲温柔恬静,跟父亲的生活十分美满,若真要找出点儿什么,恐怕就是母亲一直记挂着为父亲再生个孩子,无论男女,是个正常的孩子就好。

    沈秋檀已经二十岁了,自然不会因此心生不满,可她想到父母坟前,叫他们看一眼不傻了的自己。

    无论是魂魄回归,还是穿越,自此而后,都只有一个沈秋檀了。

    沿途冰雪湿滑,她的动作却十分灵活。上天没有给原来的沈秋檀一个聪明的头脑,却给了她十分强健的体魄,现在的她,很瘦,但力气和灵活性却非寻常人可比。

    鼻尖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她已经到了父母的坟前。

    随手捡了把雪,将脸擦洗干净,然后整理衣襟,跪下。

    瘦骨伶仃的鸟儿扑棱翅膀,从她头顶飞过,沈秋檀酝酿了半天的话戛然而止。

    熟悉的香味来了。

    她她她,是不是又要变猫了?

    逡巡一圈,她又想去上回那个山洞。

    不对!

    她警惕的看着四周,动作快过了大脑,几乎是拔腿就跑!

    这种感觉,好像被什么盯上了,是谁?

    是人,还是如同上回狼群一般的野兽?

    沈秋檀跑的不慢,可她之前左右逡巡的动作,落在别人眼里就是贼眉鼠眼、心里有鬼了。

    几乎在她奔跑的那一刻,树丛积雪里的一伙人,已经用箭头瞄准了他。

    其中一个领头者,一抬手,众人将举着的弓放下,领头者又一个眼色,十来人已经冲出树丛去追沈秋檀了。

    沈秋檀回头一看,喵的,果然被盯上了!

    她越跑越快,在后面的人看来,简直就是一阵风。

    身上越来越热,那一股熟悉的感觉开始冒头,香气更是越来越浓,就算自己藏起来,别人闻着味道也能找到吧?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那少年留下的玉佩和碎银都被她绑在大腿根了,寻常搜身一般可以躲过,可这一会儿,要是变成了猫什么的,她是先逃命还是先捡钱?

    那块玉佩看起来就好贵好么……

    她越跑越快,终于和身后的人拉开了距离。

    结果刚窜出密林,就见一群人好整以暇的等在前面,一人轻松写意的立于马上,含笑看着狼狈不堪的沈秋檀,开口道:“你跑什么?心虚了?”

    心虚你大爷!

    “你抓我干嘛?”沈秋檀十分沮丧,但并不想在这人面前露了怯,脸上便露出十二分的凶狠。可惜她实在太过瘦弱,再狠也起不到半点儿威慑作用。

    “呵,外强中干。”萧旸勒紧缰绳,不在意的吩咐道:“带回去。”

    说完一夹马腹,踏雪而去。

    …………

    节度使的府邸自然不是区区刺史府可以比的,若真要比,只能说刺史府不过寻常府邸,而节度使所在之处,根本就是个军营。

    大营主帐内,萧旸卸了甲胄,金笄束发,穿了件雨过天青色的袍子,许是怕这个颜色太浅淡显得不庄重,又有一条坠了玉佩的黑色革带牢牢的压在腰间,使他整个人看上去稳重又不沉闷。

    他的桌上有些乱,几本兵书之下,露出有些破旧的册子一角。

    若是沈秋檀在此,定然能一眼认出来那便是父亲留下的账册。

    大帐的帘子被掀开:“大人,那小子不招,要用刑么?”

    萧旸搁下手中的石獾笔,微微抬起头:“我去看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