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倒要看看谁搞事

    “好端端的怎么会打起来?”高姀心里焦急,匆匆道:“大姐,秋檀,你们帮我照看下宝玉,我去看看。”

    屋子里自有丫鬟婆子,并不需要高妧和沈秋檀做什么,两个人点点头,知道是高姀信任她们。

    两个人哄着一个小娃娃,不一会儿高妧身边出去打探消息的莲子便回来了。

    “怎么说?”高妧见小宝玉睡了,留下的婆子也是原来高家的人,便悄声问莲子。

    莲子小声道:“听说是有人喝醉了酒,说……说荤段子,不知怎的,就说道了明珠郡主头上,霍世子听岔了,听成了咱们三姑娘,就与对方打了起来。”

    “可有伤着?”小妹与那萧郡主确实都有什么“京华双姝”的名号,极容易听岔了。

    “娘娘放心,不碍事的,霍世子将对方打得够呛,他自己什么事都没有。”莲子语气轻松,也觉得不是什么大事。

    高妧点点头,在自己亲爹的寿宴上打了宾客确实不该,可若是这人满口喷粪,拿人妻子玩笑,就是打死也没什么过不去的。

    她放下心来,对这个妹夫愈发满意,却没发现身旁的沈秋檀满脸都是犹豫。

    “娘娘,我想与您单独说会儿话。”沈秋檀终于决定。

    莲子抬头看高妧,见高妧点头,便退了下去。

    “怎么了,秋檀。”

    沈秋檀咬咬唇:“娘娘对我,我对娘娘,对三姐姐……”

    高妧拉起她的手:“怎么了?这么紧张,你与我们姐妹之间的关系,何须剖白?”

    沈秋檀心里有底:“娘娘,我是想说也许霍世子不是听错了,他许是真的……”

    “真的什么,真的因为萧昭与人打起来,而不是因为姀儿?”高妧脸色一白,难怪秋檀会这么迟疑。

    “我没有旁的意思,这话我也不敢和三姐姐说,想找娘娘拿个主意,前两年三姐姐成婚,霍世子迎亲晚了,听说是在外头喝醉了,嘴里还嚷着什么‘明珠’。”

    “我知道了!”高妧的声音陡然变高,这么会这样?

    这个霍晟,

    简直岂有此理!

    他喜欢萧昭,为何不去求?萧家门第虽高,他若是真有心也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的。而且,若只是婚前糊涂也就罢了,如今孩子都有了,还能为了别的女人在自己亲爹的宴席上与人打起来……

    毕竟是曾经作为太子妃的人,稍一动气,气势也跟着攀升。

    见沈秋檀似乎被吓到了,她缓和了语气:“我不是说你,这等事,若不是你我亲近,你必然不会告诉我。”说出来不会得半点好,弄不好还会得罪人。

    高妧叹气,可现在皮球到了自己手里,自己到底要不要告诉姀儿真相?

    …………

    这个小插曲很快过去,而后有丫鬟婆子引着二人到了酒席上。

    如今的沈秋檀已经没有那么饥不择食了,很淑女的撑到酒席散场。

    有些女眷已经告辞离去,有些相熟的人家留了下来。

    不远处,梁穆歆看到干枯的紫藤花架下,沈秋檀一身浅紫衣裳,笑得又好看又柔弱,明明是一副萧索的颓败秋色,偏被她笑出一副明媚三月的模样。

    真碍眼!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她并不很喜欢沈秋檀。

    霍淳儿也在看沈秋檀,哼,像个跟屁虫一样躲在高妧身后,也就这点本事了。

    没想到爹爹的寿宴,她一个小孤女竟然敢来,而且天天和一个寡妇在一起,难不成是想咒琋哥哥早点死,她也好当寡妇么?

    若是个正常人恐怕还领会不到她这神奇的脑回路,可霍儿还真不是个正常的。

    从小到大,她想要得到的,极少有失手的。

    开始对李琋,她也只是遵从家里的安排,而且因为李琋容貌优秀,她也是从心里喜欢过的,至于后来的求而不得以至疯魔,就不是她愿意承认的。

    因为她从来没想到有人会拒绝她拒绝霍家的亲事,而那个人还是病秧子李琋。

    简直是奇耻大辱。

    就像是放着的东西没人要,两个人抢的东西必然会引来第三个争抢一样。

    她发现李琋是个抢手货,而且越来越抢手。

    这使得她越看沈秋檀越不顺眼,她可没忘记,当初在靖平侯府的门口,这沈秋檀羞辱过她,令她颜面尽失,一时沦为笑柄。

    无论是新仇还是旧恨,她都要清算清算。

    沈秋檀将憋在心里许久的话吐露出来,整个人都轻松多了,至于原本想探听消息的心思反而不是那么强烈了。

    一会儿,等到李翀回来就可以回去了。

    “沈姑娘,我们世子夫人请您过去。”一个青衣小婢来请沈秋檀。

    沈秋檀一脸狐疑:“找我作甚?”有事的话也会找高妧吧?

    高妧也想到了,皱眉道:“如此,索性小翀还没出来,我陪你一道过去。”

    “好。”沈秋檀心里稍安。

    谁知那青衣小婢确却笑了出来:“王妃娘娘放心,我们世子夫人是想问问沈姑娘上回说的那些做给宝玉公子的小物件好了没有。”

    她坦然自若,高妧心中疑虑顿消,又想到这事她妹妹管着的国公府,心放下了大半。于是沈秋檀跟着那小婢进了花园,一路行人并不多。

    “你们夫人在哪里?”沈秋檀停了步子。

    “就在前面的凉亭里。”那小婢伸出手指指了指。

    “凉亭?现在正是送客的时候,你们当家的世子夫人竟然在凉亭里,躲闲么?”沈秋檀冷哼一声,那丫鬟也是个有决断的,见沈秋檀反应过来,一把就要抓了沈秋檀膀子。

    沈秋檀哪里是才反应过来,是一直都没放松警惕罢了。

    那小婢出手不慢,但比起沈秋檀来还差远了,几乎立时就被沈秋檀反剪了双手,沈秋檀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牙:“说清楚点儿,还少受些苦楚。”

    那小婢打了个寒颤。

    这沈姑娘是鬼附身了吧?不是向来体弱,走路都要晃三晃的?

    她现在要是让出来说沈九姑娘其实是个孔武有力的,会有人信么?

    “奴婢不知,我们世子夫人确实就在前面等着。”她咬牙不松口。

    “好。前面的凉亭是吧?我知道了。”说完她将小婢敲晕,扛着人悄悄的继续向凉亭挪过去。

    这么的园子连个丫鬟婆子都没有,明眼人一看就有问题啊,也不知道算计自己的是谁。

    沈秋檀步履飞快,哼,她倒是要看看,是谁想搞事!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