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有善人替天行道

    看着小表妹被吓得落荒而逃,陈延英摸摸下巴,好像……有些用力过猛了。

    沈秋檀回了自己的小院子,一颗心仍旧是七上八下。

    齐王他,不会真的命不久矣了吧?

    “姑娘,水兑好了。”白芷关严了窗,来服侍沈秋檀沐浴。

    沈秋檀愣愣的,任由她解了衣裳,露出白嫩无暇的一身如玉肌肤来。

    白芷红了脸,好似姑娘这一回回来之后,身上愈发玲珑起来,本就白嫩的皮肤更是吹弹可破,叫人不敢多看。

    沈秋檀洗了澡,迷迷糊糊的睡了,夜里就做起了噩梦来。

    一会儿是爹爹怪她轻易离开淮南,不去查淮南贪腐案;一会儿是萧旸又再次夜探庄子,威胁她速速交出余下的账册来;一会儿又是齐王倒在血泊里,怨恨她为什么在晓月湖能救他,为什么在淮南就不救了……她站在深渊里,还没等出去就迎来了细密的剑雨,一柄长剑眼看就要插入她的眉心……

    “啊!”短促的一声尖叫,沈秋檀自梦中惊醒,摸了摸额头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隔壁的白芷点了灯,敲了敲门:“姑娘?”

    沈秋檀道:“没事,做了个噩梦。下去吧。”

    她披了衣裳,自己倒了杯茶缓缓的喝着。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第二日沈秋檀起来神色还有恹恹的,陈延英瞧见又悄悄靠了过来。

    “咳……表妹。”

    “表哥。”沈秋檀敛衽一礼,然后一下子去了陈老夫人身边,生怕陈延英再说什么可怕的事情。

    陈老夫人正在选衣裳料子,眼看就要入夏了,该给孩子们裁新衣了。

    “祖母,最近京城有一桩趣闻,不知您老人家可听说过?”表妹不理自己,陈延英干脆到了陈老夫人跟前。

    “你过来的正好,叫刘妈妈给你量量,一会儿挑好了料子叫人送去碧纱坊做了衣裳出来。”陈老夫人手里拿着两块料子举棋不定:“你自己看看,

    是这竹青的好,还是这块靛蓝的好……不若都做了吧。”

    陈延英哭笑不得,拉着陈老夫人坐下:“祖母,您可知道前些日子有个人被穿了女裙丢在了朱雀街上么?”

    陈老夫人看向正配合刘妈妈量体裁衣的沈秋檀,呵斥道:“当着你妹妹呢,说的是什么?这‘被穿了女裙’的莫非本来不是女人?缘何就给人丢在了大街上?”

    “祖母智慧!那被丢在街上的确实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个人人喊打的,听他遭此大辱,满京城的媳妇姑娘恨不得敲锣打鼓!”

    沈秋檀也竖起了耳朵,便是陈老夫人来了兴致:“是哪个?”

    “就是那个京城头号纨绔王家子,听说是叫王充之的。”陈延英本是有意之举,故意说的大声些:“听说是那王公子去康平坊找乐子,遇到了硬茬,不仅被拔光了全部的衣裳,身上打得皮开肉绽,最后还套了一件女罗裙,选了朱雀街最热闹的时候,给丢在了大街上……”

    陈老夫人与沈秋檀交换个眼色,心头俱有些快意。

    “这还不算,听说那王充之果着的上半身还写了几个大字。”

    “什么字?”

    陈延英压低了声音,凑到陈老夫人耳边:“如若再犯,终生不举。”

    陈老夫人心中快意,面上却呵斥道:“你这个读圣贤书的,怎么什么浑话都说,不过这王家公子何该被人收拾!”

    “呵呵,祖母说的是,我有一同窗,虽然家贫也不是不能过,有一回他带着家中妹妹去逛西市,结果就遇到了这王充之,后来……”

    “后来怎的?”沈秋檀走了过来。

    “哎,后来就被那王充之强拖回家做了妾氏,我那同窗不服告到了京兆尹,但米已成炊,京兆尹只会和稀泥,我那同窗也只有捏着鼻子认了。”

    “岂有此理,天下脚下,强抢民女,竟然只有认的份儿?”

    见陈老夫人动了气,陈延英连忙劝道:“所以恶人自有恶人磨,要不怎么说这王充之丢了脸是罪有应得。”

    “哼,只是丢脸也太便宜他了。”

    陈延英并不知家中祖母竟然是个热血的,但见祖母怒火还未消散,红着脸道:“王公子今后到底能不能痛改前非还不确定,但是听说他被揍得连亲祖母都认不出来了,想来没有几个月是下不了床了。”

    这是揍肿了吧?陈老夫人转怒为喜,天底下还真有替天行道的善人啊!

    即便弄不死,出口恶气也是好的。

    沈秋檀也高兴起来:“时辰不早了,我去准备膳食,表哥喜欢吃什么?”

    陈延英松一口气,没想到一个不相干人的事,竟然哄好了表妹和祖母,还挺划算。

    …………

    五月底,陈德润为小长桢请来启蒙先生,自此以后,小长桢便由酒坊里住着的那个孩子陪着,开始了漫长的读书之路。

    那孩子饭量不小,力气也极大,沈秋檀观察两日觉得他忠厚老实,又听长桢的话,便做主让他跟着姓了沈,加上他自己记忆中的名字,便叫了沈贵。

    …………

    眼看就是六月初,每年的六月初二是陈韵堂的店庆,按照惯例,每当这个时候沈秋檀都会推出限量版的纪念款,一来是答谢老顾客,二来也是拉新。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时人以白为美,这本是推销防晒的最佳时机,奈何沈秋檀现在的手段还做不出来,只好退而求其次推出了几款清爽的单复方精油,细细写好配伍比例与注意事项,这才吩咐庄子上的小厮送去店里。

    六月初二,沈秋檀由陈老夫人亲自带着回了京城,一来是看看陈韵堂的店庆活动是不是顺利,二来是唐夫人罗氏相邀,沈秋檀不好不来。

    而陈老夫人则是出于对沈秋檀的不放心,沈秋檀拗不过,只得让外祖母跟着来了,毕竟之前王充之的事还历历在目;再者,是陈舅舅已经找到了新的宅子,也拾掇的差不多了,陈老夫人总要来看看。

    沈秋檀自从四月初离了沈家,如今又是快两个月了,期间沈家人来过无数次,使出各种理由要接了沈秋檀回家,被陈老夫人以养病为由拒了,所以这一回去唐家,她也是悄悄行动的。

    谁知还没到唐家,便被城门口聚集了流民吓住了,灾民竟然已经这么多了么?

    看来舅舅说的没错,京城恐怕不得安生了。

    。顶点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