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 总统的愤怒

    他们疯了是吧!?”

    这年头甭管干什么都需要智慧,哪怕是绑架也不例外。绑架嘛,大多都是为了钱,所以在挑选下手目标的时候要格外的小心,万一一不小心绑了自己根本就惹不起的人,那别说拿到赎金了,搞不好全家人的命都得搭上。所以像高级官员、财阀家属、顶尖科技人员这一类人那是碰都不能碰啊。绑架一位导弹驱逐舰的舰长那跟直接像一艘驱军舰发动攻击没有任何区别,说白了就是找死,杨伟实在是想不出巴拿马有什么势力这么不开眼,居然敢在055导弹驱逐舰就停泊在港口的情况下去绑架它的舰长,想死也换一种死的好看一点的死法吧!?

    萧龙刚说:“他们不光绑架了薛舰长,连巴拿马副总统也被绑架了,所以现在全城大乱。”

    杨炜有点纳闷:“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薛舰长?”

    萧龙刚说:“不知道,目前对方还没有发表任何声明,我们对他们几乎一无所知。不过巴拿马警方已经着手调查了,很快就会有消息了。我们刚刚分析了一下,觉得这事可能跟你有关,所以我就过来找你了。”

    杨炜越发的纳闷:“跟我有关?”

    萧龙刚说:“舰队在访问的时候一直都很注意和平中立,没有得罪过任何国家,所以一切顺利,没有人找我们的麻烦。可你昨天从一大批杀手手中把这个小姑娘给救回来,今天舰长就被绑架了,这未免也太巧合了吧?”

    卓冰倩插嘴:“你的意思是,他们绑架的是舰长可真正的目标是伊莱文?”

    萧龙光神色严峻:“很有可能。”

    杨伟问:“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萧龙刚说:“卫青号和滨海号都已经进入战备状态,我们小队和蛟龙突击队整装待发,随时准备武力营救,驻巴拿马大使馆已经第一时间向国内报告并且与巴拿马官方进行沟通,敦促他们尽快采取行动解救人质,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这些特种兵参与研究,确保万无一失。”

    杨炜皱着眉头说:“很麻烦啊,似乎除了武力营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萧龙刚说:“是的,被绑架者的身份决定了我们只能采取武力营救,没有半点妥协的余地。”

    一般情况下,如果有人被绑架了,而绑架者手中有武器的话,在营救的时候警方获军队都会尽量尝试通过谈判把人质救回来,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支付属金,人质的安全总是第一位的,如果人质死了,就算把绑匪全部消灭,那行动也是失败了,通过谈判和支付赎金换人质是通用做法,至于换回人质之后是否会采取进一步行动灭掉拿了赎金的绑匪,则视情况而定,华国也不能免俗。可这次不一样,被绑架的是海军高级军官,绑匪这种行为等于是在向华国海军挑衅,如果不能采取强硬手段把他们全部干掉,华国海军将会沦为笑柄!如果华国特种部队参与营救,那必定是武力营救,没有第二种选择了。对方敢在巴拿马首都众目睽睽之下实施绑架,并一击得手,连巴拿马副总统都成了他们的人质,说明对方是做了周密的安排的,在这种情况下,既要消灭绑匪又要确保人质安全,还真不是一般的麻烦,光是想想的脑壳都疼了。

    萧龙刚说:“确实很麻烦,不过我们最擅长的就是解决麻烦或者解决制造麻烦的人,我只能说他们找错对象了。”

    正说着,他的集群电话响了。他掏出来接通,听了几句,脸色变得越发的凝重,说:“好的,明白。”然后挂掉电话,对杨炜说:“有新情况,大副让我们马上到舰桥去报到。”

    杨炜说:“那还等什么?走了!”

    来不及跟卓冰倩解释什么,两个人匆匆出门,大步流星走向舰桥。

    正如萧龙刚所说,现在巴拿马城已经彻底乱了套。街头上警笛呼啸,平时不见踪影的警察像被人捅烂了窝的马蜂一样蜂拥而出。封锁了一条条街道,一段段公路,将一些政府机构保护起来,整个巴马城都笼罩在如临大敌的气氛之中。这场面让人不由自主的猜想:“是不是美军又打过来了?”

    ————当年美军打巴拿马,也差不多是这样的场面。

    巴拿马警方为数不多的几架直升机全部起飞,四处巡逻搜索,各国驻巴拿马大使第一时间跳出来要求了解情况,一国副总统和一批前来访问的海军军官居然被绑匪给绑架了,这简直就是耸人听闻!他们迫切的想知道这到底是某些绑匪心血来潮制造出的闹剧,还是蓄谋已久的、针对某个国家的阴谋,如果是阴谋,会不会扩散到他们身上。华国驻巴拿马大使第一时间向巴方表达了对巴拿马那糟糕的治安环境以及更加糟糕的安保措施的强烈不满,要求巴拿马尽快拿出可行的方案来营救人质。原本悠哉惯了,顶多也就是操心一下自己的支持率,跟媒体打交道的巴拿马总统突然发现自己被塞进了高压锅里,压力大得超乎他的想象。面对沸腾的舆论和各国大使施加的压力,他真的有点欲哭无泪。这次绑架事件最丢脸的是他好不好?华国海军只是几名军官被绑架了而已,可他的副总统都让人家给绑走了,他都没还叫,这些家伙叫什么叫?

    不满归不满,总统先生也知道自己正面临着政治生涯最大的危机,如果这次处置不当,他的政治生命大概也就到此为止了。他拍着桌子冲一堆官员警察咆哮:“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内一定要将那群绑匪给我挖出来,并确保人质的安全!做不到的话,我会把你们一个个全部丢进监狱,然后再向国会递交辞呈!”

    一众官员在他暴怒的咆哮中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