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命长吗 > 第44章 鬼市(下)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44章 鬼市(下)

    “你这次带了什么好东西?”石崇善看了眼黄二,得到示意,黄二从肚子里掏出了两颗陈铭的鬼珠。

    见到鬼珠,董叔眼神一亮,“好东西啊!”他拿起一颗鬼珠,也不介意这鬼珠在黄二肚子里躺了多久,就用舌头舔了舔。

    “好货!”董叔赞道,“这鬼珠,你有多少?”

    石崇善见董叔那跃跃欲试的神色,摆明了就是“你有多少,我拿多少”的意思。

    “两颗。”

    “才两颗?你别骗你董叔。”董叔怀疑的打量起黄二的肚子,黄二怂惯了,加上董叔的气势又强,他顿时有些发虚,但转念一想,现在他是“少爷”身后的大鬼,不能怂!便挺直了腰杆,一副随你打量的样子。

    董叔倒是觉得这大鬼有趣,自己扫视他时,一副畏畏缩缩的神态,突然间不知怎么的就硬气起来,他活了不少岁数,随便想想就猜到了原因。

    这孩子……也是真的长大了啊。

    石崇善见董叔的注意力转回到两人之间,便说道:“就两颗。”

    董叔摸摸下巴,“行,两颗就两颗吧。你想要多少?”

    “一颗五万。”

    “你也太瞧不起你董叔了,给你一颗十五万,市价。”

    石崇善也不矫情,“那就谢谢董叔了。”

    “没事,你多关照董叔的生意,董叔感谢你都来不及。”董叔笑吟吟的瞧着石崇善,“怎么,缺钱了?那老婆子呢?”

    石崇善许是对董叔抱有戒心,便捡了些不重要的回应道:“马上要成年了,也不好总拿婆婆的钱。”

    董叔哼哼了两声,“还是你孝顺,我养的那小子,一天到晚尽知道坑老子。”

    石崇善知道董叔说的是他的义子,董天。是个亦正亦邪的人,比他大两岁。这毕竟是董叔的家务事,石崇善也就没吱声,只管摆出一副认真听话的姿态。

    董叔在那吐槽半天,也意识到跟自己小辈说这些事不恰当,就喝了口茶,转移话题道:“我在这鬼市平日里出门也少,最近听说了一件趣事。”

    说起这事,董叔一副兴奋的样子,他甚至将自己布衣衣摆揶了揶,翘起二郎腿。

    石崇善太熟悉他这个表情了,以往来串门时,但凡哪哪发生点八卦,董叔就是这幅神情。

    “青城有只蛇妖精魄,你应该不认识他,他叫青行天,是个不折不扣的人渣。”

    听见蛇妖精魄,石崇善表情不变,尹君为石崇善斟茶,黄二面色怪异。

    董姨注意到了黄二表情,出声问道:“你们认识他?”

    “不认识。”石崇善接话接的自然,表情不似作伪,董姨笑笑跟董叔道了个歉。

    董叔这才继续说下去。

    “这青行天是个情场老手,他最喜欢干的事就是下山骗那些与自己男人貌合神离,或者干脆独守闺房的女子下手。”

    “他骗了不少女人,做事又太过张扬,而且以这种人渣行径为傲,来鬼市换东西的时候就跟人家胡天海底的吹牛。”

    “哈哈,”想到了什么,董叔一阵乐,眼泪都给他笑了出来,缓了好一会才继续说道:“他啊,不走正道,尽爱整些歪门邪道,哄人家姑娘上了床,生了孩子,让孩子吃了母亲,自己在吸收了孩子的魂魄。”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他干了无数回,但每次都有姑娘上当。”

    “就在前几天,他死了,魂飞魄散。”

    “哈哈哈,”董叔笑起来,一副我心甚慰的表情,“真是死得好,这种人渣就该死,杀他那人也算替天行道。”

    石崇善一直以来都不太明白自己这个叔叔的笑点,真的不好笑,他只能硬扯着嘴角跟着笑两声。

    “你说是吧,崇善。”董叔似笑非笑的瞧着石崇善。

    石崇善心里一点不虚,扯皮的功夫眨眼就来,“是啊,董叔在乎这种人做什么,反正坏人自有天收。”

    董叔又哈哈笑了两声,他上下指了指石崇善,“你小子,好,长大了。”

    “走吧,你手上的鬼珠要是在想出手,记得找我。这青行天的鬼珠,不知道有多少妖怪会抢破脑袋。”

    石崇善点点头,临了还说了一句,“谢谢董叔。”

    董叔坐在太师椅上,“滚蛋。”说完就闭上双目,不再理睬石崇善,他的身后站着董姨,后者正在给他揉肩。

    石崇善出了门,快速走出巷子,到了鬼市繁华的街道。

    这深巷在鬼市有名,经常进去的人拿不出符合老板满意的商品,就被老板娘扣在店里,至于这些人的结果是什么,反正至今没一个人活着走出来告诉他们过。

    因此这巷子周遭见有人从里边出来,不由得多瞧两眼。

    其意味也明显着,这人身上肯定有好东西。

    在鬼市,抢人并不犯法。

    石崇善见四周这些人眼神越来越明目张胆,就指使着黄二散出气息来。

    大鬼的气息一露,众人皆退。

    “真是……太久没来鬼市,我看这些人都不知道我了。”石崇善低声念叨。

    尹君笑笑,从帷帽里伸出手,替石崇善理了理衣服。

    “石郎,董叔大人刚才所说,都是真的吗?”

    尹君低着头,石崇善瞧不见她的神色,但他知道尹君对盛敏的态度,从本心上来看,尹君还是很可怜,同时也很敬佩盛敏的为人。

    至少作为母亲那一点。

    可现在董叔说了陈铭体内蛇妖精魄青行天的品性,他对盛敏的好,也只是为了榨干盛敏的价值罢了,也就是说盛敏对他所有的付出,她所以为的青行天的真心,通通都是个骗局。

    而她,或早或晚都将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

    看起来女人从古到今,无论拥有多少实力,都难免感性。

    石崇善摸摸尹君的脑袋,“自己活得幸福就行,有些事,就不要太深究了。”

    至少,一直到盛敏临终前,她有深爱的男人与宝宝,也相信那男人深爱着自己。

    比起充满痛苦的离开,可能这样反而是更好的结局。

    尹君点点头,她的本身聂隐娘本就是个豁达的女子,因此尹君也就感伤了那么一会。

    一旁的黄二拿着灯笼,尽力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在他看来,这是少爷和可能是未来少夫人加深情感的重要时刻,不能被打扰。

    为了给他们二人营造出绝佳的空间,黄二释放着自己虚假的大鬼气息,方圆十米内人鬼莫进。

    于是鬼市这条街上便出现了这样荒唐的一幕,路中间站着两人低声说话,周围所有人就像是被石头分流的水,贴着街边行走,走得远了,才重新汇集在一起。

    “走吧。”石崇善叫了一声黄二,黄二将灯笼递给石崇善。

    举着灯笼,揣着生活费,三人回到了家。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