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命长吗 > 第222章 鬼镇:劝说俞亮未果
背景
18号文字
字体 夜间模式 (配合「夜间」使用)

第222章 鬼镇:劝说俞亮未果

    黄粒从没觉得自己那么脆弱过。

    一而再再而三的晕倒,让她不由自主的产生了自己是不是体虚的怀疑。

    这个地方她知道,是汤俊的房间。小时候他,自己与杨乐时常在这间屋子里玩捉迷藏,记得有一次她蒙着眼睛不小心把汤俊的裤子给扯了下来,让杨乐笑话了很久。

    掀开夏凉被,黄粒怀念的看着这间屋子的陈设。

    玩具少了很多,相对应的多了很多书。

    大家都长大了。

    黄粒甩了甩脑袋,她既然出现在汤俊的屋子里,就说明他们成功的从医院里离开了。至于后续,她得去问当时在场的人才能知道。

    出了房门,黄粒发现客厅里的客人不少,杨乐与汤俊母亲自然是在的,另外还有汤俊与汤俊父亲。

    汤俊房间的窗帘拉得严实,出来了才发现天色已晚。

    “黄粒!”杨乐从沙发上起身,激动的喊道。

    见杨乐那么激动,黄粒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她挠了挠头发,说:“在大堂那我就晕了,后来怎么样?”

    汤俊家的沙发很大,汤俊母亲招呼着黄粒坐在她的身边。慈爱的眼神黏在自己身上,反而让她不太适应,黄粒微微一笑,说道:“阿姨您身体怎么样?”

    也许是经历了一场生死的缘故,汤姨的身上散发着柔和而让人心安的气质。她把桌上切好的水果拿走,放在黄粒的面前,轻声说道:“托你的福,现在好着呢。”

    黄粒点点头,“阿姨这就见外了。本来我也没想到那符能有用。算是阴差阳错吧。”

    汤俊插话,“不管你是有心还是无意,我妈得救总归是因为你,这事不用矫情。”

    黄粒傻笑一声,吃了两口水果,再次问道:“那后来的事情怎么样了?”

    杨乐终于逮到机会说话,他将事情缓缓道来,包括车上黄粒手机响了的事也没落下。

    “我的电话?”黄粒疑惑的从上衣兜里摸出手机,屏幕上显示有两个未接,都是同一个人,俞亮。

    俞亮这个名字一瞧就是个男孩子,杨乐的语气有些酸,问道:“这个俞亮是谁啊?你的同学?朋友?”他刻意往嘴里丢了一颗葡萄,掩饰自己的心虚。本来黄粒对自己就没什么男女之间的感情,冷不丁的幼时好友有可能成为了自己的情敌,如果在多出一个人,杨乐觉得自己会疯掉。

    黄粒自然听出了杨乐语气中的酸气,她苦笑一声,“是我表弟。”

    杨乐吞下口中的葡萄,自然而然的继续说:“那你不回个电话吗?”

    “嗯……先回一个看看吧。”黄粒说道,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回到汤俊的房间,回拨给了俞亮。

    俞亮此时正在一间酒店大堂里询问标间的价钱,手里拿着的手机嘟嘟响起,翻过来看了一眼,竟然是一直不接不回电话的表姐黄粒。

    他赶忙接通手机,“表姐?”

    俞亮朝酒店服务员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麻烦他们稍等一会。

    “俞亮,怎么了?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噢,那个,舅舅和表弟不是生病了么,我妈让我来看看。本来她想来的,但是前段时间摔了一跤,现在在家养病,我就没让她来。”

    电话那头陷入了沉默。

    俞亮等了一会,还以为是酒店的信号不好,就出了大堂走到外面。他的右手边有一个停车场的收费亭,那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正用一种诡异的视线打量自己,俞亮心想可能是自己穿的太奇怪了?

    但这也不能怪他啊,谁知道这地方竟然下雨,但奇怪的是明明看起来是一个很冷的天气,可自己却感受不到多少凉意。

    走神了这么一会功夫,电话那边终于传来声音,“你先回去吧。”

    “啊?”什么意思?“舅舅和表弟好了吗?”好了也应该邀请自己去家里坐一坐吧?俞亮心想。但这样的话是绝不好说出口的,因此他只能在心里腹诽两句。

    “……”又是一阵沉默。

    这座县城摆明了有问题,黄粒心里十分的肯定。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表弟会在这种时候踏入这座县城,呆的久了说不定他也会成为被攻击的目标。从内心出发,黄粒极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

    但用什么理由合适?难道就这样蛮横的将俞亮赶回去?

    还没能想出合适的理由,电话那端传来声音说道:“你们家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在俞亮的印象里,黄粒表姐一直是一个女汉子,说话大大咧咧,做事也大大咧咧,丝毫没有女孩子气,且毫无自觉。向她这样性格的人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什么时候会像这样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道理。

    所以唯一能想到的理由,只能是家里出了什么情况,不方便让他这个外人知道吧。俞亮心想。

    “嗯……家里现在一堆事情要处理,就不太方便招待你。”黄粒顺着俞亮的话说道。

    俞亮心想果然如此。但他也不能就这样回去吧,自己跟老妈那边也没法交代。他的妈妈与黄粒的爸爸从小关系就非常好,在这个略显庞大的家族中,他们一直保持着联系,老了还能时不常的打个电话唠嗑,一聊就是半把个小时。如果自己父亲对母亲不好,母亲跟自家哥哥稍一告状,舅舅就会提着擀面杖上门威胁老爹。

    念及此,俞亮叹了口气,说道:“你也知道我妈的性子,她知道舅舅生病以后担心得不行,吵着要过来。如果我就这么回去了,她一定会立马买票过来。你那有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地方,至少发个视频过去让她安心也好。”

    我爹和弟弟躺在病床上生死未明,UU看书www.uukanshu.com哪能让你拍视频啊,黄粒心想。她明白俞亮的担心,她那个姑妈确实如此。

    虽然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但有一点是十分明确的。那就是绝对不能把俞亮牵扯进这个泥潭中。

    黄粒唔了半天才说,“你现在在哪?我先接你去吧。咱们见面了再说。”

    “行。我在这个什么……这什么酒店啊,名字那么不清楚,巨雷……酒店?”

    百雷酒店!

    黄粒心里一惊,她还记得那个收费亭的工作人员。那个人绝对有问题。

    黄粒赶紧说道:“你小心那个收费亭的人,我现在就过去!”

    啊?俞亮还没来得及问出心中的疑问,对方就挂了电话。

    心里正郁闷着呢,他感觉到有人靠近。

    是那个年轻的收费员,他狞笑着靠近自己,这个表情俞亮在熟悉不过了。

    鬼!

    俞亮来不及摸出他一直带着的符纸,收费员已经靠近了他的身边。手掌即将抓住俞亮的肩头时,一阵无形的波动围绕着俞亮,将这只手掌连同他的主人重重的击倒在远处。

    What?
← 键盘键 << 上一章 给书点赞 目录 + 标记书签 下一章 >> 键盘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