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如意算盘

    “这步妙手一出,这盘棋应该没悬念了吧?”

    “是的,既然这个手段已经无法抵挡,那这盘棋其实就已经结束。”

    在研究室内,当众人分析完白棋的那步“二路托”,那么无论是中方阵容这边,还是韩国人以及其他日本棋手,都停止了对这盘棋的研究,大家静静等待比赛结束就是。

    真实情况也就是这样,在这之后,虽然李沧浩坚持收完最后一个官子,然而盘面5目的结果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注定,后面的进程只像是例行公事而已。

    下午5点40,当李襄屏按照老施指示落下全局第198手,首届“丰田杯”三番棋决赛第一局比赛结束,李襄屏以1目半的优势获得最后胜利。

    在比赛结束的那一刻,中方阵容和韩方阵容的反应截然相反,在中国代表团这边,无论是棋手还是记者,虽然没有什么“兴高采烈喜形于色”之类的吧,但所有人的表情都非常轻松,好像整个三番棋已经下完,李襄屏已经获得了冠军一样,而韩国那边则个个表情凝重。

    张大记者甚至乐呵呵的对老聂说道:

    “呵呵,用这种方式拿下大李,那这个系列赛应该没什么悬念了吧,你认为呢老聂?”

    老聂咧开大嘴傻笑,前面努力在装矜持现在也不装了:“呵呵问题不大,我现在也认为问题已经不大......”

    真不能怪两人是这个反应。要知道在一盘职业比赛中,用什么方式击败对手最爽呢?可能有人认为是屠龙局最爽,当然也可能有人认为是那种惊险赢半目的棋最爽。

    这两种赢法的确是很爽没错,然而不要忘了,其实还有一种方式同样很爽,甚至从某种角度说,这种赢法的爽感还要超过前两种。

    这种赢法就是老施今天赢大李的方式了:我在你最强的领域击败你,我用你最擅长的赢棋方式反杀。

    毫无疑问,这种赢法当然是很爽的了,不仅爽,而且这种方式还能给对手造成很大压力。比如像老施和大李,两人以往的交手记录就是老施占先,他输的那两盘棋,也都是在功夫棋的较量中官子不敌大李。

    而在今天,老施用类似的方式赢回一局,那么在别人看来,这一局比赛的份量自然就和以往不同,

    老聂和张大记者等人认为“接下来的比赛悬念不大”,这当然也是非常正常。

    其实不仅是外界看法,即便是李襄屏这个距离最近的旁观者,当他看到老施用这种方式赢下第一局后,他同样存在类似想法,认为这次的“丰田杯”应该是差不多了,大李既然连这样的棋都输,那估计他很难在老施手中逆转了。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到了第二天,也就是第一局比赛和第二局比赛间隙日的时候,他开始考虑起“一鼓作气”的问题了:

    “呵呵定庵兄牛啊,真没想到你此局竟然会这样下,不过现在还不可放松,咱们争取明天一鼓作气拿下对手,需知你明天若是能赢的话,那就不是一个冠军的问题,很可能关系到2个冠军的归属。”

    “两个冠军?襄屏小友这是何意?”

    “何意?定庵兄你还问我是何意,还不是因为你那老相好给你定的破规矩,定庵兄你别忘了,下过此局后,你今年就已经下过12局正式比赛了,等到明天就是第13局.....”

    没错了,正是因为老施昨天的赢棋方式,这让李襄屏开始考虑起几个月后“LG杯”决赛的事了。

    由于到那时候,老施理论上最多只能下2盘棋,甚至还可能只有一盘棋的定额,考虑到“LG杯”决赛是五番棋,那么老施到时候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完的,李襄屏必须自己上去下几盘。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李襄屏认为这次到底是剩一盘还是剩两盘,这个问题就至关重要了。

    李襄屏的如意算盘是这样:假如这次能2比0零封大李,那么到“LG杯”时候,老施就还能下2盘,假如那两盘老施还能赢的话,那么拿下“LG杯”还是很有希望的,夺冠概率应该要超过50%。

    毕竟自己到那时候只要赢一盘棋就行,并且这还不是那种一局定胜负必须要赢的棋,而是那种3次机会自己只要把握住一次就行的比赛。

    虽然通过昨天这盘棋后,李襄屏非常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和大李的差距,然而这次是三博一的机会嘛,李襄屏认为自己还是很有可能做到的。

    自己有那么多狗招,还有老施这个中古棋大家,反正自己这几个月也不干别的,专门从这两个地方精研几把飞刀,大李能躲过两把,李襄屏还真不相信他能一次性躲过三把。

    假如大李真能同时躲过三把飞刀,那李襄屏也无话可说,他认为如果真出现这种结果,那自己干脆就直接退役算了,因为这证明自己根本就不是块下棋的料。

    假如老施明天输棋,那说句实在话,李襄屏没有夺得“LG杯”的信心。因为这就相当于自己到时要和大李下四番棋,自己必须在四盘棋中至少抢下两盘,这样才有可能夺冠。

    现在的自己和大李强行五五开?李襄屏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他认为现在的自己肯定还要差点火候。

    当然喽,李襄屏一切如意算盘的前提,那都是建立在老施对大李有绝对优势前提上的,说实话要不是看到施大棋圣第一局的那种赢法,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就把自己想法和盘托出。

    当李襄屏把自己想法说完,施大棋圣淡淡一笑:“呵呵,我明日一定尽力就是。”

    “对对,尽力,定庵兄明日务必要尽力,想来定庵兄真尽力的话,那高丽棋手肯定不是对手,哈哈。”

    说完这件事后,李襄屏就没和自己外挂进行其他交流了。比赛打到这个份上,他认为其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该准备的早就已经准备,现在就静静等待明天的比赛结果就是。

    李襄屏这边没什么好说,再来看李沧浩这边,第2天上午9点50,志在必得的李襄屏早早走进对局室,静待第二局比赛开始。而就在这个时候,大李也差不多已经来到门口,是他的师傅老曹陪他到门口的。

    “沧浩,本来你马上就要比赛,有些话是不该现在说的,不过我想来想去,还是决定跟你说两句。”

    “先生您说。”

    “沧浩你自己觉得,你前天第一局比赛是输在什么地方吗?”

    听了老曹的话,大李知道他还有下文,所以就站在对局室门口静待老曹下文。

    “很多人都说,你是在自己最强的领域被对手击败了,但我认为却不是这样,前天那盘棋,你只是输给了自己而已。”

    老曹盯着李沧浩的眼睛,顿了顿继续说道:“在我看来,你前天犯了两个错误,第一,你还是低估了对手的水平,尤其是低估了他的官子和下功夫棋的水平,第二个也是更严重的错误......”

    说到这老曹又顿了顿,他加重一点语气:

    “那就是你在前天的比赛中犹豫了,看过你的开局,我当时就知道你本来是想和他斗力的,本来是你想在对手最强的领域和他较量一番,可是你为什么要犹豫呢?后来为什么又要缩回自己熟悉的领域呢?正是因为你这种犹豫,才导致你前后思路不统一,既然思路都不统一,那下出来的棋自然就生硬而不连贯,这才是你失败的根源,沧浩你说是不是?”

    大李听了默不吱声,像头呆头鹅一样站在门口,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不过对于他那副表情,如果说别人不能懂的话,但是一手把他带大的老曹还是能懂的。

    师徒俩又在门口站了有一分钟之后,老曹拍拍大李的肩膀:

    “时间快到了,沧浩你现在进去吧,记住,李襄屏绝非普通棋手能比,你若想要击败他的话,心中一定不能有任何犹豫,一定要尽全力和他倾心一战,这样才有获胜机会。”

    李沧浩什么话也没说,只是对他师傅微微鞠躬,然后转身进入对局室,而老曹一直在背后目送着他,直到大李的身影完全闪进对局室。

    上午10点钟,依然是吴清源先生的“立合人”,吴先生一声令下,本次三番棋决赛第2局比赛正式开始。

    这盘棋轮到老施执黑了,在宣布比赛正式开始之后,老施几乎是不假思索布下了“二连星”。

    看到这个开局李襄屏笑了,虽然自从老施跟着自己穿越后,他现在也学了很多现代布局套路,然而作为最熟悉他的人,李襄屏还是知道老施一些习惯的,一个可能连老施自己都不清楚的习惯,那就是一旦遇到非常重要的比赛,老施非常看重的对手,那么只要是他执黑,他不知不觉就会采用“二连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