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星耀之章 我就是霹雳无敌恶魔侠 3

横着躺……竖着躺……再来个倒挂金钩!

天啊!张老师真够毒辣的,这里实在是无聊透顶了!真是没有想到被关禁闭居然比坐在教室里上课还要难受!

“喂!青葱头!你缩在那个角落干吗啊?跟我说说话吧!我们差不多被关了一个多小时,我都快闷死了!”我靠着墙,双手撑地倒立着,郁闷地大叫。

郑智钊稍稍抬了抬埋在臂弯里的头,狠狠地瞪着我,眼睛红红的,没有说话。

“别这样嘛青葱头!不管怎么样,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人,都是受害者耶!”我冲着郑智钊笑着说,想活跃下气氛。

“我是受害者!你不是!”郑智钊气鼓鼓地白了我一眼,嘴巴都快噘到天上去了。

呜呼!这家伙真是比骡子还要倔!我叹了口气,把脚放了下来。

“哎哟!”上衣口袋里掉出了什么东西刚好砸在我的脸上,我低头一看——啊哈哈哈哈!难道是天神看我被关得可怜,显灵了吗?!

从我口袋掉出来的竟然是一副迷你扑克牌——大概是上次去夜市的时候和丸子三人组一起买的,后来就忘记拿出去了。

我兴奋地扑到郑智钊面前,开心地大喊:“青葱头!看这是什么!我们来打牌吧!输了就在谁脸上画乌龟!”

“切!臭丫头!谁怕谁啊?!”

郑智钊抬起头看了看我的扑克牌,咬着嘴唇挣扎了几下,最终还是走了过来。

“我可告诉你,我打牌很厉害的哦!如果你的脸上被画乌龟可别怪我!”郑智钊一边抓牌一边得意地说。

我看了看手中的一把“天牌”,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巴。

“我输给你?你在说什么梦话啊?如果今天我输给你了,我就是你孙子!”

“那好!你就等着叫我爷爷吧!看我的排山倒海——三个Q!”郑智钊大叫着,用力把三张牌甩到了地上。

“哼!三个Q也敢说排山倒海!看我的四个6!压扁你的三个臭鸡蛋!哇哈哈哈!”

郑智钊不服气地撇了撇嘴巴。

“呸!四个6有什么了不起!我四个8!”

“我四个J!”

“我四个A!”

“我四个王!”

“什么?!喂!一副扑克牌哪里来的四个王?!”郑智钊横眉竖眼地瞪着我大叫。

“切!我吓吓你不行啊?!哼!真没幽默细胞!”我不耐烦地冲郑智钊挥了挥手。

“嘿嘿!这盘我赢了!乖乖把脸凑过来吧!”郑智钊坏笑着,从书包里掏出一支笔在我的鼻子上涂涂画画起来。

“喂……你给我画好看一点啊!”我不耐烦地说。

“少罗嗦!手下败将没有资格要求我!”郑智钊说着朝我扔了个大白眼。

呜呼!看他那奸笑的样子我就知道,这家伙一定会公报私仇!不过没关系,我易林希可不是省油的灯!等你输在我的手上时……嘿嘿嘿……

果然不错,风水轮流转,现在就到了我家!

“哇哈哈哈哈!青葱头!你死定了!刚才你在我鼻子上画了半天,痛死我了!这次我也不会放过你!”

我抓起地上的笔,一把摁住郑智钊的头,在他的额头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王”字!

“臭丫头!你不能轻一点啊?!”郑智钊气急败坏地大叫。

“哼哼!我这只是‘以牙齿换牙齿’!”嘿嘿……死青葱头!谁叫你栽到我手里呢!

“‘以牙齿换牙齿’……哈哈!笨丫头!你是想说‘以牙还牙’吧?哈哈哈哈!”

“……少废话!找扁啊!”

“哈哈哈哈!快抓牌啦!”

……

正当我们打得难解难分的时候,小强和鱿鱼突然从禁闭房的窗户外面冒出来半个头。

“老大!是你吗……你的脸怎么被画得像马戏团的小丑一样啊?鼻子和眼睛全是黑圈圈!哇哈哈哈哈!”

“不对!不像小,小丑!我觉得比较像奶,奶牛!哇哈,哈哈!”

“闭嘴!你们想死吗?!”我恶狠狠地瞪着眼泪都笑出来的小强和鱿鱼,气不打一处来!

郑智钊看着我的脸,得意洋洋地坏笑着。

“喂!你们俩突然跑来干什么?!来看老大的笑话吗?!”我狠狠地瞪着窗外的那两个家伙,吓得他们立刻把笑声吞了回去。

“别,别生气!老大,我们是来告诉你一个重要消息的——学,学生会的家伙准备抓你们去批,批斗大会呢!”鱿鱼用力摇了摇头。

“批斗大会?!”我愣愣地和郑智钊交换了一个疑惑的眼神,脑子里全都是问号。

“对、对啊,学生会刚、刚才通知全校学生开、开紧急大会,说是要树、树新风,批典型!我、我们想来想去,都觉得你们是最典型、型的典型了!”鱿鱼一边说着一边手舞足蹈。

树新风?批典型!恒!这种馊主意一定又是圣夜那个大恶魔想出来的!那家伙非要置我于死地才开心吗?!

“老、老大,你快点、想、想对策吧。”

“喂,臭丫头,这一局你快点认输吧!这样的话我们还可以争取一点时间把脸洗干净!”郑智钊突然冲我扬了扬手里的扑克牌,不耐烦地打断我和鱿鱼的对话。

“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们现在明明是平手!这盘谁输谁赢现在还不知道呢!”

我冲郑智钊吐了吐舌头,扔下一张梅花K。

叫本大侠认输,除非地球倒着转。

“老大……你要小心哦!我们要先闪人了!”小强趴在窗口悻悻地看着我。

“好啦好啦!别废话了!等我赢了这一盘再说!”我不耐烦地冲小强和鱿鱼挥了挥手。

咚咚咚!咚咚咚!

有人敲门!该不会是学生会的人吧……

我和郑智钊赶紧安静了下来,交换了个紧张的眼神。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易林希!郑智钊!快开门!”

呵,糟糕!这声音是水玲珑的!肯定是来带我们去“批斗大会”的?怎么办?怎么办?

糟糕……刚刚只顾着和郑智钊斗嘴,居然没来得及把脸上的画给洗掉了!万一被全校同学看见我这副鬼样子,那我易林希以后还在枫林高中怎么混啊!

“啊啊啊啊!怎么办?!臭丫头!这次又被你害死了!”

郑智钊就像只被烧着了屁股的绿毛猴子一样,狂抓着头发在房间里上蹿下跳!

突然,我看见了被扔在角落里的两张报纸,心里灵光一闪!

“啊!有了有了!”我开心地叫着,捡起报纸,围着头包了一个圈。

“臭丫头,你疯了么?想用报纸捂死自己啊?!”郑智钊傻傻地看着我问。

我不屑地冲郑智钊哼了哼。

“哼!本大侠的妙计是你这种二百五永远都猜不到的!”说着,我伸手把报纸撕开了两个小洞。

呵呵呵……这样不就没有问题了吗!

郑智钊想了想,模仿我捡起另一张报纸套在了头上。

吱呀——

正当我和郑智钊在打理头上的“遮羞帽”时门突然被打开了!

“你们两个怪胎又在这里作怪了!快点跟我走!”水玲珑说着,皱着眉头用眼神示意要我们跟上,然后转身往们外走。

我和郑智钊交换了一个眼神,没想到我们这次会这么有默契,居然一起拔腿就往门口冲!

哼!死肥妞!你真当我易林希是250啊?!明明知道是去送死,还乖乖地跟着你走!你实在是太天真了!哇哈哈哈哈!

冲啊啊啊啊!

“啊呀!”

呜呜呜!难道是天要亡我吗?!因为我和郑智钊争着先出门,结果两个人一起冲出门口时被卡在了门框,动弹不得了!

“不”郑智钊突然抬起头泪流满面地看着我。

“不?不什么?”我惊讶地问。

郑智钊抽泣了几下,小声地说:

“其实我……我……当时感觉……非常的幸福……”

我倒!

“你……你不要靠近我!”我跳起来,飞快地向后移动了二十步,惊讶地瞪大眼睛看着郑智钊。

“其实我自己一想起来也很苦恼,我……我恨不得……”

砰!砰!砰!砰!

郑智钊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复杂的情绪了,居然干脆抱着石头,用头猛地朝石头上撞!

“啊!别!别这样!”我赶紧冲过去拦住他,“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啊,是不是?人……人的感情本来就很复杂嘛!呵呵呵呵……”

唉……郑智钊你好自为之吧,这已经是我会说的最有深度的话了……

说起来,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郑智钊的脸。除了他那头怪异的绿头发以外,说句良心话,其实他还是长得挺帅的,是属于跟圣夜截然不同的一种风格……

(本章未完)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