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愚人之章 这才是我要的完美高中 1

冲动和虚幻的宿命,

屏弃世俗的规范和约束的追求,

前方的路充满未知的冒险,

自负会遮住警觉的双眼。

哼——

愚钝的人啊,

自由就像白玫瑰终将凋谢。

等待吧,

命运之轮已开始逆转……

时间一晃就过了七年。

一个空气清新的早晨,阳光像七年前一样,穿过枫林火红的枫叶,静静地洒在积满落叶的地面上。恶魔石依然沉默地矗立在枫林的深处,不过在它的身上,似乎多了一些已经模糊了的划痕。

自从七年前发生了那件让红枫市所有人都为之一震的事情后,红枫林被枫林高中列为了头号禁区。恶魔石上已经布满了岁月爬过的青苔,它的脚下也因为人迹罕至而蹿出了齐人高的蒲公英花丛。一阵风吹过,蒲公英花丛在风中轻轻地颤动,洁白的花瓣驾着清风在空中飘散……飘散……

阿嚏——

呜呼!什么鬼东西弄得本大侠鼻子怪痒痒的!我有些烦躁地皱了皱鼻子,眼睛往鼻尖上看了过去——

咦?居然是一小撮毛茸茸的蒲公英花瓣!哪里来的……

算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花瓣哪里来的一点也不重要!因为……因为我现在正被三个“怪物”五花大绑地塞在一辆面包车的后座里,嘴巴上还贴了一块“风湿止痛膏”!

“呜呜!呜呜!”该死……嘴巴上的胶布居然贴得这么紧,害我想向三个“怪物”求情都不行,努力了大半天嘴巴里就只发得出这一个“呜”字!

天啊!!难道说我易林希十六岁的大好年华,就要葬送在这三个“怪物”的手里了吗?!

不行!我易林希大侠可不是那种听天由命的弱女子!我一定会想办法逃出去的!

对了!不如我干脆一拳打碎玻璃,然后就像电影里的那些特技镜头一样,从车窗“嗖”地一下飞身出去,再来个就地十八滚,以一个超酷的姿势落地,最后施展我“林希微步”的高超轻功飘然远去,从此孤身一人闯荡江湖……

哇哈哈哈哈!计划非常完美!可是……他们捆住了本大侠的手,怎么出拳啊?

呜呼……计划失败……

嗯,你以为本大侠就这样放弃了“垂死挣扎”吗?错!本大侠的字典里是从来没有“放弃”二字的!我还有其他办法!

我直起身子,怒视着前面驾驶座上的壮汉……

双眼对焦——一级准备!

瞄准目标——二级准备!

“林希铁头弹”——发射!

吱——嘭!

哎哟喂!痛痛痛!痛死我了!!

阿福那个家伙居然敢给我猛踩一脚刹车,害得我的头狠狠地撞在了车窗上!呜呼!阿福这个家伙,真把自己当成“藤原拓海”啊?用得着这么投入么!

“哗啦”!

正当我在唉声叹气的时候,车门猛的被拉开了,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两排戴着墨镜穿着黑西装的壮汉,迅速地排成两列,必恭必敬地躬着身子对着车里异口同声地大叫:“老大——请!”。策划绑架我的三大怪物之一——易之谦,梳着油光光的“大背头”,叼着支没点燃的粗雪茄,披着件迎风摆动的黑色风衣,挂着条白色的长围巾,大摇大摆地走出了车门。

呜……要不是我认得他额头上那条被我小时候抓出来的疤痕,我还真看不出他是我老爸!

“那个……把丫头给我带出来……”老爸挑了一下眉毛,朝车里挥了挥手。

“是!”阿福屁颠屁颠跑到我面前,一双长得跟螃蟹的钳子一样的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胳膊,想要把我“请”出车门。

“哇呀呀!放开我!放开我!!”嘴巴一获得自由,我立刻拼命地大喊起来,可是周围原本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了一样,全体定格在了原地,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不要!我不要去!我死也不去,救命啊——”因为手还被捆着,我只好用双脚死死勾住车座位不放,我死也不会跟你们妥协的!

“林希呀!——我的乖女儿!这都是命!”老妈突然一脸幽怨地从车里探出半张脸,用蕾丝手绢遮住了她的贵妇浓妆,一点一点移开我勾在车座位上的脚,“你既然生是易家人,就注定要继承易家的传统!——做女人,要认命呀!”

呜呼!没想到老妈居然跟老爸达成了统一战线!哼!既然这样,那就别怪作女儿的不客气了!

“哼!老妈!拜托你下次哭的时候把眼药水藏好一点,装哭也装得太不专业了吧!”

“呜呜呜……”老妈愣了一下,扔掉了手帕下露出的眼药水瓶,又继续眼泪涟涟,“你这个不孝的女儿啊……”

“孙啊——”还没等我看清楚周围的环境,我家那个死老头居然也跑出来凑热闹,一手捂住胸口,一手扶着阿福,一边还颤颤巍巍地走三步咳两步……

我晕!昨天不是还在我面前吹嘘你五岁习武,六岁唱戏,七十岁还能扛着煤气罐从一楼上十楼的光辉历史吗?!今天早上你打拳还打得好好的,没想到你也演上了?!可恶!太可恶了!

“你要是孝顺,就乖乖地进去吧,你忍心让爷爷在马路上咽气……吗……”

“少废话!马上把小姐带到学校里去!”

“女儿啊!我苦命的女儿啊!娘对不起你啊!”

……

我看着眼前这几个演得不亦乐乎的家伙,只觉怒火从丹田直冲脑门!

这就是我易林希在世界上“最亲”的家人?!装成黑社会老大的老爸,扮成贵族怨妇的老妈,还有用“苦肉计”的爷爷……再加上那些穿着黑西装的壮汉(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家三个怪物的终极粉丝)……

平时难得聚集一堂的“易家三怪”今天全体出动,居然就是为了逼迫我——一个对未来充满美好向往的美少女,去就读这个以我最讨厌的话剧而闻名的全国名校——枫林高中。

不过——

哼,以为就凭你们几个就想要看住我?!哇哈哈哈!那也太小看我易林希了吧?!

哼哼哈兮!

扎稳马步!然后一个华丽的林希回旋踢!哇哈哈哈哈!这几个外强中干的家伙全都被我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我跑!我跑!我跑跑跑!

漂亮漂亮!这几天的“逃跑演习”果然没白练,哈哈!

“给我抓住她!”眼看我就要冲出重围,老爸一声令下,阿福猛地冲上来抓住我的胳膊和腿,我就这样像贡品一样被举到了半空中。

滴!暂停一下!忘记告诉大家,阿福是我老爸从星华省举重队挖掘过来的“人才”,并扬言两年内把他培养成话剧界的一颗新星!不过依我看,阿福“新星”不一定成得了,成为“猩猩”的可能性倒是很大……

“救命啊——绑架啦——”

我死命挣扎,又踢又踹,两只手也不停地上下比划,可是阿福把我捏得死死的,根本挣脱不了!

“唉!真是惯坏她了,什么时候才懂事啊……”

“放开我!不然我就死给你们看!”

“小希啊!我苦命的女儿……”

“救命啊——”

“小希——我的乖孙女!你一定要完成爷爷我的愿望啊……”

“我不要进枫林高中啊!死——都——不——要——啊!”

<<目录+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