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編】 後記

一本書寫完後,會有一種生命流逝的感覺。這倒不是在感嘆韶華易逝,青春不再,而是感到生命的一部分永遠留在了書裡面。

李斯說,人生如鼠,不在倉就在廁。其實,書又何嘗不是呢?命好的話,大富大貴起來,說不定列入「五個一」工程或得個海外大獎什麼的;混得不好,淪到地攤,躺在庫房,甚至歸入「掃」、「打」之列,都是可能的。可惜,這已不是作者所能掌握的了。

這裡,只想將此書的問世過程,簡略記下,算是留下一份「出生記錄」,也借此以志謝意。

此書初稿於今年六月寫成,八月改定。賀小鋼君讀後,相信魚目可以成珠,細審精編,糾錯正誤,小說先於十月二十三日起在《新民晚報》上連載;又蒙上海文藝出版社的陳先法先生不棄,陳保平、何承偉兩位先生支持,甘冒米爛陳倉之風險,慨然決定出書,使此書得以在世紀之交與讀者見面。

在此書的寫作、修改和出版發行過程中,還得到過許多相識和未曾謀面的朋友的關心和幫助,在此也一並表示感謝。

雖說書不盡言,言不盡意,但書成之時,作者就不該多言了。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十二日

(全書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