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咸陽外,涇水旁,兩座新墳並排陳列,墓前還殘留著祭奠的酒漬和紙錢灰,香還沒有滅,細小的蠟燭卻已燃盡,變成灑地的紅淚。

蒙武留戀不捨地徘徊在兩座墳之間,不時用手摸摸墓上的石塊,他歎口氣對齊虹說:「總算完成心願,將他們弟兄倆遷移到我們的身邊,不要一個在東,一個在西,祭掃起來都不方便。」

「他們兄弟在地下也有個伴,」齊虹體貼安慰地微笑說:

「你為秦國付出得夠多了。」

「白髮人送黑髮人,本來是人世間最大的悲哀,但再想想,也就沒什麼了,人只要活得好,不必活得久。死要死得光榮痛快,不要死得屈辱,受盡折磨!」

蒙武感觸地說了很多。

蒙武和齊虹都已老了,躬耕的結果,蒙武的臉變得黝黑,上面佈滿皺紋,手掌長滿了老繭。齊虹也已白髮蒼蒼,昔日的姣好容顏已逝。

但他們恩愛的感情,一如在齊國相遇時。他們日夜相伴,四目相對時,仍然會發現對方的眼神裏,充滿關愛和熱情,誰說愛情會隨著年齡減退?

「可惜我沒有幫你生個一兒半女的。」齊虹惋惜地說。

「你現在還感到無子的寂寞嗎?」蒙武真心關切地問。

「寂寞?不!」齊虹笑著打趣說:「有你這麼一個老兒子,就已經夠我煩了。」

「真的,生兒養女有什麼好,從生下來就為他們煩,一直要煩到自己的眼睛閉上。」蒙武一半是說真的,一半也是為了安慰齊虹的愧疚,齊虹在別的事上看得開,獨獨對這件事一直耿耿於懷。

蒙武撫慰地握住她的手說:「蒙恬五子三女,蒙毅三子二女,這麼多的孫兒孫女,你還嫌不夠吵?再過幾天,他們都要集合到這裏來祭墳,我們的那幾間茅屋恐怕不夠住。」

「好在只住幾天,不然真得蓋新的屋子,」齊虹點頭說:「以前在齊國,只怕房子沒人住鬧狐鬧鬼,沒想到也有怕房子住不下人的一天。」

「你還留戀在齊國的那種生活?」

「不,回想起來,那段生活像地獄,現在像天堂!」

「東南邊戰火正熾,那裏才是真正的地獄!」蒙武長長地歎口氣說。

「依你看,這次劉邦和項羽的天下之爭,誰會贏?」齊虹好奇地問。

「我們說好不談政治的。」蒙武抗議。

「但這不是談政治,是打賭。」齊虹笑著說。

「你賭誰贏?」蒙武問。

「我說項羽氣概蓋世,劉邦一副老奸巨猾像,我喜歡項羽。」

「你是說項羽會贏?」蒙武也笑著說:「那你就輸定了,天下本來就是屬於臉厚心黑的人所有,誰能奸猾誰就贏!」

「我是說喜歡項羽,並不是賭他會贏。」齊虹爭辯說。

「兩個人的看法一樣,還有什麼賭好打!」蒙武裝著有點生氣。

齊虹牽其他的手,指向西邊天際說:「太陽快下山了,我們回家吧!」

蒙武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嬴秦這個酷烈的太陽西沉了,明天又會升起一個什麼樣的太陽?」

(全書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