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师父,你好好看看啊,我真的想拍这个!”

“不行!”

“你都没看怎么就说不行,这个企划我花了大心血的!”

“不行就是不行,到一边去!”

虽然是小型湾流商务机,但空间还是很大,千原凛人独自占据着一块地盘,飞快的翻阅着文件,不时写写画画,顺便应对二弟子的骚扰,而另一边是旅行团,宁子、美千子、圣子、坂泉泉水以及和泉悠子正凑在一起说笑。

千原凛人现在还是很忙,根本不想离开东京,但特么的没办法,当年为了哄女友答应了每年都要陪她出去转转了,现在反悔不了,只能留了村上伊织这另一只翅膀在集团坐镇,自己上了飞机,而和泉悠子是厚着脸皮硬跟来的,这家伙现在正从演员往实业家转变,手里不但有一家大型连锁餐厅,还有好几家互联网相关的公司。

她坚信听千原凛人的准没错,抱住大腿就不松手了,就连旅行都要掺一脚——混在一起这么多年了,香火情很浓,双方公司的业务交集也越来越多,千原凛人也不好意思赶她滚蛋,只能任由她厚着脸皮跟着。

至于爱子和雾纱本来也受到了邀请,但爱子现在是餐厅主厨,无法随意离开,而雾纱也是安心银行的总裁助理了,千原凛人不在,她就得留下随时关注各方动向,所以也不能来。

不过这些无所谓了,玩又不是什么正经事,千原凛人根本没多理会,看资料看得很入神。

他成为台长已经两年多了,关东联合依旧牢牢占据着收视霸主的地位,连续拿到了三冠王,而借着电视黄金时代最后的余辉,他的传媒集团也初具雏形,目前正上下游通吃,加强往互联网方向的渗透,争取在新时代依旧可以占据主动。

至于山岛由贵这门户网站时代的互联网霸主,目前的日子并不是很好过。就像另一个时代一样,他的步子迈得太大了,在得到了富士山电视台的控制权后,很快开始筹备网络播放、网络支付、网络银行等业务,甚至还想涉足数字货币,终于引起了樱岛等民放网以及曰本大多数财团的敌视,目前正在围剿他。

双方打得很激烈,但山岛由贵身上的污水已经被泼满了,主要是他本身就不是一个低调的人,奢侈炫富的行为一大堆,发家过程手段也太卑劣,黑点无数,被人一抓一个准,想辩解都不好辩解。

他也难得放下了傲气,向着曾经的卫生纸盟友递出了求援信,而千原凛人也没犹豫,借着陪女友旅行的良机,很干脆的就跑了——卫生纸盟友能帮着收尸就够不错了,等乐门户集团倒下了,他还要借机吞掉它的精华,根本就不想帮忙。

打,使劲打,反正他去新西兰了,什么也不知道,但关注还是要关注的,“收尸计划”也要提前规划好。

这是又一次壮大的良机,不可错过。

他在那儿翻几页写几行字,近卫瞳憋了一会儿又忍不住了,委屈道:“师父,你是不是信不过我啊,我现在水平真的可以了,绝对能把你传奇的一生拍好!”

千原凛人斜了她一眼,摆了摆手,连话都懒得说了。

什么传奇的一生?我特么的还没死呢,你就惦记着给我拍纪录片,是不是盼着我早点死了好继承我庞大的遗产?

赶紧滚蛋,想都别想,要是让你拍成了,我管你叫师父!

近卫瞳没招了,要拍千原凛人的纪录片,编成委员会也不敢点头,要求她必须得到千原凛人的许可,但自家师父顽固不化这怎么办?

明明是好事的,你人生多传奇啊,从一个破产退学的年轻人,成为了国民大师、第一大私营电视台的台长、安心银行的行长,要名有名,富得流油,现在连私人飞机都有了,这拍出来多励志,多草根崛起啊,不拍真的可惜!

但千原凛人死活不同意,她实在也没办法,憋了一会儿又摸出了一卷“卫生纸”递了过去,郁闷道:“师父,我总得做节目,要是不能做纪录片,那就拍电视剧好了。”

“电视剧?”

千原凛人斜了一眼,看这卷“卫生纸”很是眼熟,莫名其妙接过来一翻,顿时一股中二沙雕风扑面而来,只是看着剧本就辣眼睛。

近卫瞳倒是又有了兴致,在旁边说道:“师父,这是我的第一部作品,当初你说了,只要我能坚持十年,你就帮我拍出来,现在差不多也快到约定的时间了,您看是不是可以启动这部剧了?”

千原凛人快速翻看了一下,发现剧情没啥变化,女主角还是日常当窜天猴,一窜就是四百多集,后面还有大电影的规划,要到了大银幕里接着窜,顿时头皮一阵发麻。

特么的都十年了,你还没忘了这事?

正常人不是早该把这种最初作扔进垃圾桶了吗?

你师父攒点名声也不容易啊,好不容易才混成了传奇,你这是要一次性帮你师父败完了吗?

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而近卫瞳等了一会儿,催促道:“师父,你觉得怎么样?我都想好了,我出任编剧兼制作人,你来当导演,师姐当女主角,圣子酱出任台词编剧,咱们千原流全体出击,保证能震惊全曰本!”

千原凛人还是沉吟着没说话,思考现在把这二弟子开革出师门还来不来得及——混蛋啊,你坑师父还不算,连自己同门都不放过,准备一勺烩了,真是孽畜一个!

拍这种剧,还不如直接送你师父上西天算了!

但怎么拒绝呢?当初确实答应过她,也不能把说出去的话捡起来再咽回去,不然师道尊严何在?

他犹豫了一会儿,叹道:“把刚才的纪录片企划再拿过来我看看……”

能拖一年算一年吧,我当时嘴怎么那么欠?

近卫瞳也没什么意见,纪录片她也想拍,立刻把企划递了过去,开始满脸期待的等着,而千原凛人翻了翻,脸都要裂开了,气道:“这是纪录片吗?我当时和坂泉小……”

他说到一半就觉出不对了,连忙回头看了看旅行团那边,发现她们没注意到,还在讨论去了新西兰该玩什么,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回头来压低了声音骂道:“纪录片要的是事实,这你不明白?”

近卫瞳倒是理直气壮,“但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而且这也是为了收视率考虑。泉水酱也是传奇级别的歌姬,您又一直替她写歌,要说你们之间没点什么,别人也不信啊!”

“那和泉这里是怎么回事?”

“哦,这里啊,她答应每集给2000万円的制作支援金,足够制作成史诗级别的作品了,我觉得让步一下也没什么。”

你特么的当然没什么,你师父的一世清名怎么办?

千原凛人直接把企划案就拍到了桌子上,低声骂道:“拍可以拍,但必须尊重事实,不准这么胡来,这些桃色内容全部删掉。”

近卫瞳很犹豫,“但我全指望这些内容拉收视率了啊,师父!你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平时严肃得要命,没了这些内容,片子就不好看了。”

“这是你要解决的问题!”

“好吧,师父你事儿真多,本来这些事大家在背后就传来传去的,拍不拍都一样……”近卫瞳屈服了,准备回去改企划,但望了望旅行团那边,脑袋一伸,又小声问道,“师父,纪录片按您的要求拍,这没问题,但那边怎么解决?”

“什么那边怎么解决。”

“就是泉水酱,师姐和圣子她们啊,泉水酱整天宅在家里,要不是这次我非要她来,她都不肯出门。师姐年纪也大了,你没发现她最近又开始和宁子姐姐闹别扭了吗?圣子酱也是,整天抱着本书,谁都看不上,师父你说这该怪谁?”

千原凛人一时无话可说,我一直洁身自好,正派得不能再正派了,这难道还得怪我吗?但……

“师父你果然在苦恼啊!”近卫瞳眼睛一亮,狗头军师灵魂瞬间附体,狗头一伸就神秘道,“师父莫慌,我有一计!”

千原凛人也没和她客气,没好气道:“有屁就放!”

狗头瞳不在意师父的恶劣态度,声音压得更低了,小声道:“师父你知道吗?阿拉伯国籍可以娶四个老婆的……”

千原凛人伸手就把狗头推远了些,眼中全是鄙夷——这是名额不够的事儿吗?现代社会想多吃多占,哪有那么容易!哪个正经女孩子能接受和别人分享老公?

这二货果真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不行吗?”近卫瞳有些失望,但没放弃,她还是站在千原凛人这边的,绝对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好狗腿,努力想了一会儿,狗眼一亮,“师父,我还有一计!你让机组人员做做手脚,让飞机迫降在荒岛之上,对外失联一段时间。到时咱们当一段时间野人,在互相扶持之际,有些事就顺理成……”

她话还没说完,飞机猛然抖了一下,接着就剧烈颠簸起来,差点把她晃得飞出了座位。她连忙系安全带,但眼睛四处望着,脸上全是惊愕——啊咧,难道这是天意,是神明的意志,真要迫降荒岛当野人了吗?

天意不可违啊,她都不等安全带系好,连忙就要催师父下定决心,但刚转过头就被打了个眼冒金星——千原凛人卷着企划案根本没和她客气,照着她的狗头就开始打。

让你乌鸦嘴!

让你乌鸦嘴!

让你乌鸦嘴!

坐着飞机你说迫降,瞎鸡儿出馊主意,真要是迫降荒岛了,第一个就把你烤来吃!

(全书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