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春夏秋冬

当远在北极圈的苏纪时得知妹妹怀孕时, 她的锤子差点砸在脚面上。

真是奇怪, 明明苏纪时才是先谈恋爱的那个人,可是结婚、怀孕,苏堇青都走在了她前面。

这对双胞胎里,姐姐风风火火说一不二, 然而在感情大事上, 反而是妹妹想得更清楚、做得更多。

苏纪时八卦问:“现在能看出来是几个孩子吗?”

有科学研究表明, 母亲如果是双胞胎的话,孩子是双胞胎的可能性就要大得多。

果不其然, 苏堇青笑答:“刚去医院查了孕囊, 两个。”

两个孕囊,即说明苏堇青肚子里的,是异卵双胞胎!异卵双胞胎, 有可能是性别相同、也可能性别不同,不过两个孩子的长相是注定不一样了。

“太好了!”苏纪时有些可惜, 若是妹妹能生一对同卵双胞胎——就像她们姐妹俩一样——那该有多好啊。但转念一想,异卵也有异卵的好处,一对龙凤胎肯定很有趣。

哪想到又过了一阵子, 苏堇青的电话第二次打了过来。

只不过这次, 她的声音里满是带着甜蜜的烦恼。

“姐……”她声音轻得像树梢上的小鸟,“我今天又去做了一遍B超, 医生说, 其中一个孕囊自我复制了一遍……”

苏纪时有些没听懂:“什么意思?”

“意思是——”苏堇青不知是该开心还是该犯愁,“——我怀的是三胞胎!一对同卵, 一个异卵!”

天!

医生表示,怀这种同异卵三胞胎对母体负担太重,如果苏堇青愿意的话,可以做减胎手术,也就是说拿掉其中一个宝宝。

苏堇青哪里舍得,坚持把三个宝宝都留住。

她养得起,又喜欢孩子,肚里的三颗小豆芽是她与林岩爱情的结晶,一个都不能少。

只不过,怀宝宝太辛苦了,而且还天降三个,苏堇青孕早期反应格外严重,腹部膨胀成一轮满月,全凭她咬牙坚持,才跑完了这场人生马拉松。

……

孩子比预计出来的要早,苏纪时的飞机刚一落地北领地,就接到妹夫的电话,告诉她妹妹已经安然从产房出来。剖腹产很顺利,不过三个孩子因为早产体重太轻,要先在保温箱里待一段时间。

穆休伦在机场外等她,见她一脸坐立难安的模样,默默伸出手,把她冰冷的五指攥入了掌心。

两人赶到医院,先去看了妹妹。

只见苏堇青沉沉睡在病床上,短短的头发铺散在枕头上,林岩坐在床旁,小心拿棉签沾水涂在她唇上。

怀胎八月,又经历过剖腹产这种大手术,苏堇青的脸色很疲惫。这一刻的她,根本不像是曾经在娱乐圈里引得万人追逐的女神“苏瑾”,而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妈妈。

林岩放下水杯,轻轻地拨开她的碎发,在她额头落下一吻,然后顺着她挺翘的鼻梁下滑,最终把这个吻落在了她的唇角。

隔窗望着这一幕,苏纪时想,妹妹果然没有嫁错人啊。

探望完妹妹,他和穆休伦又去保温箱那里去看宝宝。

早产儿专用病房禁止家属进出,不过有一整面墙改造成了玻璃,孩子的亲人可以隔着玻璃探望。

保温箱里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刚刚睡进来的三胞胎了。

护士告诉他们,先出来的是两个双胞胎哥哥,第三个宝宝则是小妹妹。两个小哥哥都很健壮,粗胳臂粗腿,在保温箱里踹来踢去,活力十足;小妹妹体弱,委委屈屈地含着奶嘴,哭声也像小猫一样。

苏纪时感叹道:“以后两个哥哥,一定要好好保护妹妹。”

林岩说:“那当然,两个混小子如果敢欺负她,我一定狠狠揍他们屁股!”

好在,三个孩子发育良好,器官健全,在保温箱里一天一个样,半个月的功夫,三个小宝宝就接连出院了。

这是苏堇青第一次拥抱自己的孩子,亲亲这个、吻吻哪个,根本舍不得松手。

苏纪时一双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妹妹,在这一瞬间,她觉得妹妹突然就从她印象里那个爱哭鼻子的小女孩,变成一个了不起的母亲了。

她孕育了三个小生命,将来也将送这三个孩子走上不同的人生。

穆休伦问:“给孩子取好名字了吗?”

林岩点头:“已经想好了。三个孩子分别叫林漫冬、林灿秋、苏芷夏,小名就是冬冬、秋秋、夏夏。”

苏纪时好奇:“为什么不从‘春’开始命名?”

苏堇青笑意盈盈地抬起头,一双美目在姐姐和姐夫之间流转:“因为,我要把春天留给你们啊。”

……

仿佛只眨了几下眼睛,三个襁褓里的小豆丁,就长高了、长壮了,长成了三个调皮捣蛋的小东西。

这三个小家伙,有时候淘气的像恶魔,有时候又贴心的像天使。

苏堇青偶尔会打电话给姐姐,向她抱怨养育孩子的种种困难之处。

比如某天,两个哥哥叫妹妹去爬树,结果妹妹从树上摔下来,扭伤了脚。

比如某天,两个哥哥带妹妹去逗邻居家的大狗,结果三个孩子被狗撵得嗷嗷叫。

比如某天,两个哥哥骗妹妹寿司芥末是抹茶酱,结果妹妹吃了一大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比如……比如……再比如……

苏纪时听明白了:“原来你说的‘困难’,就是那两个浑小子本身啊!”

苏堇青头痛不已:“本来还以为两个哥哥能照顾妹妹,结果两个哥哥才是最爱欺负妹妹的人!”

苏纪时说:“揍他们!”

“揍过了。”苏堇青说,“记吃不记打。”

苏纪时说:“那就饿他们!”

“饿过了。”苏堇青说,“结果他们跑去镇上快餐店,摆出一脸可爱无辜的模样,骗了披萨、汉堡、奶酪薯条,还有两杯可乐。”

苏纪时也没办法了,她实在没和这种幼年体灵长类生物打过交道。

她唏嘘道:“看了你的‘惨状’,我顿时觉得,还是工作更可爱一些。我那些组员,虽然有时候白痴得像幼儿园刚毕业,但他们不会因为我不给他们吃冰激凌,就委屈得哭一整天。”

哪想苏堇青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姐姐你是事业型女强人,不愿意生孩子可以不生。但是……婚,可以先结一个吧?”

她试探道:“你看,你和穆总也交往了这么多年了,也是时候给穆总一个名分了。”

苏纪时听懂了,笑骂:“原来你是来当说客了。”

她和穆休伦稳定交往多年,两人工作都很忙,虽然聚少离多,但感情一直很好。只要一有假期,两人立即飞到一起,度过甜蜜的假期。

苏堇青一直觉得,姐姐和姐夫如此恩爱,肯定好事相近。哪想到,她等啊等,等到自己怀孕了,生宝宝了,宝宝会走路了,宝宝会闯祸了……还没等到姐姐结婚。

是穆休伦不求婚吗?

正相反,穆休伦暗示、明示过多次,可都被苏纪时轻描淡写的绕过了话题。

几次之后,穆休伦便知道她无意步入婚姻殿堂,就不再提了。

苏堇青实在搞不懂姐姐是怎么想的。

她问:“你和穆总只差那一本结婚证了。他的保险受益人是你,你的保险受益人是他,他投资你的研究,你用研究成果支持他的公司,你俩名下还有共同的财产……那为什么,你就不愿领证呢?”

苏纪时狡猾反问:“是啊,既然领证之后和现在毫无区别,那我为什么非要领证呢?”

苏堇青:“……”

苏堇青被她绕了进去,说不过她,只得无奈挂了电话。

……

不久,苏堇青接到一个好消息。

她离开娱乐圈后,除了操持小家以外,一直没有放下保护湿地的工作。

她依旧在卡卡杜国家公园服务,只不过现在成为了正式签约员工。闲暇之余,她开始自学摄影,在她的相机里,湿地呈现出不同风貌。既有宽阔长河映衬晚霞,也有细雨丛丛搅乱落叶……湿地里栖息着数千种生物,黑颈鹳,咸水鳄,水牛,水鸟……

苏堇青把她的这些作品整理投稿,她具有天生的艺术天赋,很快就在自然摄影界崭露头角。

去年,她获得了世界知名的国家地理杂志社举办的摄影比赛一等奖,立即有出版社找上门来,要为她出版影集、还想为她做巡回摄影展。

为了更好的宣传湿地、保护湿地,募集资金,苏堇青同意了。

三个孩子年纪还小,苏堇青和林岩商量了一下,两人决定把孩子带出去见见世面。可问题在于,巡回摄影展有一站在中国,苏堇青虽然离开了娱乐圈,但仍然对国内娱乐圈的八卦力颇为忌惮,她不敢贸然把三个孩子暴露在媒体和粉丝面前。

苏堇青先给方解打了个电话。

几年过去,方解已经荣升为经纪公司的艺人总监,小霞也从助理走向执行经纪。方解把之前在《毕业大戏》里默默无闻的双胞胎弟弟石星签到了公司,分给小霞带,不过石星无意拍电视剧和电影,一直在专注出演舞台话剧;倒是他的哥哥石阳进了某家大公司,混得风生水起,在最新的“娱乐圈小生”盘点里,他的名气都可以和秦丘打擂台了。只不过,石阳在经纪公司的授意下做了几次微调整容,现在两兄弟面貌差别愈发明显了。

电话接通后,苏堇青开门见山地把事情告诉方解,问他:“如果我带着三个孩子回国,会有什么后果吗?”

“别!祖宗,可别!!”方解赶忙制止她,“‘苏瑾’虽然离开了娱乐圈,但是娱乐圈内一直不缺少你们的传说!你要是带着孩子回来了,肯定第二天酒店门口就被人围着出不去了!”

既然方解都这么说,苏堇青只能熄了心思。

思来想去,三个孩子若是托给别人,她不放心,即担心保姆不能照顾好他们,也担心他们年纪太小会认生。

她只能把求助电话打给了姐姐。

苏纪时听了,先问:“若是不听话,我能教训他们吗?”

“当然可以。”

“那好,赶快把他们送过来,我迫不及待要见到三个小家伙了!”

……

刚巧,这段时间苏纪时的研究告一段落,得了宝贵的一周假期。而穆休伦也完成了新一轮的扩张任务,得到了喘息的时间。

按照以往,他们将飞去穆休伦名下的私人小岛,在沙滩上晒太阳、享受慵懒假期。

不过现在多了三个孩子,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三个孩子今年五岁,正是对一切有着充足好奇心的年龄。

刚一见到苏纪时,三个人就好奇地围上去,这个拉着她的手,那个挽着她的胳臂,围着她不停转圈圈,想看看她究竟和妈妈有什么不同。

“你……你真的不是妈咪吗?”年纪最小的妹妹细声细气地问。

她长得最像苏堇青,乖顺的娃娃头,根本看不出来她会胆大包天地跟着两个哥哥调皮捣蛋。

苏纪时弯下腰,点了点她鼻子:“夏夏,我是纪时姨姨啊,你们三岁生日时,咱们见过面的。而且我上个月还和你们视频过呢。”

性子最古灵精怪的冬冬说:“我们可是小孩子!小孩子怎么会记得三岁以前的事情呢!”

他说得理直气壮,实在让人无从反驳。

秋秋看向一旁英俊高大的男人,眼珠一转,说:“我知道你!你是纪时姨姨的男朋友对不对!我妈妈总是提起你!”

穆休伦十分好奇,便问:“你妈妈怎么说我的?”

秋秋答:“我妈妈说……见到你之后不能叫姨丈,要叫叔叔,因为叫你姨丈的话,会触及到你的伤心事的!”

苏纪时:“……”

穆休伦:“……”

真是鬼灵精。

穆休伦小声对苏纪时说:“你看,现在连小孩子都知道,无所不能的穆老板直到现在,都没名没分的跟着你。”

苏纪时:“……”

穆休伦:“我名誉受损了,你有没有想好晚上怎么补偿我?”

苏纪时捂住他的嘴,面红耳赤地警告他:“闭嘴,当着孩子的面你瞎说什么?”

穆休伦拉下她的手,挑眉:“你在想什么?我是说晚上咱们可以去海洋馆吃龙虾大餐。人均是贵了些,可苏老师研究经费这么足,不会请不起吧?”

苏纪时:“……”

她还没说完,三个耳尖的孩子已经蹦起来,欢呼着要去海洋馆玩了。

……

两个成年人带三个五岁小毛头,能有多累?

——苏纪时表示,累,很累,超级累!!!

真是不明白这三个鬼家伙怎么有这么多精力,上天入地无所不

(本章未完)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